热点密码 > 其他小说 > 冷面老公宠妻为宝 > 第1014章 不太正常
    唐一枚在Aurora与萧佩雅见过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萧佩雅了,两人也没有再联系过,都把对方拉黑了。

    那一天在Aurora吵得极凶,向律师最后吵不过唐一枚,气得先离开了。

    向律师一走,唐一枚便跟萧佩雅在包厢里厮打了起来,刀子用上战场了,最后还是服务员听到动静,进来拉开两人,两人狼狈不堪地愤然离去。

    让唐一枚感到庆幸的是,视频并没有泄露出去,其中具体是因为什么,唐一枚不清楚,她只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的名声算是保住了。

    只是季丝本人的情况并不乐观,甚至还有点糟糕。

    季家。

    季丝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整整两天,不吃不喝,也不接触任何人。

    她几乎是半个小时就进浴室一次,身体都被她洗得脱了层皮,但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上很脏很脏。

    两天前,她曾全副武装出过一次门,去的是寰宇酒店,那个地狱一样的288号总统套房。

    季丝想起自己在这里放过一个针孔摄像头,她这次来,是想拿会针孔摄像头的。

    可是她翻遍了整个总统套房,都没有找到她亲自放好的针孔摄像头!

    季丝疯了一样,在总统套房里从早上一直找到了晚上,最后是保洁阿姨来定点打扫卫生,季丝才离开。

    离开后,她彻底崩溃了。

    针孔摄像头不见了,她完蛋了,她的一生全完了!

    她不知道是谁拿走了针孔摄像头,她更不知道拿走针孔摄像头的人会不会看到录像,会不会把录像卖给记者,发到网上。

    季丝惶恐忐忑,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唯一能连接外部的手机被她狠狠砸烂扔下阳台了。

    她不敢,她害怕,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着,是不是她被老男人上的视频已经传遍整个网络了,是不是大家都在看她的笑话。

    她既想死,又不想死。

    季末那个贱人还好好的活着,她凭什么要比季末那个贱人先死!该先死的人是季末才对!

    浓烈的恨意吞噬着季丝,让她比疯婆子还要疯狂,眼里泛着无比骇人的猩红。

    唐一枚原以为搞定了萧佩雅,一切都万事大吉了,没想到季丝这边突然出了状况,把自己锁死在房间里,任由她怎么叫喊,怎么哭,都不能让季丝打开门来。

    唐一枚想过把门直接破坏掉,但又怕刺激到了季丝,让季丝做出了什么傻事。

    这两天,季丝经常在房间里时大笑时大哭时咒骂,精神状况十分的不好,唐一枚急得没睡过一晚好觉,没吃过一顿好饭。

    就在唐一枚已经绝望了,联系了精神院的医生前来季家时,季丝自己终于是打开了房间的门。

    唐一枚跪倒在她的房间面前,哭着抱住季丝:“宝贝女儿啊,丝丝啊,你究竟是发什么了什么事情?跟妈妈说,妈妈帮你摆平!”

    季丝穿着漂亮的红色长裙,头发自然地散落在肩上,她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跪倒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唐一枚,“妈妈这是怎么了啊?”

    唐一枚一噎,吸了吸鼻子,伸手使劲揉了揉眼,当看清季丝的打扮时,她震惊得睁大了眼。

    她的宝贝女儿,这又是怎么了?

    季丝脸上有些苍白,声音也很虚弱,但是没有像前两天那样,像个女疯子。

    “妈妈,我今天睡醒好奇怪,浑身无力,而且肚子好饿,我是不是这两天生病了?”季丝问道。

    唐一枚愣愣地看着季丝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对,对啊,你发烧了,烧了两天……”

    不对劲,她的宝贝女儿是忘记了这两天的事?

    不管了,她得先顺着宝贝女儿来,不能再让她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唐一枚从地上爬了上来,抹去脸上的泪痕,笑道:“饿了吧?妈妈让佣人煮了好多好吃的,我们这就去吃。”

    她牵住季丝的手,紧紧握住,眼里满是激动。

    季丝疼得吸了口气,唐一枚赶紧松了力度。

    厨房里。

    季丝从来没主动吃过这么多的食物,之前顾忌着自己演员的身份,三餐都是只吃了一丁点就不吃了。

    唐一枚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她,在一旁给她夹菜,“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了。”

    “真好吃!”季丝边吃边说着。

    直到整整一锅饭见了底,桌上的菜也全部光了,季丝才放下了筷子。

    唐一枚拿了一瓶消食片来,递给她,“来,丝丝,别撑到肚子了,吃点消食片。”

    “好的,妈妈。”季丝接过,直接倒了半盒,就想往嘴里塞去。

    唐一枚吓了一大跳,赶紧抢过去,“两粒就够了!不用吃那么多!”

    季丝恍然大悟,捏起两粒放进嘴里。

    唐一枚慢慢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的宝贝女儿,似乎不太正常。

    唐一枚中途便让精神病院的人回去了,补了对方好几倍的钱,她担心季丝看到精神病院的人,刺激到了。

    唐一枚又重新联系了一名心理医生,趁着季丝在房间里睡午觉,搭车前往心理医生的诊所。

    “医生,您说,我的女儿她这是怎么回事?”唐一枚将季丝这几天的情况全部说给了心理医生听,她担忧不已,眉头紧皱。

    心理医生沉默地思忖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因为我没有直接与唐女士您的女儿接触,所以就您所描述的来分析。”

    唐一枚身子向前倾,仔细地听着心理医生接下来所说的话。

    “唐女士,我初步猜测,您的女儿受到了某种刺激,导致她的精神崩溃,出现失去部分记忆,并对大脑产生了严重的影响,智力有所下降,对所有事物的感知能力减弱……”

    “医生,照您这么说,意思是我的女儿她……她成了弱智儿?!”唐一枚眼前一黑,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

    “不,事情没有严重到这种地步,只是后续……也许智力会再次下降。”心理医生说完,给出建议:“如果可以,带您的女儿来我这儿,我与她面对面深谈一次。”

    唐一枚像是灵魂出窍了,浑浑噩噩地离开心理医生的诊所。

    她回到家里,季丝还在房间里睡觉,没有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