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九章莫欺少年穷
    回到古城客栈,李吉把钱包递给母亲,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钱包找到了。”

    “你是怎么找到的?脸上怎么伤成这样?”母亲惊讶地注视着一脸淤青的李吉,吓得脸色惨白,瞪大眼睛,咳嗽了几声,有些焦急地道。

    “额……没事,走路不小心摔倒的……”李吉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把头急急地低下去,目光躲闪着。

    “哦?要小心些……你妹妹许久未见踪影,你去找找在哪里?”母亲面露焦急之色。

    “咦!臭丫头,会去哪里呢?我现在就去找。”听说李明月不见了,李吉也吓出一身冷汗。

    “明月……李明月啊!你在哪里?”李吉沿着街市边走边喊着。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忽然听见一个熟悉又美妙的歌声飘荡在街市,在耳际游走,悠悠荡荡,宛如百鸟鸣啭,清越悠扬,荡人胸怀。

    路人纷纷驻足围拢,全场沸腾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这歌声越听越熟悉,李吉停下脚步凑近一看,只见李明月在众人的喝彩下正投入地吟唱《孔雀东南飞》。

    “小姑娘,唱得真棒!”

    “不错,真好听……”

    周围观众越挤越多,其中有一个中年胖子上前一步说:“小姑娘,你会不会唱汉乐府诗《陌上桑》?”

    “会啊……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李明月嘟着小嘴,纤手轻捻兰花指,脚踏舞步,低吟浅唱,歌声如同山涧泉水般清澈而自然,沁人心扉。

    “哎呦……唱得真好!”优美的歌声在街边缓缓回荡,婉转动听,令人不禁拍手叫好。

    望着李明月把《陌上桑》唱得情意绵长,自然纯美,扣人心弦,引得众人啧啧称奇连声叫好,李吉嘴角也不禁扬起一抹带着些许骄傲与自豪的微笑。

    一曲唱毕,围观人群纷纷慷慨解囊,丢下一两个铜钱,渐渐散去。

    “谢谢各位大爷打赏!”李明月笑着鞠躬答谢。

    “什么?在街头卖唱?”李吉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心疼如刀绞一样,突然感到一股失望的苦水,淹没了全部期待。

    “李明月!”李吉大声叫道,“你在这干什么呀?”

    “我在唱歌呀,还可以赚很多很多钱呢……”李明月捧着一把铜钱,端到他面前,脸上荡漾着轻快而纯真的笑容。

    “你没觉得这样很丢脸吗?”李吉脸色一变,倏然抓住她的手腕,恼羞成怒道。

    “我怎么丢脸了?我是靠自己赚的钱。”李明月眼圈微微一红,楚楚道。

    “你就不应该出来卖唱,这跟乞讨有什么区别?”李吉目光射出严厉的眼神,怒不可遏地吼叫着。

    “呜呜……不卖唱,不赚点钱,我们都没钱给母亲治病了。呜呜……你觉得我喜欢吗?我也觉得丢脸不想唱,要是母亲的病好不了怎么办?连母亲也离开我们怎么办?我不想看着母亲离开我们……”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滚下面颊,李明月抹着眼泪委屈地哭了起来。

    李吉脸上虽然像岩石一样冷峻,但是内心却极其的悲戚和沉痛,泛着无限懊悔:原来妹妹卖唱是为了筹钱给母亲治病,我竟然错怪她了……

    那一刻,李吉与李明月相拥而泣,眼睛看着远方,眼泪肆意的流淌,嘴里喃喃说道:“以后,就算卖艺也让我来。没有父亲,没有大哥,都让我来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受苦的,我一定努力变强,守护我最爱的人。不管未来如何,守候家人的心永远不会变。所以,以后别这样了,好吗?”

    “二哥……”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李明月依偎在李吉怀中啜泣不已。

    此时不远处,树丛被拨开,探出一个脑袋,面如桃色,高高的鼻梁下面,嵌着一张樱桃小嘴,美眸静静地凝视着这一幕,犹如挂在苍穹的一颗星,折射着纯净的光辉。

    萧灵儿站在树下怔怔出神,表情复杂怪异,忧郁的眼神闪烁着泪痕。

    “二哥已经把丢掉的钱找回来了!”李吉拭干脸颊上的泪水,嘴角绽出一丝笑容。

    “真的吗?那……这些钱拿去买肉包好吗?母亲最喜欢吃肉包了。”李明月攥着一把铜钱,破涕为笑道。

    “走吧!”李吉开心的搭在李明月柔肩上,转身走向街心。

    刚走几步,李吉突然拽紧李明月的手,侧着脸转身往回走,低声喊道:“不好,快跑!”

