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六十八章古墓探秘之又见幽神
    顺着黎若曦青葱玉指所指的方向瞅去,满目血红映在水里,水池之中隐有东西荡漾了一下,一时间恐怖的阴影笼罩在众人心头。

    黎天眸光一戾,如开刃的利剑,锐利幽寒的扫向了四周。

    被他的眼神这么一带,众人纷纷紧张了起来,心里面皆俱发虚,背靠着背站着,分外警惕的瞪着周围,随时准备应对危险。

    等了许久,血池之中并无动静,众人环视了周围一眼,眸中的锐利警惕未退,但却多了几分疑惑。

    前面是一汪血水如沸的圆池,在浓郁黑雾的晃荡下,远远看来有些似鬼影的吓人。青石地板上尽染尘埃,偶有一缕清风拂过,带起沙沙的声响,仿佛有人藏在黑暗处窃窃私语。其余的都很正常,并没有多出什么或者有异样。

    但是众人心头的那股紧蹙的危机感不但没有退去反而越发浓厚了,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躲在暗处,窥探着。

    “那是什么东西!”眼尖的周八宝看见了那片红色,等它离得近了,众人也纷纷惊诧起来,差点忍不住叫出声。

    众人的脑子里闪过一丝不祥的念头,定睛一看血池上面赫然漂浮着一只血手。

    “不对!是人!”李吉双眼一亮,朝移动到近处的血手指去,“有人在水里!”

    “是……我……”众人听到从水里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心生好奇,顺着李吉所指的地方,池里不仅是人,而且还是活人,确切的说是两个活人。

    周八宝喊了一声:“有人在里面,快救人!”

    于是众人伸手握住那只血手,七手八脚的把血池里的两个人拉了出来。

    等拉上来之时,不禁大吃一惊,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两个形若枯槁的中年男子。这两个男子一高一矮手持铁链,铁链的两端都有一个尖勾,一黑一白的装束像极了勾魂使者。

    他们此时脸色苍白,捂着胸口,嘴角还带着血,仿佛受了极大的重创一样,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吉奇道:“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血池里?”

    高个白衣装束的中年男子缓缓睁开眼睛,极力的张了张嘴断断续续说道:“李吉……李兄弟,是你?”

    透过他的眼神,可以看到占据他整个眼眶的尽是惊讶。

    听到有人说出自己的名字,李吉顿时大惊,但是这个高个白衣男子面生的很,并未见过,不禁问道:“你是?”

    “我是神荼啊……”白衣男子的声音极度虚弱,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而这一句话,又像是耗尽了全部力气。

    闻言,李吉、周八宝、许时习同时惊呼道:“什么,你是神荼大哥,那他是……”

    “郁垒……”矮个黑衣男子此时也是虚弱至极,一口鲜血吐出,已无力再多说一个字。

    “你们莫名其妙失踪后,却在此地意外相逢,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而且深受重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说来话长,咳咳……”神荼好像陷入极困难的回忆里,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

    李吉等人赶紧扶着他们靠在神殿墙角,周八宝探了探他们的脉搏:“怎么回事?你们五脏俱损,经脉寸断,竟然全毁了!”

    说完,他赶紧从口袋里摸出一瓶丹药递给神荼郁垒服下:“还好你们是幽神之体,修为高深,而且有自愈功能,不然早就没命了,这个丹药在受伤极重的时候服用,可以保住心脉。”

    李吉盯着丹药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禁疑惑的问道:“咦?胖子,你哪来的丹药?”

    在他印象中,自与周八宝在血枫林邂逅以来,并未见其随身携带任何药物。

    周八宝挠了挠头道:“嘻嘻,吉哥,这个……是从你身上拿的……”

    李吉这才想起,原来这瓶丹药是在竹林园被师父打伤之后,莘柳师娘赠送的治疗内伤圣药——玉露丸,自跌落到雷公墨崖之后,就没再看到它,以为是丢在悬崖峭壁之上了,想不到是被这胖子给顺走了,本欲责骂几句,但是他用此药救治神荼郁垒,也算是物有所值,于是也就轻轻用手指在周八宝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以示警告,也就作罢了。

    然后转头看向神荼郁垒,心想他们拥有一身降妖伏魔、通天彻地的本领,怎么会双双受到重创,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到底是谁伤了你们?”

    “哎,说来惭愧,我们也不知道袭击者是谁?”

