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都市小说 > 王妃人狠话不多 > 第240章 墨寒焉复活
    言不之听完之后,二话不说转身离开了十三王府,朝着东郊围猎场跑去。动物的搜索能力要远远高于人类,盼只盼她能将金木簪唤出来,让金木簪带着她们找到叶无铭。

    其他人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

    ……

    东郊围猎场。

    本以为寻找金木簪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没想到言不之只喊了两嗓子,那只大老虎便跑了出来。

    如此庞大的老虎看的承天和陆半仙都是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就想上前把言不之拉走,然而那个大老虎跑到言不之面前的时候一个急刹车,随后便像个讨宠爱的小猫咪一样,用那毛茸茸的大脑袋,蹭着言不之的脸。

    言不之见到金木簪自然也是欢喜的,可是现在却不是叙旧的好时候,言不之开口道:“金木簪,九哥不见了,我们都找不到他,现在需要你的帮忙。你知道九哥去哪里了么?”

    金木簪十分通人性,听完言不之的话,低声叫了一声:“嗷呜。”知道。

    言不之心中大喜,连忙开口道:“带我们去找他!”

    金木簪:“嗷呜。”好哒!

    金木簪叼住言不之的衣领朝着身后一甩,言不之就被它甩在了背上。

    言不之见状连忙回头看向承天,开口道:“爹,你们跟上啊!”

    承天和陆半仙他们见状立刻提气飞掠,跟着金木簪一路往郊外跑去。

    只是这金木簪越跑越远,眼看都要离开京城范围了,它这是要去哪?

    应寒歌气喘吁吁的开口道:“这个方向,前面似乎是大周的皇陵!”

    陆半仙恍然道:“我听闻大周皇陵的棺木,都是以寒玉打造,所有尸身都可以存在里面永不腐烂,这承玉还真是找了一个好地方。”

    承天有些担忧道:“若是皇陵,岂不是很多机关。”

    陆半仙点点头道:“快,我们再快些,这老虎怎么跑的这么快。”

    应寒歌撇撇嘴道:“师叔,它四条腿,咱们两条腿,哪里比得了啊!”

    陆半仙抿了抿嘴开口道:“那就要对不住你了,小应。”

    应寒歌:“???”不等他有所反应,陆半仙便出手点了应寒歌的穴道。

    应寒歌顿时觉得体内真气暴走流窜,他没办法维持人类的形状了。

    应寒歌这下明白陆半仙那句对不住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是要他化为原形来赶路。

    这师叔也太坑人了,他恢复原形,又要在水中泡好久。

    可眼下也没办法拒绝了,众人眼前一阵烟雾腾起之后,应寒歌化作一条红色的应龙,飞在了空中,陆半仙拉着承天一个飞掠坐在了应寒歌的身上。

    言不之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嘴角抽搐,若不是她经历了这么多事,看到这种动物一定会吓得头皮发麻,眼下倒是觉得也不过如此了。

    ……

    金木簪一路疾驰,总算将众人带到了大周皇陵,应寒歌因为无法立刻恢复成人,只好先行离去,到天脊岛等他们的消息。

    进入皇陵之前,陆半仙开口道:“大哥,这皇陵一定有很多机关,门口这座石门估计就有千金重,我们要谨慎……”

    陆半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随后轰隆隆一阵碎石落地的声音,陆半仙和承天闻声望去,就看到言不之正在拍掉手上的灰尘。

    言不之开口道:“门开了,走吧!”

    承天目瞪口呆,忍不住问道:“我闺女力气怎么这么大?”

    陆半仙砸吧砸吧嘴道:“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走吧大哥!”

