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等待死亡降临,不如痛快一些,免得备受煎熬。

    沈默痛苦的闭上眼睛,狂吼道:“走!”

    人族弟子纷纷掉头,朝第五层进入第六层的白色空间涌去。

    萧贞渝落在最后,对后方的梁秋深深行了一礼。

    沈默将一切看在眼里,更是难受的心如刀割。

    第四层的周通,第五层的梁秋,那么接下来,又该是谁?

    登顶之路,才走了一半,便死了两位最好的兄弟。

    沈默手脚连同心脏都有些发凉,目光也显得有些呆滞。

    “逢三必劫,前面就是第六层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沈默深吸了口气,收回目光,艰难的点了下头。

    “这一次,我们一起进去,精神折磨,无外乎就是影响你的心神而已,第六层无论遇到什么,都千万不要停下脚步。

    就像第三层那样,我们一定能走过去。”

    沈默脑海中回想起李承玄的话,又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大对劲。

    他要是没记错,李承玄之前说,三六九三层都是精神折磨。

    这家伙说自己只去过三层,那么后面的,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甩了甩头,沈默将思绪丢出脑海。

    一炷香的时间,即将燃尽。

    沈默深吸了口气,带领一种人族弟子,走出了这白色的空间。

    走进第六层,众人踏在铺设的整齐的青石板上,前方看上去仍旧十分正常。

    和刚入第五层的时候一样,第六层一片风平浪静,看不出任何危险。

    然而众人的心,却悬到了嗓子眼。

    “该不会……再来一次吧?”

    叶轻尘喃喃一句,下意识的抬眼看向头顶。

    看完之后,他才松了口气,上面再没有那带着倒刺的重闸落下了。

    不过即便如此,许多弟子仍旧不敢放松警惕。

    有人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

    距离是同样的距离,空间也没有被折叠。

    “这里一切正常。”

    雪鹤观察了一圈,很快便得出结论。

    她所说的,自然就是空间一类的东西。

    沈默脸色凝重到了极点,小心翼翼的环视四周。

    一切正常,才是莫大的不正常。

    “老沈,还等什么?赶紧走吧,搞了半天,这第六层才是福利层!”

    周苍惊喜的叫了一声,左手拉着沈默,右手拉着叶轻尘,作势向前走去。

    众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苍,就是这货说福利层的时候,危险保证如约而至。

    “铮!”

    就在这时候,一道拨弄琴弦的声音悠扬响起。

    只一声,便又消散。

    众人面面相觑,“你们听到了么?”

    “听到了!好像是琴声。”

    “哪儿有琴?谁在弹琴?”

    众人四下环顾,人族弟子个个持着自己的本命武器,这琴声自然不可能是从他们身上发出来的。

    都这个节骨眼了,谁有闲情逸致弹琴?

    沈默缓缓道:“来了!这琴,应该就是第六关的危机所在。”

    “琴?”

    众人一脸不解。

    杨家兴狐疑道:“老沈,你的意思是,这声音?”

    沈默没说话,静静站在原地。

    众人则是环视四周,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