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六十章古墓探秘之扶桑神树
    电光石火之际,忽然发觉两道凌厉的风声从左右袭来,李吉心中暗叫不妙,躲避已经是来不及!

    危急时刻,一道银光从后脑勺破空而来,抵挡住鸳鸯双刀。

    定睛看去是许时习手执神狩彤弓射去一箭,把飞刀射飞,随即从天而降,横在李吉身前。

    “师……师姐,是我,李吉……”

    李吉站了起来,看见心妍在大桑树附近神情呆滞立着,嘴巴似乎在一张一合说着话,但是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让人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她的身体似乎被什么操纵了,她现在的动作和语言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仿佛被某种邪魔占据了身躯。

    忽然,她转过身,眼睛充满着血丝,一言不发,就直奔过来见人就砍。

    许时习也不敢大意,手执神狩彤弓与她厮杀起来。

    赤尻马猴戏谑道:“她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心妍吗?嘿嘿,我看这女娃娃长得挺秀气,想不到打起架来这么凶。”

    李吉摇摇头道:“不对,师姐变成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小子倒是对你师姐挺上心的。”

    “猴兄,你见多识广,神通广大,她到底是怎么了?”

    “嘿嘿,她两眼发红,见人就砍,应该是中毒了。”

    “中毒?中什么毒?”李吉闻言,心中凉了大半截,在这个四处不见人影的鬼地方中毒,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女娃娃的两眼发红,神情呆滞,身体不受控制,应该是中了一种叫金蚕蛊的毒。此毒传自九黎族,以金蚕蛊制粉成毒,乃是天下毒物之最。它无形无色,极难提防,中毒者如有千万条虫在周身咬齿,痛楚难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哪怕是你功力再高,也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村妇下毒而迷失心智,五官俱废,并受下毒者心神控制。”

    “金蚕蛊?”李吉大吃一惊。

    “是的,此毒极难制成,而且阴险歹毒,时至今日很少人懂得使用。”

    “猴兄既然知道师姐中的是金蚕蛊,肯定也知道破解之法了,还请救救师姐,李吉感激不尽。”李吉说完,便向赤尻马猴跪下磕头。

    “也罢,也罢,既然你如此诚心,我就想想办法,就当还你一个人情,从此我们就两清了。”

    赤尻马猴眼珠一转,道,“扶桑树是金乌常年生活在上的一种树,属火性灵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我们眼前这颗大桑树相信就是传说中的扶桑神树,承载日出日落,周而复始,它的叶子凝聚了太阳精魄,是世间最强大的火属性神树,足可克制天下至阴至邪的金蚕蛊。”

    “真的吗?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摘片叶子下来。”

    李吉大喜,正欲跑向扶桑神树之时,被赤尻马猴一脚踢倒在地上:“我的话还没说完……”

    “怎么了?”李吉见赤尻马猴一脸严肃,突然阻止,大惑不解。

    “扶桑神树乃天地之间至刚至阳之物,神人之躯尚难以阻挡,你凡人之躯岂不白白送死?”

    “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师姐受金蚕蛊毒害致死,即使再艰难我也要拼死一救。”

    “小子,你天生一副热心肠,让我也很感动。这样吧,借你一件宝物,足以抵御扶桑神火。”

    “何物?”

    “火浣布。”赤尻马猴指着身上穿的一件白色马甲。

    “这马甲能挡住扶桑神火?”站在一旁的周八宝满脸不信的道。

    “死胖子,你懂什么吗?东有扶桑木,西有若木,南有不烬木,北有寻木,天地之中有建木,是为上古五大神木。神界常言道‘通天建木,彻地寻木,不死若木,不灭不烬木,养灵扶木’,而养灵扶木,就是扶桑神树,拥有着太阳精魄,为金乌生生不息能量的源泉。”

    赤尻马猴在岩石间来回跳跃,他的声音缓缓传来:“这上古五大神木的威名,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它们其实本身就是一体,是一种远古仙树分裂而成。”

    “远古仙树?”

