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二十九章血湖摄魂(上)
    伴随着汹涌波涛,李吉与黎若曦、周八宝三人立于船上远眺,发现死亡沼泽缓缓淹没在血红色湖泊之中,两侧悬崖峭壁,飞鸟难至,要想抵达黑色森林,唯有乘船经过寂灭血湖了。

    天幕尽处幽幽泛着血红色的迷雾,悬挂在日落西山的余辉里。

    风的呼啸声像野狼对着陨月仰空嚎叫,逐渐陷落的沼泽之中,爬行着喘息的鬼魅和凄叫的异兽。

    最后,那徘徊于湖泊边缘的月光透射出第一抹光芒,暴风雨瞬间夹杂着血色迷雾席卷而来,支离破碎的噩梦才刚刚拉开序幕。

    周八宝指着狂啸而来的龙卷风,大惊失色道:“你们看,龙卷风向着我们的方向奔来,离我们只有一炷香功夫……”

    “龙卷风威力巨大,务必避开。”闻言,李吉大骇,他自小常年混迹于江南沿海一带,对龙卷风再熟悉不过,其所过之处,渔船、房屋、大树瞬间被毁,犹如摧枯拉朽,绝无生还之可能。

    “怎么办?龙卷风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以我们目前的航速,恐怕是躲不过……”周八宝额头直冒冷汗,心神慌乱道。

    张牙舞爪的大风渐渐逼近,狂风卷起漫天雨滴直打在木船之上哗哗作响,整个天空像是拉上了一条乌黑的幔帐,昏天黑地,咫尺之外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耳边响着风魔吹奏的森人的怒号,势如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无情的撕裂着一切。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师弟勿慌!师姐来也……”

    只见天际之中轻轻划过一道美丽的七色彩虹,一名身着碧绿的翠烟衫少女拈指御剑而来。

    她一袭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五彩玲珑薄纱,发如流泉,衣似蝴蝶,肩若削成腰若约素,随风扬起,宛如飘飘仙子,从天而降。

    李吉又惊又喜,脱口而出:“师姐……”

    心妍轻身飘落船头,挥剑指着不远处的龙卷风,微皱眉头道:“龙卷风凶险无比,大家尽量使用身边任何可以当做船桨的东西前进,我则用驱物术加速木船航速,尽量避开这风眼。”

    驱物术,用灵力驱动物体的法术,是修真界最基本,但也是最重要的法术之一,乃使用法宝的根本。

    当然,驱物术对现在的李吉和周八宝而言,还太遥远。

    想要学会驱物术,灵力级别起码要达到灵士一级,而周八宝此时只不过初灵三级,李吉充其量也只是初灵一级。初灵到灵士共有十级,想要突破到灵士一级,对很多凡人来说,是要穷其一生也未必能够修炼成功的。

    一切要看天赋,然后再修炼,成功的条件异常苛刻,不然,就是绞尽脑汁也无法修道成仙。

    “好……”闻言,李吉以及周八宝兴奋不已,奋勇挥“桨”,绷紧的肌肉随着动作一起一伏,额上布满汗珠,船桨翻飞,水花四溅,扬起了一阵阵涟漪。

    心妍则立于船头,运用灵力,集中神念,将意识融入木船,人船合一,犹如一支离弦之箭刺破黑暗,在血湖里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从风暴中心极速穿梭而过。

    “巾帼不让须眉,红颜更胜儿郎!”黎若曦紧伏于木船之上,眼见心妍灵力凌厉,气势磅礴,摄人心魄,不禁连连赞叹道。

    “姑娘谬赞了。”心妍在各种修灵功法之中最得意的是驱物术,嘴上虽然谦让着,下巴已经微微抬起,有些傲娇地道,“你又是何人……”

    “哦,师姐,她叫黎若曦,我们在死亡沼泽认识的……”李吉忙站出来介绍道。

    “我们?”心妍微挑高眉,上下打量着黎若曦,骤然发现她容颜绝世,貌若天仙,竟略胜她半筹,心中不禁暗暗有气。

    “师姐安好,我是神农山庄紫电院第一百九十九代弟子周八宝。”周八宝脸上挂着笑容走上前去向她自我介绍道,他刚才见心妍御剑而来,宛如仙女下凡,再加上她施展驱物术这种至高无上的仙术,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心中早已钦慕已久,惊为天人。

    “我又没问你,你着什么急?”看着那身上抖动的肥肉,心妍只觉得好恶心,随即移开美眸,不予理会,眼底的不屑显而易见。

    一个波浪打来,李吉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李大哥,小心些,别靠木椽太近。”黎若曦搀扶着李吉,关怀地问道,满眼心疼之意。

