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四十九章古墓探秘之伏尸上身
    “难道是个粽子?”周八宝问,“心妍师姐,这地方不应该有粽子吧?”

    “你们都小心些,如果看到有动的东西,什么都别管就一榔头打下去。”心妍说,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一边从背后抽出鸳鸯双刀。

    这个时候,石壁上的长明灯忽然灭掉,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谁吹灭的,墓室里更是增添几分恐怖。

    “人点灯,鬼吹灯,古时摸金往往喜欢在棺椁东南角点灯,如果灯灭了,说明墓主不欢迎,一般人都要磕几个头速速离开,而墓主也不会怪罪。灯灭不可进,规矩不能破,这是盗墓界行业守则,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这一排有八盏长明灯,一齐被吹灭,大凶之兆,来者不善啊!”

    “要不我们速离此地……”周八宝心里发虚,正准备取出夜明珠来照明之时,哇的一声,吓得倒在地上。

    定睛一看,只见那个白衣女尸正背对着大家,黑色的长发一直披到腰,李吉咽了口唾沫,瞪大眼睛,说:“尸体在那呢?”

    “慢着……”心妍擦了额头上的汗水,“周师弟,先把你那颗夜明珠取出来!这个恐怕是千年的大粽子,五帝台夜明珠,质地光滑圆润乃祥瑞之器,金水之精,内明外暗,珠如神剑,若有神明,故能辟邪魅怵恶,收敛亡魂精魄,收纳邪祟之气,能祛病,能辟邪,能纳福,亡灵渐显出形,凡眼亦可见之,再大的粽子都不易遁去,都会困而化之。”

    说了几遍,那八宝粥就是没能应出声音来,原来已经吓尿了。

    那女尸突然快速移动着,长长的裙子盖住她的双脚,那脚并没有着地,而是离地一尺左右就这样漂移过来。

    “妖孽,放肆!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斩妖除魔,馗道正宗。”心妍说着,口中念念有词,鸳鸯双刀就像是感应到念力一样,变得浑身通红,“嗖”的一声,破空飞向女尸。

    那女尸似乎识得厉害,尖叫一声,在空中转了一个弯,避开双刀,反而朝着李吉、周八宝方向扑去。

    李吉本来有些害怕,到底没有碰到过这种邪事,一看这粽子不是师姐的对手,心里就放松许多,抱着既看热闹又学本事的心态,悠闲地双手环抱着等着看一出好戏,心里时不时还惦记着这女尸一身素衣、身材苗条,如果转过脸来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现在女尸竟然朝着他扑来,真是出乎意料,压根就没什么心理准备,看客变成主角,这角色互换也来得太快了吧!

    她那个飘移速度极快,现在跑是来不及了,只能把身子顺势一斜,正要避开女尸,谁料刚好踩在湿了一地的地板上,不小心打滑踏空,摔了一个狗吃屎姿势,趴在周八宝旁边。

    李吉伸手一闻,一股浓烈的尿骚味扑鼻而来,忽然明白什么事,大骂道:“胖子,又是你干的好事!”

    “你……我……”八宝粥睁大眼睛,看着李吉一眼,突然口吐白沫,全身抽搐起来。

    “你什么我什么,话都说不清楚,我有这么恐怖吗?吓成这样!”李吉暗骂一声,忽然觉得不对劲,周八宝虽然胆小怕事,也不至于懦弱到骂几句就怕成这样,难道……

    李吉不敢往下想,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脖子有冷风吹来,好像有人在吹着气,于是他不得不想下去,难道是那女尸在背后……

    想到此处,他不禁全身哆嗦了一下,正准备回头看去时,听到心妍喊道:“千万不要回头看!”

    吓得李吉把已经转了一个弧度的脑袋再摆回来,在转回来的刹那,仿佛瞥见一缕乌黑发亮的长发飘散在他的肩膀上。

    “师姐,救我……”

    李吉突然想起小时候听村里的隔壁大叔说千年粽子都是咬人脖子,在咬之前粽子总是喜欢吹着冷气,意思是说这块肉先吹吹,消消毒,洗干净了,然后马上就要开咬了。这位隔壁大叔喜欢在夜里说,而且每次说得口沫横飞,绘声绘色,就像是亲眼所见,害得李吉好几晚都没敢一个人睡。

    李吉心里直念完了,完了,果然如那隔壁大叔说的,千年粽子就是喜欢咬脖子,前几日频临绝境之时曾想到千百种死法,还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被千年粽子咬死的。

    这命,不由己啊!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默默祈祷,自己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的肉又臭又硬,女粽子不喜欢,放了我吧!

    心妍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师弟,这千年粽子是具伏尸,就在你背后,只要不看她的脸就可以。”

    李吉惊恐道:“如果看了会怎么样?”

    还没听到心妍回答,刚才被吓得抽搐后晕倒的周八宝缓缓醒来,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脸,两眼直愣愣看着他。

    李吉被周八宝看得心里直发毛,瞪了一眼:“我脸上长花了吗?”

    周八宝没有回答,还是直勾勾看着他。

    李吉被周八宝盯得心里难受,骂道:“死胖子,怎么了?”