    李吉和周八宝闻言更加震撼,他们十分好奇赤尻马猴嘴里的远古仙树,到底是什么存在,竟然在分裂之后,都可以成为五大神木这种强横神木。

    要是这样说起来,那远古仙树本身,岂不是更加强大的超出想象。

    但是,此时也没时间听赤尻马猴细细分说了,因为许时习与心妍交战几个回合之后,渐渐招架不住,毕竟在灵力的修炼上,相差甚远。

    “猴兄,你这马甲当真可以抵御扶桑神树之火?”

    “那是当然,我的这件宝物来自不烬木,不烬木生长在南方大荒中的火焰山,其中烈火日夜蔓延不熄灭。不烬木上有神兽火鼠,体重有上百斤,身上的长毛有两尺多长,细如发丝,可以用来纺织。火鼠长期居住在火中,出火之后身体就会变成白色,用水追着泼它就会死去。把它的毛拿来织布,就可以做成神布火浣布,入火不化,是一种稀世仙品。”

    “事不宜迟,那就请猴兄将此宝甲借我一用,另外烦请猴兄、胖子多多照顾心妍,以防万一,我好放心去取神叶。”

    “还有一点,此树既为神树,需至纯至真之人诚心祈祷,方能得到神树的赐予。就是说光有火浣布还不够,还需要一颗纯净的心灵才可以。所以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攀爬神树,包括众多神灵都无法轻易办得到,一不小心,都会化为灰烬,你可想好了?”

    李吉心里焦急,二话不说,穿上火浣布马甲,快速跑向扶桑神树。

    扶桑树四周遍布着深红色的石块,犹如蒸馒头的蒸笼一样,到处充满了白烟,一股炎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虽然有火浣布马甲防护,但是神树温度之高,超乎想象,已经把李吉热得浑身冒汗。

    扶桑神树非常高大,上不见顶,爬了许久,方能见到如齿轮般的扶桑叶,但奇怪的是,明明在眼前,伸手去摘的时候,始终未能够着,是以,他一路跑着追着,累得满头大汗,总是没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虎啸,不知道从哪里跳出一只黑色猛虎,盘踞在扶桑神树枝干上,朝着李吉吼叫几声,似乎在嘲笑他一般。

    李吉吓了一跳,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树上哪来的老虎?”

    看到老虎,瞬间莫名其妙想起在祝陵村碰见那个锦衣少女,用三人成虎的典故戏弄了她。

    想不到的是,今天真的碰到老虎,而且被它狠狠的嘲笑了一番,不知道是不是因果循环。

    李吉倒吸了一口冷气,强自镇定下来,缓缓稳住脚跟,握紧赤霄剑,面对这只比他大两倍的黑虎,心里真是叫苦不迭。

    奇怪的是,黑虎并没有攻击他的举动,而是横卧在枝干挡住去路,摇着尾巴,两只眼睛瞪着他。

    正纳闷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雷鸣般的声音,道:“小子,你从哪来的,竟敢到此圣地放肆?”

    李吉抬头一看,只见黑虎上方的枝干上坐着一个黑面浓须的壮汉,头戴铁冠,手执铁鞭,全副戎装,生得一副威武**之相。

    “你又是何人?难道是对师姐下毒的人?”说完,李吉紧了紧手中宝剑,这个黑面壮汉能够与虎为伴,绝非等闲之辈。

    “嘿嘿,笑话,你以为我吃饱撑着没事干跑去下毒?小子,你也是贵人多忘事,我只是换了副容貌你就不认得了。”

    “你……你到底是谁?”

    “嘿嘿,你在雷公墨崖见过的……”

    “什么?你是那僵尸始祖赢勾?”李吉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怀疑这个黑面壮汉是赢勾的化身?

    “我呸,谁是那个天诛地灭的僵尸鬼?”

    “那你是……”

    “我是你解救的那只三足乌鸦,太阳之子。”

    “什么?你……是三足乌鸦,不是已经死了吗?”