    金木簪和言不之走在前面,陆半仙和承天走在后面。

    那金木簪根本不按路走,完全就是一条直线,走到路的尽头,言不之就暴力拆墙,没有路就创造一条路。

    还别说,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办法,竟是让他们躲过了不少机关。

    所以当众人一路拆墙走到皇陵深处的时候,并不是从正常的方向出现的,而是从摆放大周所有皇帝灵位的方向出现。

    言不之这么一拆墙,将所有牌位都击飞了。

    那承玉没有金鲛鳞甲护体,本就已经是普通人,再加上她衰老的十分快,身体更是比普通人还差上几分。

    言不之击飞的牌位,好巧不巧的全都砸在了承玉的身上。

    承玉被打的头破血流,还不忘护住墨寒焉的尸体,等飞沙走石的场面消停下来之后,承玉都快奄奄一息。

    也就是说,言不之以为要有一场难缠的恶战,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呃……”言不之看着承玉被诸多牌位压在下面的样子,一时间倒是几分尴尬。

    不过等她看到同样被打砸到的叶无铭时,顿时焦急了起来。

    “九哥,九哥!”言不之冲着躺在另外一幅棺材板上面的叶无铭跑过去。承天和陆半仙也连忙过去。

    承天捏着叶无铭的手腕,片刻后开口道:“无妨,他只是晕了过去。”

    “没错,他只是晕了,而你们几个则是要死在这里。”承玉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身后响起。

    众人立刻回头,就看到承玉和墨寒焉都站了起来,只是墨寒焉脸色灰败,双眼无神,看起来实在有些恐怖。

    承玉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终究是来迟了一步,寒焉已经复活了!他永远都不会死了!他已经复活了!”

    言不之戒备的看向墨寒焉,这人是站起来了,似乎也能走动,可他哪里像复活了?分明就像一个傀儡,一个木偶。

    承天低声提醒道:“不之,小心些,若是承玉这般就达到了目的,根本没必要抓斓夕来,因为斓夕会把我们引来,反而对她不利。”

    陆半仙也开口道:“没错,她把王爷抓来,肯定是她练就人蛊不可或缺的一个步骤,大哥,你保护王爷和不之先走,这里我来拖住她。”

    言不之一听这话连忙开口道:“不行,不能让你一个人,爹,你带着九哥走,我和二叔拖住她。”

    承天拒绝道:“这里我武功最高,当然是我留下拖住她,你们走。”

    三人纠结不定,承玉却没了耐心,承玉怒声道:“够了!罗里吧嗦的,谁也别想走!寒焉,去,只要喝光了他的血,你就会彻底拥有他的容貌,和他的血肉之躯,变成一个真正的活人。”

    原来是这个原因。

    言不之嘴角抽了抽,心想这承玉果然是个颜控狗,但凡她要求低一点,抓个普通人来,或许就真的让她成功了。

    可她为了让墨寒焉拥有世上最好看的容貌,便选中了叶无铭。

    而正因为她选中了叶无铭,才让金木簪这么快找到这里。

    言不之这边思绪还没放下,那边墨寒焉已经朝着他们出手了。

    三打一的局面,言不之根本没在怕。

    然而当承天踢起一块碎石直接戳破了墨寒焉的眼睛时,众人都忍不住身子一抖。

    因为那墨寒焉被戳露的眼眶,在拿掉碎石之后,竟然迅速恢复了。

    这竟是比言不之的治愈术还要快。

    “这是什么鬼!?”言不之惊声问道。

    承天蹙眉道:“人蛊就是一个不朽的存在,我们有麻烦了。”

    承玉受伤不轻,坐在角落里笑吟吟的看着墨寒焉,整个人都失了神志一般。

    而承天和陆半仙则跟墨寒焉缠斗。

    言不之见状,急忙把叶无铭放在了金木簪的后背,试图让金木簪带着叶无铭先走。

    然而那墨寒焉却忽然踹飞一块巨石挡住了门口。

    众人大惊,这墨寒焉不仅仅可以自愈,竟是力气也大的吓人。

    言不之刚想去搬石头,就发现屋顶开始掉下碎石,言不之开口大喊着:“爹,这里不宜久留。”

    承天点点头,这里确实不宜久留,他们一招一式,都会对这个墓穴造成损伤,这里很快就会坍塌。

    承玉见状冷笑道:“谁说这里不宜久留,我看大家都死在这里挺好的,只有我的寒焉可以不朽的活下去。”

    承玉话音落下,就触碰了不知什么机关,整个洞穴瞬间开始响起石头的爆裂声。

    陆半仙开口道:“不好,承玉打开了皇陵自毁的机关,我们要出去!”

