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穿越小说 > 苟个富贵盈门 > 第九八章 有备无患吧
    从一开始,徐义就没想过掺和崔家跟李嵩的恩怨,所以,他从来也没问过崔升的计划是怎样的。

    徐义以为,以崔家的在朝堂的势力的人脉,这样的事并不难。

    曾记得当初自己初到东都时,崔老头那副成竹在胸的样,让他这次直面李贽有了底气。

    甚至说,在这一段时间面对李嵩时,徐义都挺有底气的。

    结果是自己从后场带球,一路狂奔,球传到禁区了,前锋居然被鞋带绊倒了······

    这一刻,徐义有想指着崔升骂娘的念头······老头你太坑人了。

    “徐义,你大可不必担心。你是武将,隶属左金吾卫,他李嵩就是找茬,也只能通过弹劾,而无权对你如何。”

    “信安王自有分寸,东都也不是李嵩一手遮天。况且,圣人时常临幸东都,李嵩也不敢过分搅乱东都的安稳了。”

    崔老头,你别安慰,你所说的我清楚,真的不用你说······徐义只是看了看崔升,并没有搭茬,也没有真的就指着崔老头开骂。

    事已至此,跟崔家闹掰屁用不顶。

    “叔翁,小子明白。”

    徐义是真明白,明白了万事还得靠自己,明白了没有确定的事千万不可过度意淫了。

    “叔翁,小子恪尽职守,他就是找茬也没得找。”

    不表态的离开,很容易让崔老头不踏实吧?说完这两句话,徐义便起身了。

    “叔翁,小子暂且回去了。这些天小子需要爱工上靠的到军营点卯了,时不时的巡视武侯据点,尽量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临了,徐义还是没说出:可能会来的少这句话······

    徐义走了,崔升还在摇椅上发愣,挨着火炉的摇椅,让他无法从徐义的表情中回神过来。

    这小子,怕是有些怨气了。

    真的没办法,本来十拿九稳的事,谁知道这圣人发什么神经了,居然对李嵩的弹章视而不见······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徐义呗。问题是,不管是徐义还是崔升,都不清楚。

    “徐义呢?”

    每次徐义离开,都会跟崔颖道个别的,这一次,徐义脑子里懵懵的,居然把这个忘记了。

    眼看天黑了,虽然徐义不必考虑什么宵禁,都是他的人。可徐义一直遵守的,说是严以律己。

    所以,崔颖出来看看······

    “走了。怕是徐义这小子多少有些怨气的。”

    “叔翁,徐义不会的,徐义很明理。”

    “明理是不假,可若是老夫骗了他呢?他会明理吗?徐义这小子,看人对人······”

    若是这样······崔颖心里也没底的。脸色很不好看。

    这半年的往来,徐义似乎有种魅力,很让人舒服。真要是叔翁骗了他,恐怕就是自己也会被徐义怀疑吧?

    崔颖作为大家族出来的女子,知道自己对家的作用,也知道家族对自己的加成。

    “叔翁为什么要骗徐义?”

    这话崔颖本不该说,按照她接受的礼教,也不能说的,不知觉中就说出口了。

    当自己秃噜出口的瞬间,也觉得有点过了,手足无措的低着头。

    “叔翁没骗他,是事情发展的趋向,让徐义这小子有了这样的想法。”

    “颍丫头,你喜欢他?”

    “叔翁,不是家里将我许配他的吗?”

    似乎要有什么变化。崔颖的心思很乱,说不清自己此时的情绪。真的很乱。

    “看看此事走向吧······”

    崔升很冷静。虽然徐义这次能定义为慌乱,也可以视作是有了对崔家的不信任。

    对于徐义到东都这半年所做的事,崔升也大概能品味到徐义的心路历程,能想明白今日在宴席上的行为和依仗。

    只是······唉,事与愿违呀。

    虽然看好徐义的前程,崔升却不敢赌徐义跟崔家还能入当初那般绝对的信任。

    崔颖嫁过去了就另当别论,因为那时候崔颖也是以徐家利益为上。

    可一旦徐义对崔家有了怨气,崔升不可能将自己的长房嫡女送过去受气。

    这一切都还没挑明······

    崔老头想错了,他没挑明,人家崔颖明白。

    第二天一大早,刚刚拾掇齐整,崔颖就出门了。被崔升看见了,也只是回避一下眼神而已。

    不用说,崔颖跑徐家了。

    “徐义,叔翁说他没有骗你,让你不要多想,只是事情的趋向变了。妾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想告诉你,别怨什么······”

    能看出崔颖的倦容,估计一晚上没睡踏实吧?其实徐义也是一晚上没睡好。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有怨气。昨日有点失态,忘记跟你道别了。是不是叔翁以为我有什么想法了?”

    “不会的。只是事情没有按照我的想象,一时间有点乱。我也想明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徐义是真的想通了。崔家没有故意害自己的必要,甚至说没有让自己做枪头的想法。

    自己之所以冲到前面,更多的是跟李贽的冲突太巧合了。

    想通了,徐义决定犒劳自己一下,想念油条了······

    “还没吃早餐吧?今天我准备做个新花样,一会儿尝尝。”

    油条被崔颖带走些,算是给崔升一个信号:没有什么怨气。

    这也是崔颖一大早就过来的目的。

    说实话,徐义觉得自己应该算捡到宝了。一个懂得委屈自己协调亲近关系的女子,绝对是可以兴旺家业的。

    而且,徐义不止捡到一宝······

    “我昨晚去李府溜了一圈。”

    莺娘的话吓出徐义一身冷汗。

    “莺娘,此事绝不可以再做!太危险,一旦被发现,满身是嘴也说不清。”

    刚刚发生过刺杀大门艺的事,徐义看到过朝廷的诏令,字里行间都带着杀气······朝廷对这样的刺杀行为是绝对没留一丝余地。

    “没事,就他们府上的护卫,永远不可能发现我。别担心,我暂时不会杀他,做个准备,到了万不得已时,我会杀了他!”

    我······徐义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昨晚回来,召集自己的这些烧火棍脑子的家人一起商量了,没人有有用的建议,一个个就等他决定。

    没想到莺娘直接就出手了。

    “将主,有备无患吧。别说是莺娘,就是我去,那留守府的护卫也形同虚设。”

    徐义发现,自己的这个家,说是土匪窝子比萌芽的世家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