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二十四章久别重逢
    次日凌晨,巍峨的云峰上,霎时峭壁生辉,转眼间,脚下山林云消雾散,满山苍翠,掩映着雕檐玲珑的神农山庄。

    李吉早早起床,匆匆洗漱一番,呼吸着山上的清新空气,精神为之抖擞,然后收拾一下简单的行囊,背上赤霄剑,来到师兄们的房间,一一辞行。

    正欲向师父告别时,只见房门紧闭,李吉也不敢敲门惊扰,于是跪在门前道:“弟子错了,昨夜不该惹师父生气,请师父原谅!今日将去血枫林猎杀狼人,特来禀告一声。”

    说完许久,屋内并无回应。

    难道师父尚还没有起床,或者并未消气,故而闭门不见?

    李吉在房前张望几眼,侧耳听了一会儿,已然不见有任何动静,于是磕了几个头,依依不舍地离开神风院,向血枫林出发。

    他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剩下最后一个小黑点消逝在神风院竹林园中。

    房门突然嘎吱一声推开,奇法道长以及莘柳的身影双双出现,凝望着已经远去的李吉背影。

    莘柳叹了口气道:“我说你这脾气要改一下了,你看老七多好的一个人儿。完成历练获得九天玄冰草,还带回一只灵兽,结果呢?被你臭骂一顿不说,还将他打伤。哎!院里冷清这么多年,你没觉得李吉来之后忽然热腾许多吗?”

    “夫人,你不明白我的苦心啊!老七虽然侥幸完成历练,但是凡人修真炼道,与个人资质有莫大关系,虽然说勤能补拙,但终究是差了一些。我不再好好雕琢雕琢他,恐怕还真要废了!”

    “我们修仙之人最看重当然是资质,但我看老七比你还聪颖些。想当年你那幅德行,还不如老七呢!我连正眼都不愿看你一眼,都不知道是谁死缠烂打……”说着,莘柳低下眉头,脸色微红。

    “哈哈……”奇法道长吃吃地笑了起来,望着山下风景,山峦迭翠,山径蜿蜒曲折,忽然问道,“老七伤势怎么样?”

    莘柳白了一眼道:“你既然这么关心,何不亲自去问?”

    奇法道长没有直接回答莘柳,而是背过身去,语重心长地道:“咳咳!老七涉世未深,心地善良,不知江湖险恶,不吃些苦头,哪来记性?”

    莘柳埋怨道:“那你也不用赶他去血枫林,那是多么危险的地方,你也狠得起心?”

    “既然资质差,多吃些苦头,也是有益的。”奇法道长肩头似乎抖动了一下,顿了顿,“你等下叫那丫头也下山暗中保护老七,然后给他带一颗辟邪珠,不期望他杀得了狼人,但是自保应该有余。”

    “就知道你不放心,还嘴硬。”莘柳抿着嘴笑道。

    ……

    “几日不见母亲与明月,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李吉沿着下山之路边走边想,思绪起伏跌宕,“难得下山一趟,何不顺道去看看?”

    想罢,李吉深提一口气,辨明方向,脚下生风,一路疾走。

    沿路都是葱翠的花草,嶙峋的怪石,他身形渐行渐远,模糊的身子掩映在蜿蜒曲折山径之间。

    云峰为神农诸峰之中地势最高,其旁便是双峰山,灵师殿座落于双峰之间。

    双峰山常年云雾缭绕,千里烟波,竹海似隐似现,泉水似凝似流,宛若仙境,宁静而雅致,清新又自然,给人以温暖、亲切的感觉。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李吉便来到双峰山。

    “上次走这一段山间小路,起码花费了一个时辰,并且精疲力尽、气喘吁吁的。今日不同往日,半个时辰就到,而且还体力充盈、心平气和。”李吉暗暗吃惊不已,继而灵光一闪,“莫非在灵兽森林吸收千年狼蛛灵兽丹,修为有所提升?”

    念罢,暗运一口灵力,那两股能量交织在一起,在体内穿梭不已,所过之处,经脉通畅无比,血脉偾张。

    他急忙打住,不敢擅自运气,因为除了学过一丁点基本的入门功法外,其他功法还没学会,万一出了岔子,走火入魔,就糟糕了……

    “哼哈”远远望见灵师殿广场上百余名弟子齐唰唰地出剑,整齐划一,那种气势威猛至极,长剑反射着阳光,一片明晃晃,场中剑气激荡,一种威严浩大之势顿时铺展开来,如同庄重的迎客礼。

    灵师殿不愧是传承数千年的仙剑圣殿,一个最基础的入门剑法,便有此等威势,着实令人叹服。

    李吉被这威严的剑气吓得悄悄绕过广场,爬上围墙翻入院内,拐了几个转角,摸到灵师殿的大殿。

    “你看好,这招剑势要如此……”灵师殿大殿之上,若云上仙正亲手教李明月剑法。

    “师父,是这样吗?”李明月随着若云上仙步伐,足尖踏地,犹如莲花转盘,剑花片片。

    “不错,月儿,你的悟性奇高,进步很快,为师果然没看走眼!你不到半个月,灵力由初灵九阶突破到灵士二阶,进入‘灵力盈体、锻皮炼骨’之境界,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达到第三阶,成为神农山庄有史以来突破灵士第三阶最年轻的弟子之一。”若云上仙心里喜滋滋,脸上带着动人的微笑。