    承玉冷笑道:“出去?你们出的去么?这块巨石,谁也搬不动。”

    然而承玉的话音刚落,就被打脸了,言不之一拳打上去,刚刚那块千斤重的巨石瞬间化作一地碎石,他们的出口再次出现了。

    承玉目瞪口呆,忍不住尖叫道:“你怎么有这么大力气?!”

    言不之开口道:“下辈子我再告诉你!”话音落下言不之已经坐上金木簪的后背,金木簪带着言不之和叶无铭飞快离去。

    承天和陆半仙见状也脱离战圈冲了出去。

    那没有几分神志的墨寒焉,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他眼中的猎物也跟着跑了出去。

    承玉想走,可她刚刚被牌位打的内伤,走两步便走不动了,她看着墨寒焉的背影大喊着:“寒焉,寒焉别走,寒焉,救救我,救救我……”

    然而墓穴坍塌,很快便掩埋了她的呼救声。

    她穷极一生去爱的人,她迷失自我去爱的人,她抛弃一切去爱的人,最终,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

    众人逃脱皇陵的之后,皇陵彻底坍塌了,连带着整片空地上出现一个盆地形状的凹陷。

    然而墨寒焉仍旧纠缠不休,他有着不会受伤的身体,还有着常人无法匹敌的力气,显然给承天和陆半仙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言不之开口道:“爹,这样不行啊,这么打下去,还是你们吃亏,他不会累的!”

    承天喘了口粗气开口道:“没错,他已经不是人了,他不会疲惫。不之,去找一些干柴,咱们烧了他。”

    言不之点点头,将叶无铭交给金木簪照看,自己立刻去捡柴火。

    片刻后言不之已经将三人打斗的范围用干柴围成了一个圈。

    承天开口道:“不之,点火!”

    言不之担忧道:“爹,你们还没出来呢!”

    承天说道:“无妨,我们有金鲛鳞甲,不怕火。点火!”

    言不之点点头,立刻点燃了柴火。

    承天和陆半仙瞅准时机跳出战圈,并且将那些点燃的柴火都击飞向墨寒焉。

    墨寒焉迅速被点燃,整个人……不,应该说是整个尸体,迅速被烧焦了。

    众人见状,终于松口气。

    火焰声劈啪作响,言不之看了看蹙眉道:“这下应该死透了吧。”

    承天点点头道:“总算解决了心腹大患。”

    陆半仙笑了笑道:“走吧,我们把王爷送回去,至于京城的烂摊子,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三人相视一笑,准备往回走,然而才走出去没几步,金木簪就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身后。

    言不之疑惑,连忙也停下脚步,顺着金木簪的视线看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让言不之头皮发麻,因为已经被烧的没有人样的墨寒焉,竟然从火堆里走了出来。

    他不仅仅缓缓走出来,身上的皮肉也开始渐渐恢复。

    刚刚那些火对他造成的伤害,根本就是犹如刮痧啊!

    言不之忍不住暗骂道:“这家伙比丧尸还可怕!”

    承天和陆半仙连忙将言不之护在身后,承天开口道:“不之,带着斓夕走!”

    言不之摇头道:“不行,我不能走,我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

    陆半仙焦急道:“还能又什么办法,你看他烧断了的手都能再长出来,他根本就是个怪物!”

    言不之想了想,开口问道:“爹,人蛊是怎么炼成的?”

    承天开口道:“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想想那美人蛊的用法,应该是幼虫吃掉一个人的血肉,变成成虫,成虫晒干磨成粉吞服。这练就人蛊,或许也是吞服。”

    陆半仙开口道:“他是个尸体如何能吞服啊!”

    言不之抿了抿嘴道:“可以,只要吞服的时候,虫子没死不就行了?”

    眼看着墨寒焉步步逼近,陆半仙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美人蛊爬进他的身体里了?正在被他吸纳?”

    言不之点点头,开口道:“应该是正在被他消化,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