    闹市尽处,安吉县杀手们正气势汹汹穿梭在络绎不绝的人流之中。

    一双嫩滑的玉手,一把挽住李吉与李明月,倏地钻回街边树丛里藏躲,定睛一看,原来是萧灵儿……

    春来夏至,南方天气依旧湿冷异常,俗话说“未食五月粽,被褥不甘松”,特别是山峰险峻、地势高崎的阳羡荒郊,寒风吹在脸上如同针扎一般,冰凉刺骨。

    在古城客栈辞别萧灵儿后,李家母子三人便慌慌张张逃离阳羡山城,动身前往建康城。

    路上游客如织,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这些人要去哪里?”望着官道上扬起阵阵飞尘,李吉疑惑问道。

    “吉儿,他们要去至善寺参加斋戒盛会,咳咳……”母亲的咳嗽的**病又犯了。

    “斋会是不是很热闹呢?我们能不能也去看看?”李明月好奇地睁大眼睛,等待着母亲的回答。

    “当然!”母亲刚想拒绝李明月的时候,看着她殷切盼望的眼神,又不忍心,怕伤害她,于是微微一笑道,“也好,那我们顺道去看看吧!”

    山风一吹,身上便有了丝丝凉意,母亲见李明月穿得有些单薄,怕她着了凉,便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给她披上。

    “一夕之间,家破人亡,颠沛流离,无论生活多么困难,只要一息尚存,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团聚。”

    母亲紧紧地牵着李吉以及李明月的手,仿佛有了无穷力量,深吸了一口气,往至善寺方向走去。

    要去至善寺需先经过至善洞,洞中层层相连,有上中下水四洞,俨如一幢石雕大楼。

    出了至善洞,便进入至善后院,这里松柏常青,古木成林,山荫小道,曲折通幽。

    下山就是祝陵村,村外毛竹参天,常年葱绿。

    近旁就是至善寺,寺前耸立着一块巨大石碑,碑高约丈余,碑上镌刻“至善寺”三个大字,笔迹古朴,苍遒有力,引人注目。

    好不容易来到至善寺,发现寺外人山人海,根本挤不进去,就算挤进去也进不了寺庙,因为周围布满侍卫,除非有受邀的名门望族方能进得去,其余人等一律不得靠近。

    一经打听,原来是齐国阳羡公主在主持斋戒会。

    “吉儿,月儿,看这情形,至善寺是进不去了,连日赶路,也该饿了,我们去吃些东西。”母亲拉着两人来到祝陵村。

    因为梁祝蝶变传说以及皇家寺院影响广泛,游客络绎不绝。

    祝陵村毗邻风水宝地,当地村民近水楼台先得月,于是在此做起买卖,摆出各式各样的美食特产珍玩,久而久之竟成了远近闻名的集市。

    走到村口,就闻到街边美食香气扑鼻,缠绕在空中,沁人心脾,芳香四溢,所见一切似乎都在招手诱惑。

    街边小吃,看似简单,却暗藏人间美味,只有真正懂得火候之人,才会烹调出极致的美食。

    李明月早已饥肠辘辘,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叫个不停,双脚变得异常沉重,每迈开一步都举步维艰,只觉得世界都在旋转。

    李吉则强咽了口唾沫,默默地跟着母亲走到糕点店前,盯着热气腾腾的各式糕点。

    “要买什么?”掌柜上下打量李家三人一眼,脸上擦出一丝鄙夷与轻视。

    “掌柜,一个馒头多少钱。”

    “一个铜钱。”掌柜正眼也不瞧,面部僵硬得跟洞口的岩石一般。

    “能不能便宜些。”因为仓促逃亡,所带盘缠并不多,一路行来,早已囊中羞涩,母亲讪讪一笑,低声讨价还价着。

    “不行,要饭去别处吧!不要来打搅我做生意。”掌柜有些不耐烦,撸起袖子驱赶他们。

    “行!那……买两个。”母亲颤抖着掏出两个铜钱,买了两个馒头递给李吉和李明月,嫣然一笑,“趁热吃吧……”

    “不,母亲!只有两个馒头,我们吃了您就没得吃了,咱们一人一半吧。”李吉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咬了一小口,生怕咬得太大口,母亲就没得吃,细细嚼着口中的馒头,一股甜味立刻涌向咽喉直冲五脏六腑,脸上笑开了花。

    “我们一起吃……”李明月也把馒头递了过来。

    于是,三人笑着吃了起来。

    只要你用爱对待,快乐其实很简单!