    “什么?”众人虽然困惑不已,但是见神荼说得确切,也不得不信。

    倒是在一旁冷眼观看的黎天呲着牙讽刺道:“想不到堂堂地狱神犬,号称‘东方鬼帝’,‘上古幽神’,竟然是个草包,是谁伤了都不知道,恐怕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黎天作为九黎族最年轻的大祭司,少年得志,意气风发,族人都称他为九黎之子。

    他首次主持斗兽场的千年血祭仪式,想不到的是,那日恰逢地狱神犬联合李吉等人逃离斗兽场,毁灭苍穹之顶,令九黎族失去魔罩的保护,外敌便可长驱直入,整个九黎族开始变得摇摇欲坠,危在旦夕。

    原本计划待千年血祭之后,复活蚩尤之魂,解除千古诅咒,他也将迎来人生中重要的一刻,那就是与他朝思暮想,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共结连理,然后一起驰骋江湖,纵横天下。

    但是,这一切都被毁了,就在苍穹之顶毁灭的那一天开始。

    因为,九黎族世代口口相传着一个古老的预言:当九黎魔罩毁灭之时,便是末日降临,魔族后裔男女均不得谈婚论嫁,必须肩负起拯救族人使命,踏寻新大陆,直至重迎曙光,方能避免全族灭绝之厄运。

    可是,命运却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的未婚妻正是魔族唯一的后裔。

    古老预言的出现,让一切美好都灰飞湮灭,也让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婚约瞬间变的支离破碎……

    对此,黎天不由咬牙切齿,心中暗恨,对天发誓一定要毁天灭地方能发泄他的心头之怒。

    想到此处,他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了起来,眉头越蹙越紧,紧紧咬着的嘴唇泛出一丝血色,然后全身微微颤抖了起来,握紧的双拳泛出白色的骨节,好像承受着无比的痛苦。

    黎若曦看着他这幅好像骤然被人夺走了灵魂的模样,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脸上的表情也是晦涩不明,但是终于还是回归到一片平静。

    她走上前去,轻轻握住黎天的双手,在他耳际低语了一句话,才将其万丈波澜抚平下去:“黎天,记住我们肩负的使命,迟早有一日愿望会实现。”

    他只是一声不吭地听她说完,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默然转身走开。

    神殿之内顿时安静了许多,神荼缓了一口气,气色稍有好转,继续道:“那日我们在甬道一起同行之时,突然听到一个蚊鸣般奇异的声音响起来了,听起来虽然很清楚,可是仿佛在很远的地方。这种音波好像钻入脑袋中,嗡嗡作响,声音嘈杂刺耳,夹杂着莫名的杂音,脑海里犹如钻入了成千上万只细碎绦虫,不停地涌动着,然后要钻破耳膜、眼膜而出。

    随后我们仿佛失去控制一样,迷迷糊糊跟着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一路狂奔,直到这里才停歇下来。我们虽然试图与之抗争,但是都没有用,等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是中了魔族至高功法‘天魔音’。”

    听神荼提及魔族,李吉、周八宝、许时习一齐望向黎若曦和黎天。

    站在一旁的黎天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半响,眼睛蓦地瞪大,脸色狰狞地道:“你们看我们干什么?难道怀疑是我们做的吗?”

    他表面上虽然恶声恶气,带着无尽的恨意,但是内心却是震惊不已:“天魔音”虽然是魔族的至高功法,但是早已失传,就连族内长老们都未曾修习过,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李吉等人见他蛮横无理也懒得去理睬他,只是反瞪着他一眼,心想九黎族毕竟是魔族,邪门歪道,还是小心防范为妙。

    虽然九黎族只剩下黎若曦和黎天两个,但是如果真动起手来,三人加起来还不一定是黎天的对手,况且九黎公主黎若曦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还没有人见识过。

    李吉心里没底,迷离的眸子,怔怔地望着她,一颗心在颤抖:“当真想揭开,曾经的软弱不再,换做一身冷傲与淡漠……”

    转念又想到:“神州浩土,广浩无边,自古正魔不两立,势同水火,争斗不休。况且魔人性情暴戾,狡诈多疑,行事残忍,为正道修士所不容,魔人之言更是不能轻信。普天之下,魔劫将起,道消魔长,当断则断,不受其乱,当断不断,必受其难,如今必须与邪魔歪道划清界限,自此天各一方,不相往来。”

    李吉知道黎若曦的真实身份后,他内心觉得无比惆怅、无比的绝望和悲伤!

    但是,世间许多事物即使是你亲眼所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相。你的双眼也有可能蒙蔽你的理智,甚至你所看到的,有可能是别人想让你看到。

    所以,谁又知道现在所了解的真相一定就是事实的全部呢?

    神荼眉头紧蹙道:“黎天,我与九黎族的恩恩怨怨,自会与你们交代,与他人无关。但是我要说的事情,恐怕事关九黎族的荣辱兴衰。”

    黎天满脸不屑,鼻孔冷哼一声:“是吗?愿洗耳恭听!”

    “你们九黎族的心愿是复活魔尊蚩尤之魂,利用其万魔归一之力,解除千古狼人封印,对吧?”

    “没错,我族世代以此为目标,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蚩尤之魂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什么?”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