    他还是没回答,李吉发觉他越来越不对劲,但是又不晓得哪里有问题,又加上刚才被他害得摔了一跤,不禁怒从胆边生,两眼倏然泛红,冷不防地跳了起来,一脚踢向周八宝的脑门。

    然后他猛地扑了过去,死死掐住周八宝的脖子:“就知道你有问题,都是你太贪心害的……”

    李吉突然后脑勺遭到一下重击,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吉反反复复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

    梦里,李吉看见那个女尸又来缠着他,一身白衣背对着,李吉想看她的脸,跑到她前面去,却还是看到她的背,而且被一缕乌黑发亮的长发盖着,于是反复地跑,可是怎么跑都只能看到她的后背,正纳闷怎么回事呢,突然那女尸转过来,她竟然两面都是后背。

    李吉大叫一声醒来,眼睛一睁开,就看见明亮的长明灯和带有花纹的石壁顶。

    “醒了?”周八宝一张圆脸朝李吉笑着,还是那般诡异。

    李吉一惊:莫不是这胖子打晕我的?亏他还能笑得出来。

    李吉骂道:“死胖子,你敢打我……”

    话未说完,就给周八宝一拳,正中他的鼻梁上,顿时鲜血直流。

    “住手!”

    李吉身后响起心妍的声音,然后耳朵一阵疼,心妍拧着他的耳朵喝道:“你别误会周师弟了。”

    李吉捂着被拧得发红的耳朵,回头看到了心妍,问:“师姐,到底怎么回事?”

    周八宝捂着鼻梁道:“你小子,叫你别回头,差点害死我们。”

    李吉吓了一跳,突然想起昏迷前那女尸还在后背,赶紧抬头往后张望了一下,想看看后面那东西还在不在。

    心妍笑道:“放心吧,已经被收拾住了,你看!”

    顺着心妍的玉指所指,棺椁之中不知何时躺着那具白衣女尸。

    “那是什么东西?”李吉心有余悸。

    “心妍师姐说是伏尸,盗墓者叫粽子,意思都一样,说是墓里保存的比较完好,没有腐烂但已经尸变的尸体。”周八宝的一边擦拭着鼻血,一边解释道。

    “你打这伏尸就好,那你为什么把我打晕?”李吉不由好气的道。

    心妍走了过来,道:“是我打晕你的,你被那个伏尸上身了。她其实是僵尸的一种,人死后被埋葬在地下,日久天长,尸身腐烂,只留下一具白骨,这白骨若有机缘,得天地灵气润养,便会化成僵尸一样的邪物作祟,骷髅所化的邪物分为游尸,伏尸,不化骨三种。

    游尸夜里可乘月气在地下移动,行无定向,伏尸则始终被埋于土中,常伏地下,千年也不会腐朽,不化骨乃是人生前精气贯注之处。尸身被埋在地下,年深岁久,躯体以及他处骨头腐烂成土,唯独此处骨头多年不朽,挖出来后,其黑如墨玉。就像我们刚入甬道之时,那些黑色的尸骨,就是受此地气的影响所致。

    所以常挑米者死后肩骨最后才会腐朽,轿夫死后腿骨最后才会腐朽。

    若久得日月精华,不化骨便可成精作祟,伏尸也是这样,伏尸得日月精华久了,则化为游尸,游尸久了便会化成飞天夜叉。

    我看这伏尸,显然是利用四足方鼎的祭祀,想要修炼成游尸。不过真不巧,正好被周师弟把那对祭祀品翡翠手镯给取走,破坏了她的好事,她就伏在你身上,借了你的阳气,控制你的意识,要置我们于死地而已。”

    “原来如此!难怪我迷迷糊糊之中失去意识攻击胖子了,那这伏尸后来怎么样?”

    心妍指了指棺椁里的伏尸道:“我把你打晕之后,那伏尸恼羞成怒,就来攻击我,被我早已画好的镇尸咒贴住了。”

    果真,李吉望了一眼伏尸额头上贴着一张黄色符咒,大概就是心妍口中所说的镇尸咒了。

    “师姐真厉害!”李吉由衷的佩服,心想回神农山庄一定要向心妍多多请教这种高深的本领。

    周八宝挠了挠后脑勺问道:“心妍师姐,有一点我不明白,这个分墓主到底是何人,为啥折腾出这些莫名之事。”

    心妍也是摇了摇头,一脸茫然:“魔族之事,荒诞怪异,我们也无从得知。这只是一间小分墓,类似的恐怕还有很多,外面甬道上的尸骨估计就是祭祀品,按那河道的流向,似乎是从上游漂浮下来,日积月累,就堆在水道两侧,在这个离地心极近的至阴之地,什么魔物都有,比如大黑虫尸蠊就是一种,以腐尸为食,阴气极重,凡间早已灭绝,想不到都聚集在这远离大陆的地心之中,真是恐怖之极,万一冒出地面,对人间绝对是一种灾难。由此可以推断出,这个蚩尤墓地错综复杂,想要轻松找到,几乎是不可能的,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对,这墓地特复杂,如果有张地图就好了。”周八宝眼睛一亮,伸手取出挂在女尸胸口的帛画,“这个不会就是地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