    “孩子们虽小,却很懂事。”母亲鼻子阵阵酸楚,滚烫的泪水滑落在脸颊。

    村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嚣,一队人马敲锣打鼓走了过来,尘土飞扬,旌旗蔽日。

    披甲骑士迎面而来,十二个轿夫抬着一顶豪华的大轿子,两侧有四个带刀侍卫紧紧跟随,后面是望不到边的丫鬟、侍从,就像长蛇一般弯弯曲曲缓缓而行。

    豪华大轿倏然停在糕点店前,钻出一个锦衣罗缎少女,清澈透亮的双眼,带着淡淡的冰冷,长长的睫毛,静静地覆盖着眼睛,将五官衬托得更加精美,浑身散发出一股不与寻常的气息。

    锦衣少女甩动着一双小辫子,摇摇摆摆,边走边跳,身后紧随着四个带刀侍卫。

    “客官……不,我的小祖宗,需要什么……”掌柜哪里见过此等大阵仗,忙不迭地大笑迎出,语无伦次,一时半会不知如何称呼这位贵客。

    “我要海棠糕。”小女孩噗嗤一笑,觉得掌柜语无伦次的模样甚是好笑,也不在意他怎么称呼自己,指着海棠糕说,“统统都打包走。”

    “好嘞……”掌柜心花怒放,喜上眉梢,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急忙张罗着打包,喃喃自语道,“难怪今早喜鹊跃上枝头,果然是出门遇贵人。”

    “滚开点……”瞥见李家母子三人挡在店外,侍卫一脚踢倒母亲。

    “死叫花子,臭要饭的,真妨碍做生意,赶也赶不走……”皱着眉头,掌柜拿起鸡毛掸赶着他们。

    眨眼功夫,糕点打包好,掌柜鞠躬欢送贵客出门。

    女孩拿了一块海棠糕,轻咬一口,正准备回轿,忽然瞥了一眼扶着母亲渐渐远去的李吉。

    此时李吉也蓦地回首,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盯着她,丝毫不畏惧,眼神中隐隐透出一束光芒。

    “小叫花子,你为什么瞪我,难道见到我不怕吗?”锦衣少女面露异色一个箭步追到李吉跟前,她缓缓眯起美眸,浓密的睫毛有些奇异地??动着,黑瞳中闪过一丝天生傲气。

    “你有什么好怕的?你又不是山中老虎,会吃人。我只是衣裳破旧,又怎会是小叫花子呢?”李吉年纪虽小,但自幼常跟父亲走南闯北,稚嫩的脸蛋有些老气横秋,显然比同龄人成熟许多。

    “是吗?”锦衣少女突然觉得有点意思,因为别人都惧怕她,不敢跟她说话,而面前小叫花子竟然不怕她。

    “大胆,小叫花子,竟敢无礼……”侍卫怒吼道。

    “罢了……”锦衣少女伸手拦住,示意退下,面露微笑,“那你见过山中老虎吗?”

    “没有。但是我母亲告诉我,山中之王是老虎,老虎会吃人,而且还告诉我一个三人成虎的故事。”

    “什么故事?快讲给我听,讲好了赏你块海棠糕。”摇晃着手中海棠糕,女孩饶有兴致地道。

    “要是现在有个人跑来说,热闹的街上出现了一只老虎,您相不相信?”李吉望着冰肌玉肤、娇小玲珑的锦衣少女,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狡黠。

    “当然不相信!”锦衣少女斩钉截铁地答道。

    “如果同时有两个人跑来说,热闹的街上有一只大老虎,您相信吗?”

    “还是不相信。”锦衣少女摇摇头说。

    “那么要是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街上有只老虎时,您会相信吗?”

    “嗯……我会相信。”锦衣少女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回道。

    “街市上不会有老虎,这是很明显的事,可是经过三个人一说,好像真的有老虎了。众人看我们母子三人,面目污秽,衣服破旧,便说我们是乞丐,这样以貌取人污蔑我们的人何止三个,宁欺白须翁,莫欺少年穷。”李吉鄙了一眼,冷冷一笑道。

    “你……”女孩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直逼李吉,然后以居高临下的口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吉……”想不到这嚣张跋扈的锦衣少女竟然会问他的名字,李吉微微一怔。

    “我会记住你的!”淡淡的语气,却似包含一切,冷淡中透出一股华贵之气,女孩明眸微动,纤纤细手一挥,朱唇轻启,“摆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