    “呵呵,小子真无知!三足乌鸦号称金乌,乃太阳之子,诚如人有肉身与灵魂,‘太阳精魄’为太阳之灵魂,人死后灵魂不死,太阳死后亦可再生。昔者天上生十日,帝命羿射九日,变化为九鸟,??落于青城山,变成九鬼王,八鬼行病害人。余陨落于天台,其身为石,太阳石是也,其精为人。既长成,得神仙之术,凡体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方才你们无意中释放太阳石本体,遂真阳附石,神体合一。”

    “你意思是说,你复活了?”李吉听黑面壮汉咬文嚼字,生涩难懂,绝非本朝时代之人,听到后面才渐渐弄明白,他是三足乌鸦的化身,自己无意中释放了他的肉身,令其人神合一,加上他肉身在凡间的长年累月修炼,现在显然是天神级别的了。

    “哈哈,小子,确切说是得道成神,也可以说是复活,意思差不多。你到底来此要做什么?”

    “啊,天神,求求你让我摘一片神树叶吧,师姐中了金蚕蛊,需要借助神树之力方能破解。”

    “哦?金蚕蛊?这可是魔族的功法,为何在此出现?”

    “我们也无从得知,想来想去可能是在九黎族斗兽场被下了蛊毒,现在才发作而已!”

    “但是,神树之叶蕴含宇宙无穷能量,每片神叶的长成,极其不易,三百六十五年方能长成一叶,然后遭受天雷劫,形体不毁灭,再历三百六十五年,才能吸收日月精华,茁壮成长,其蕴含天地灵气,有养灵扶木之称。所以,他们都有灵性,摘了他们,就是要毁掉他们的修行,除非他们有自愿的,这个就要看你自己的机缘造化了。”

    “您的意思是说,我自己去挑选一片神叶,然后问他肯不肯给我是吗?”

    “哈哈……”一声虎啸,那个黑面壮汉点点头,骑着黑虎大笑一声消失在扶桑树之中。

    “还没来得及问这位天神尊姓大名呢?怎么突然就走了?”虽然如此,李吉心里万分感激黑面天神的指示,于是望着眼前漫天的神叶,缓缓跪了下来,默默祈祷道:“弟子李吉,因师姐身受金蚕蛊,万般无奈,祈求神树大发慈悲,赐予神叶一片,以解蛊毒,弟子愿献出所有,供汝驱遣,任凭取去,毫无怨言。”

    说完,双手按在树身上诚心磕头不停。

    忽然神树剧烈震动起来,山石滚动,苍穹染血红,雷鸣震苍空。

    一瞬间九霄震动,扶桑神树仿佛就像一条沉睡已久的巨龙要苏醒一般!

    道道金色的神光从四面八方冲来,那是神树的生命本源,乃是世间最精纯的太阳精魄。

    跪伏着的李吉感觉到手心温热起来,树身上传来一股奇异的能量,贯通全身,然后听到一声古老沧桑的声音,回荡于耳际:“你既诚心求叶,吾亦有成人之美,只不过天地阴阳,此消彼长,万物平衡,你可愿献出体内千年木魅之力作为交换?”

    “千年木魅之力?”李吉突然想起在死亡沼泽之时,莫名其妙的吸收了千年木魅的灵力,这股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实在无法控制它的运行,导致在体内乱窜,异常难受。本来想等此间事了,回到神风院禀明师父再作处理,现在神树竟然要千年木魅灵力作为交换,简直是求之不得。

    李吉大喜道:“弟子愿意交换!”

    这株参天神树忽然动了起来,一片金色的叶子从树上飘落到李吉手心,渐渐暗淡无光,仿佛是瞬间便失去了一切生机,而数百人才能抱得过来的树身在剧烈震动,不断旋转,一股神奇的能量快速的向树干之中汇聚而去。

    就在这时候,听到树下传来心妍一声惊恐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