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十四章胯下之辱
    李吉在溪畔胡思乱想、嘶吼一番之后,觉得有些困乏,便斜躺在草地上不知不觉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脸上湿漉漉的,冰凉沁心,难道下雨了?

    倏然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他睁眼一看,三个少年围着他谑笑不已,为首的少年正朝着李吉身上泼水。

    “你……你干嘛?”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毫无准备的李吉淋成落汤鸡,弹珠大小的水点往头上砸下,眼睛被淋得睁不开,全身已经湿透,疾风吹来,全身泛起鸡皮疙瘩。

    “蠢材,废物,臭捡粪的,瞧你那出息,也能进得了神农山庄?”三个少年拍着手哈哈大笑。

    适才经过竹林园时,正好瞧见名声早已传遍山庄的废材少年竟然躺在溪畔睡觉,为首少年立即招呼同行少年,蹑手蹑脚弄来溪水戏弄李吉。

    李吉大为恼火,一跃而起,挥拳打向为首少年鼻子,怒吼道:“你们是谁?废材就不是人了吗?比起你们这些宵小之辈,在背后暗算别人,可强多了,你们连畜生都不如呢!”

    为首少年冷不防地挨了一拳,鼻血直流,不禁恼羞成怒,拳头如雨点打在李吉身上,三个少年拳脚相加,踢得李吉躺在草地上动弹不得。

    “我叫你还手啊!”为首少年又猛踹几脚,脸庞狰狞,龇牙咧嘴,怒气冲冲道,“不知死活的家伙!看我怎么整死你!”

    “告诉你这个废材!你知道面前这位少爷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他就是本届招募大会测试第三名萧宝卷,齐国皇族,人称萧三皇子,哈哈!无知蠢货……”身旁的两位少年吃吃地笑着。

    “你们……这帮无耻之徒,跑到神风院……欺负人,就不怕我师父找你们……算账吗?”李吉的脑袋被萧宝卷狠狠地踩在脚底下,呼吸越来越困难。

    “哈哈,我们太虚殿还怕你们神风院吗?”萧宝卷得意地朝着天空狞笑了一声,冷冷地道,“你服不服?”

    “我还不知道服字怎么写!”鲜血从嘴角流出,李吉咬紧牙关狠狠地道。

    “只要你服输,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放了你。”脚上力道加重,萧宝卷弯着腰凑近李吉,面目狰狞,他从来不相信没有暴力解决不了的问题。

    “不服!老子天生就傲,不爽让道。”李吉双眼寒星四射,斩钉截铁地道。

    所谓人穷志不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李吉天生一副傲骨,从不屑于低声下气求人,更别说屈服于这些无耻之徒!

    “来啊,把这废材抓住,给我死死摁住,从我胯下钻过去。”萧宝卷阴阴冷笑道。

    两名少年随后强摁着李吉。

    闻着三人的诡异笑声,李吉拼死挣扎,但是整个身子被死死地按在地上,根本就动弹不得。

    鲜血与汗水沿着额头顺流而下,眼球布满血丝,李吉双手紧紧攥着地上青草。

    萧宝卷哈哈大笑缓缓地从他身上跨过,充满胜利的得意笑声洋溢在竹林园上空,身后是一片被惊飞的宿鸟。

    李吉此刻没有骂骂咧咧,只是朝地上啐一口痰,缓缓抬头瞥了一眼,没有说任何话,但是这一刻所带来的屈辱远比把唾沫啐到脸上要厉害千倍万倍。

    他的指甲已经深深嵌入草地,由于用力过甚,抓出十道血痕。

    李吉高傲地抬起脑袋,撅起嘴唇吐出不屑与轻蔑:“你也就只会耍这点手段了吧!”

    人弱被人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一旦没有能力保障自己的命运,就会被无底线地践踏,生活不会因为你的悲哀而停下脚步,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不会被人肆意侮辱。

    李吉猛地在萧宝卷小腿上狠狠咬住,用力一撕,顿时血肉模糊。

    “哎呀!”萧宝卷突然惨叫一声,捂着小腿痛苦地倒在地上打滚。

    另外两名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一幕吓懵了,不禁怯怯地后退几步。

    “神风院,疯人院,你这疯子……”萧宝卷忍痛大骂道。

    “住口!”奇法道长以及五位师兄不知何时忽然出现在眼前,“来者何人?胆敢到神风院撒野!”

    “师叔,救救我!”萧宝卷瞧见奇法道长,扑到跟前,痛哭流泪道,“弟子是太虚殿玉虚真人座下弟子萧宝卷,我等三人奉尊师之命来神风院传信,不料遇到这泼皮无赖,见他大白天不练功睡懒觉,便说他几嘴,不曾想惹到疯狗,把我的腿给咬了,哎呦,疼死我了!”言罢,交出信封,萧宝卷疼得额头直冒冷汗,跪在奇法道长面前不愿起身。

    奇法道长拆开信封一看,果然是玉虚真人笔迹,眉头一皱道:“哦?原来是太虚殿的弟子,我瞧瞧,伤得重不重?”