    “这都是师父教导有方,弟子不敢居功。”李明月连忙将手中的剑收回,转身满脸恭敬道。

    “咯咯……小丫头嘴还真甜……”若云上仙心花怒放地道。

    “哇,明月这丫头,灵力已经达到灵士二阶,真是恐怖的存在!我的灵力顶多到初灵一级,与她相差十级,真是惭愧至极!”李吉瞧李明月与若云上仙相处融洽,练功期间也不敢贸然打扰,只能远远地张望了几眼,便抽身原路返回。

    经过转角时候,因为走得甚急,迎面撞上一人,抬头一望,竟然是母亲白兰……

    “吉儿?”白兰一见久别重逢的儿子,满脸既惊又喜。

    “娘亲,您近来可安好?”李吉眼睛红润,见到母亲时瞬间发出一声嘶哑叫喊声,跑过去扑进怀里,母子二人紧紧抱在一起,满脸都是幸福,“孩儿甚是想念娘亲……”

    “好着呢,庄里人待我们都很好,我闲来无聊便在厨房帮忙做些杂事。”白兰顿了一顿,忽然惊讶道,“你不在神风院跑这边来做甚?莫不是又淘气被赶出来了?”

    “没……师父叫我下山办些事,事不宜迟,我这就先告辞了。”李吉忽闻母亲询问,担心受罚一事被知道后让她增加无端烦恼,随便找了借口准备开溜。

    “吉儿……”

    李吉一愣,停下脚步,后背脊梁已是阵阵发凉:不会被看穿了吧?

    ”你奉命下山办事,万事小心,这些是为娘做的馒头,你带着下山去,别饿着了。”母亲递来一包还冒着热气的馒头。

    此时,李吉感到一股暖烘烘的热潮涌上心头,鼻子酸酸的,泪水从眼眶中流出,轻轻地滑落唇边,尝着苦中带甜的泪,嘴角里勾起一抹微笑。

    匆匆辞别母亲之后,李吉反而有些惆怅地行走于神农山庄林荫小道,暗自感叹此去血枫林,凶多吉少,不知是否还有活命的机会再回山庄?

    突然,一道玫瑰紫色身影映入眼帘,朱唇皓齿,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原来是本届招募大会名列第二名的萧灵儿。

    “李吉,你这是去哪里?”萧灵儿见到李吉,朱唇微启,微微含笑,碧蓝的眸子闪着光芒。

    “咦……你叫我吗?”李吉突然被这一叫,微微一愣,纳闷着与萧灵儿并无交情,为何她跟老朋友似的走过来打招呼?

    “咯咯……是啊,不叫你叫谁呢?我们是同一批录取的弟子,算是同届师兄妹了。”萧灵儿那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脸上笑盈盈。

    “也对,那天在太虚殿只录取了五人,大家都在场,我倒是忘记这茬了。”李吉尴尬的挠挠头道。

    “这段时间你在神风院怎么样?”萧灵儿上下打量着李吉,眼睫毛轻轻眨动着,目光中充满了询问之意,又夹杂着一缕关切之色。

    “老样子,练功睡觉吃饭,三点一线生活,没啥新意!你呢?”李吉耸耸肩,故作轻松说着。

    “我也差不多了!”萧灵儿双眸微抬,流露丝丝殷切之情,“你的灵力怎么样了?突破了没?”

    “说来惭愧,我的灵力目前顶多初灵一阶。”李吉低下头,红着脸嚅嚅而道。

    “那也不容易了,从零到一,就是本质上的突破了,你好好加油!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萧灵儿欣然道。

    “谢谢,你也一样。”冷峻的目光中,微微露出一丝暖意,李吉颇受鼓励道。

    “嘿嘿……一个天生废材还妄谈成功,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配吗?”此时,萧宝卷趾高气昂地出现在眼前,捂着嘴笑弯了腰。

    “表哥?你怎么来了?”萧灵儿嘟着小嘴惊讶道。

    “灵儿,我远远瞧见你跟这个废材说话,所以就赶紧过来提醒你,这个废材坏得很!”他冷眼瞧着李吉,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和嫉恨之意,这种恶毒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你干嘛这样说人坏话?”萧灵儿轻咬嘴唇,白了一眼。

    “我说的是真的,这臭小子不是好东西,品行不端,练功偷懒,好勇斗狠,前几天才被他师父罚到灵兽森林,现在估计又做错事被罚去哪里了。”萧宝卷望了一眼脚上还未完全结疤的咬痕,生生咽了一口唾沫,双目微眯,眼中射出残忍之色,倍显冷血和无情,“这废材与我们不是一路人,有什么资格站在我们面前讲话!害不害臊?”

    “我虽然是初灵一阶,但是我从来不因为自己的级别低而羞愧,我反而会更加努力,就如刚才萧灵儿说,从零到一就是好的开始。”李吉坚毅的目光如两把利剑一样,直逼对方。

    “好啊,那你努力吧!灵者大会只剩一个月了,到时我们手上见真章,不要怂,谁输了谁就是孙子,嘿嘿……”萧宝卷阴笑着。

    萧灵儿瞧表哥说得越发不像话,便走过去拉扯他的衣袖道:“表哥,走了,别在这瞎说了。”

    “好,一言为定,到时看谁是孙子。”李吉冰冷的眼眸里,没有愤怒,也无胆怯,显得一片麻木,给人一种陌生的感觉。

    话音一落,他随即转身离去,落寞的背影独自消逝在两双微微发愣的眼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