    李吉凝视着她如水的双眸,丰满的酥胸轻轻起伏着,他涨红了脸,从侧面看她的轮廓,犹如秋山烟雨,两湖凌波,美艳的让人不敢举目相视。

    “在死亡沼泽被千年木魅困住时,要不是黎姑娘舍身相救,我早就没命了!还没向人家道谢呢?”看到黎若曦娇羞的脸庞,他顿时回想起三人在死亡沼泽之中的种种历险,不禁有些后怕,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此时,李吉站在船头,抬头望着月亮,放眼一望无际的寂灭血湖,风平浪静,连浪涛声也格外的轻,好像沉浸在睡意中。

    如此美景,他还是第一次领略到,只觉得心旷神怡,产生无尽的遐想。

    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深刻地体会到,此时此刻能够活在这个世界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一阵暖风吹过,浪花如珠,轻悠悠落在他的眉间发际,李吉眨了眨眼收回心神,于是起身对着黎若曦拱手道:“多谢黎姑娘出手相救,不然我和八宝粥早就葬送于死亡沼泽之中……”

    “是周八宝……”周八宝瞥了一眼黎若曦,咽了口唾沫碰了碰李吉手肘,暗示他别总在人前人后叫他“八宝粥”这个不好听的绰号。

    李吉只是暗暗发笑,想不到一向好吃懒做的八宝粥此时也极其讲究仪容仪表,说辞用语了。

    只见周八宝咳嗽了一声,行了一个谢礼,一本正经道:“周八宝,万分感谢黎姑娘救命之恩。”

    他还特意在名字上加重语气,嬉皮笑脸顿时变成一派肃然,让人极其不习惯。

    “真是折煞小女子,我实在受不起,况且两位哥哥对我也有救命之恩……”黎若曦盈盈施了一礼,她的面颊燃烧着一朵鲜艳的彩云,碧蓝的眸子闪着娇羞的光芒。

    三人互相鞠躬行礼,忙作一团,场面虽然有些滑稽尴尬,但洋溢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馨情意。

    “咳咳……看来你师姐此趟来是多余的了……”心妍望着三人互相谦让,顿时一股无名之火冒起,斜着眼冷笑道。

    “师姐言重了,刚才如不是您及时出手相救,我们三人早已葬身于这寂灭血湖之中。”李吉挠了挠头,脸色酡红地道,“该死,忘记介绍了,这位便是我的师姐,师父的掌上明珠,神风院的瑰宝——心妍!”

    “心妍师姐好。”周八宝以及黎若曦均向心妍施礼道。

    此时,心妍脸上才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突然脸色一变,嗔怒道:“要不是我娘心中挂念,叫我一路赶来暗中保护,我才懒得理你!既然你有这么多朋友相助,看来我此行来也是多余的了。”

    “师姐是来帮助我的?这……”李吉听心妍一番话,心头不由一热,顿时为之语塞。

    “是啊!我娘还特地让我给你带了一颗辟邪珠,你小心拿着,其珠妙用无穷,有辟邪镇静、封咒恶灵之奇效,一般的妖灵邪物近不了身,你可别弄丢了,不然我娘会生气的。”

    李吉伸手接过辟邪珠,小心翼翼藏好,动情道:“多谢师娘挂念!”

    说完,他便面朝东边跪下,俯身扣了三拜。

    正欲起身时,肩膀突然一沉,似有一物栖落其上。

    李吉侧脸一瞧,不禁大喜:“小火鸡,你怎么也来了?”

    小火鸡扮着鬼脸在李吉肩膀、头上跳跃着,忽而扑到八宝粥头上,忽而跳到木船上,见到李吉也似乎高兴极了。

    “我娘来找我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偷听到我们的谈话,一路跟来,赶也赶不走,我真是没辙了,看来它非常挂念你……”说着说着,心妍嘴角噙含着笑意,眼眶竟然有些泛红。

    正当大家含笑望着小火鸡调皮捣蛋的模样时,它突然朝着寂灭血湖怒目而视,继而呲牙咧嘴,发出一声怪叫,振翅飞起,久久盘旋于空中。

    就在此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大湖怪……”站在船边的周八宝失声尖叫,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无不骇然。

    只见一条长约数十丈的史前恐怖大湖怪映入眼帘,露出一座小山头似的头部,裂开一排白森森、极其锋利牙齿,向内弯曲侧长,边缘还有小锯齿,像巨龙摆动着尾鳍,大摇大摆地游弋在寂灭血湖之中。

    一声怪啸,激流澎湃,木船激烈抖动,众人纷纷摔倒。

    站在船头的心妍一不留神,脚下一晃,落入水里。

    李吉急忙伸手去拉,竟没拉住。

    心妍呛了几口水,不停的在水中挣扎,双臂慌乱地拍打着,溅起无数水花,身体却不断往下沉,仿佛死神正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无法呼吸,让她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终于,她不再挣扎,随着水流,缓缓下沉……

    “师姐……”恍恍惚惚听到木船上隐约传来呼叫声。

    “扑通”一声,李吉一个箭步跃入血湖,迅速潜入深处,向心妍下沉的地方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