    奇法道长运起灵力点了萧宝卷脚踝上一处穴位,从怀里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塞在他嘴里,柔声道:“师侄,还好是皮外伤,并未伤及筋骨,刚刚给你服下本院秘制百宝灵丹,有消炎止痛、收敛生肌之神效,现在是否好些?”

    萧宝卷默一运气,只觉得小腿上疼痛顷刻间缓解大半,暗暗惊奇仙家灵丹妙药,效果非同凡响。

    “师叔……疼……啊……”虽然疼痛已然缓解,他可不想轻易放过李吉这蠢货,于是皱着眉头咬紧牙根假装痛得起不了身,嘴上兀自喊疼不已,仿佛伤势更严重一般。

    “师父,事情并非如此,刚才明明是……他们戏弄徒儿在前,才……”李吉缓缓站立起来,全身一阵刺痛,喘不过气来,说话断断续续。

    “住口!”奇法道长怒气冲冲地吼道,“你伤了同门师兄弟,还敢出言狡辩?真是胆大包天!”

    “爹爹,我相信师弟不会这样的,中间肯定有误会。”这时,心妍而也从竹林中急急走出。

    “误会?”奇法道长沉吟片刻,对着李吉问道,“你老实回答我,刚才是不是在睡懒觉了?”

    “额……是,师父”李吉低下头,嚅嚅而道。

    “你有没有咬了他?”奇法道长指着跪在地上仍不愿起身的萧宝卷,对着李吉提高嗓子吼道。

    “有……但……”李吉突然被师父一吼,白皙的面孔涨得通红,嘴唇使劲动着,结结巴巴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都承认了,还狡辩什么?叫你好好练功,学习门规,你都在干嘛?功没练,门规倒是触犯了几条,你说说,触犯了哪些门规?”

    “这……”李吉无助地望着心妍,只见师姐别过脸低着头,手指缠绕着衣角,神色似乎有些慌张。

    李吉心中暗忖:如果说小师姐没教我门规,师父肯定会责罚她。小师姐没瞧不起我这个废材师弟,悉心传授功法,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天塌了也能顶得住,做错了事敢承担,千万不要累及无辜。

    “师父,徒儿脑子不好使,门规没背下。”李吉低下头轻轻地说着,声音虽然极其微弱,心妍仍能清晰能听到,心中不由一怔。

    “什么?”奇法道长气得七窍生烟,转身对韦虎说,“小虎,你说下,李吉触犯了神风院七戒律中哪条门规?”

    “不遵师令练功,触犯本院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伤害同门师兄弟,有违第三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言罢,韦虎擦拭了额头滚落的汗珠,眼神隐约透出忧虑之色,心中暗道不妙。

    “李吉,给我跪下。”奇法道长怒喝道,“你同时触犯了两条戒律,该当何罪?”

    “弟子知错了,愿意接受惩罚。”李吉跪伏在地上,声音有些颤抖。

    “好,知道认罚就好!”奇法道长说完,突然一掌重重击在李吉后背,只听一声闷哼,他口吐鲜血,扑倒在地,眼神迷离,脸色苍白几近透明,一阵天旋地转,耳旁声音渐小,只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奇法道长指着李吉怒道:“打你一掌,罚你练功懈怠,不敬尊长,算是便宜你了,死了最好,省事!如果命大没死,伤害同门,自相残杀,还要罚你到灵兽森林历练,限三日内采到十三片颜色不同的九天玄冰草,逾期未完成任务,便逐出师门。”

    闻言,五位师兄脸上皆为一变,不敢多言,立刻上前搀扶着几近昏迷的李吉悄然退去。

    沉默片刻,奇法道长转身对着心妍责备道:“妍儿,叫你好好教导师弟的,你这个师姐是怎么当的?捅出这么大篓子,你也有逃脱不了的干系。罚你面壁反省一个月,不得擅自下山。”

    萧宝卷见李吉受到惩罚,心中暗暗高兴,于是起身向奇法道长求情道:“师叔,这……也罚得太重了吧?师侄其实并无大碍,要怪就怪李吉,与心妍并无关系……”

    “萧师侄,这是本院的内务,还请你莫要干涉才是。”奇法道长面露不悦之色道。

    “师叔言之有理,恕师侄冒犯了。”萧宝卷碰了一鼻子灰,顿觉无趣,脸色微红颔首道,“既然信已交到师叔手中,那就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奇法道长抬头望了眼天空,负手而立,淡淡地道。

    萧宝卷拱手退去,经过心妍身旁时,似乎有意无意地抬头一望,只见她一袭牡丹红的连衣裙,浑身飘散着馨香,身材高挑,体态轻盈,肌肤如玉,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

    “咳!走了,萧少爷。”两位同门少年轻声叫唤着,萧宝卷方才恍然醒悟,急忙收回视线,向着心妍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便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