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七十七章古墓探秘之毁灭
    黎若曦此时悠悠醒来,气息微弱,将一双茫然的双眸缓缓睁开,似是在极力辨识周边世界,手指稍微动弹了一下,便感受到全身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此时正好瞥见黎天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在那狂笑不已,手执魔刀乱舞,令人心生畏惧,于是强忍着一波又一波的痛楚挣扎起身,无力的断断续续说道:“黎……天,你在干什么?”

    “嘿嘿,公主,你醒了?”黎天听到黎若曦的声音,蓦然一惊,方才的倨傲张狂稍微收敛了一些。

    他痴痴地望着手中魔刀,然后再瞥向黎若曦,不禁微微一怔。

    风华绝代的容颜已经褪去了原来的魅力,那张脸仍旧美的无可比拟。但是,如今的她,美则美矣,却已经不是他心目中的九黎公主。

    她脸色苍白,额前泌汗如豆,原本娇艳的红唇此刻苍白如纸,脸上沾满了血迹,狼狈而无助,那双摄人的眼眸,曾经比夜空还要深邃,比星星还要闪亮,此刻只是一片灰暗……

    好像是一个死人,不,是比死人还要惊慌、无措、悲伤、茫然、绝望……

    黎天黯然神伤片刻之后,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身子一震,神情又突然大变,狂笑了起来,表情早已从刚才的难堪变得释然,仿佛刚才那个人不是他。

    他走到黎若曦身旁,默立片刻,眯着眼睛,露出狰狞的一面,沉声道:“公主,你知道吗?我曾经是那么的深爱着你,但是你从来都没正眼瞧过我,我一直以为我不够优秀,不够成功,所以从小就比别人吃更多的苦,忍受着常人所无法忍受的磨难,为的只是让你能够另眼相待,青睐有加。但是这一切仿佛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企图挽留住心中所爱,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

    “你说这些作……甚?”黎若曦不明白黎天此时为何如此,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年幼之时,族老们早已为我们订下婚盟之约,直至我继承族长之位,便可成千年之好。朝夕盼望着千年血祭仪式之后,当上九黎族族长,就有资格与你完成婚约,圆了我的梦想。可惜的是被这帮修仙异族破坏,你私自逃离血枫林,表面上说是为了九黎族预言探查虚实,其实你是为了逃避我们的婚盟之约,我说的没错吧?”

    “黎天,你到底在说什么?”黎若曦微微喘着气,酥胸不时起伏,诧异的望着他。

    黎天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对着黎若曦嗤笑道:“姓李的臭小子被抓到斗兽场后,你竟然当着族人的面,不惜以九黎公主的身份纡尊降贵为他求情,甚至在宗庙前跪着,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原来我一直以为你是天性纯善,后来才渐渐明白,并不是我不够优秀不够努力,只是你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甚至连一无是处的臭小子都比不上。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无情无义……”

    说着,黎天以极其凶狠恶毒的眼神莫名其妙地盯了李吉一眼,瞧得他心里直发毛。

    “开启蚩尤墓,是每一代九黎族族长的梦想。今天当我看到魔刀的那一刹那,我终于明白了,我的人生追求是什么,如果在你与魔刀之间只能做出一个选择,我会毅然的选择魔刀。”

    “你……”黎若曦听完之后,脸上依旧是淡漠的神色,但是不久之后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刻,她全身都在颤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手指着黎天,她的手早已哆嗦得好像筛子一样,悲伤绝望的神色顷刻间布满了双眼。

    李吉想不到黎天与黎若曦竟然有婚盟之约,而黎天话中之意竟是要将婚约取消,自此之后,各走天涯,两不相欠,其瞬间翻脸无情,言词决绝,令人猝不及防,不禁让人心寒不已。

    黑暗中的墓室更加阴森,透着一股瑟瑟寒意。

    李吉实在看不下去,怒道:“你小子有没有人性!为了魔刀,竟然罔顾人命,抛弃族人,真是天理难容!”

    黎天仰天狂笑不已,挥舞着手中魔刀,手臂注入灵力,随着魔刀所过之处,爆发出一道道白光,全部轰向墓室石顶。

    “哗啦啦”,传来了爆炸声,整个大地都在摇晃、崩裂,墓室瞬间坍塌,而黎天手执魔刀早已消失不见,只看到一块巨大的石墙,轰的一声就把刚才进来的洞口严严实实的堵住了。

    李吉惊叫一声道:“不好,洞口被堵住了,墓室已经坍塌……”

    周八宝咬牙切齿道:“千刀万剐的黎天,小人行径,其心歹毒!趁人之危,夺取魔刀,忘恩负义,逃之夭夭,竟然还要将我们全部活葬在此!”

    神荼望了一眼四周密不透风的石壁,不禁轻叹道:“人睡床榻,尸卧棺椁,阴阳两路,人鬼殊途,因果报应,生死轮回。黎天此人狡诈邪恶,得此魔刀,天下必乱。但是种其因者,须食其果,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此时,墓穴顶部乱石纷飞,石头像流星一样从天而降,击穿青石地板、石壁,火花四射。

    出去的路已经没有了,那堵断墙变成了几块巨大的封石。

    李吉等人赶紧往后退去,免得给塌下的乱石击中。

    神荼高喊一声道:“先退到高台去,那边结构牢固不易坍塌……”

    面对墓穴坍塌,众人内心猛跳,吓得面色苍白,闻言纷纷躲避到高台上,李吉和心妍则搀扶着身负重伤的黎若曦跟随在后。

    “大家四处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此时,因为墓穴顶部坍塌,触发了所有机关,只见乱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地底洪流轰然而至,还不时发出奇异的声响,天地变色,响彻苍穹,大地崩碎,虚空撕裂,如同神罚降临,掀起滔天血浪,气势恐怖,墓室内的所有人都将在劫难逃。

    此时机关四起,出口又被封死,陷入进退两难的绝境之中。

    就在这个危机时刻,心妍皱着眉头道:“现在墓穴坍塌已全面触动所有机关暗器,如果不能马上找到出口的话,我们将永远葬身此地。”

    周八宝喉咙咕噜一声道:“墓室四周均为石壁砌成,连老鼠蟑螂缝隙都没有,更别说有出口了。”

    心妍摇了摇头道:“周师弟所言差矣,该陵墓结构设计虽然精巧绝伦,天罗地网,无懈可击。但五行阵法讲究相生相克,有死门亦有生门。再说,古时参与修建帝王以及显赫诸侯陵墓的工匠在竣工之后大多被坑杀,而设计者总会在绝境之中留下一道生门,以便保全性命。大家只要找到这道生门,便有机会逃出生天。”

    一经提醒,神荼马上就点头道:“心妍姑娘所言甚是,墓室石壁浑然天成,绝难有出口,思来虑去,唯有这个高台较为奇异,难道另有乾坤?”

    大家在高台四处寻着生门的蛛丝马迹,可是漫天箭雨以及汹涌洪流增加了搜索的难度。

    李吉躲在陶俑武士身旁避开飞箭,望着底下四处肆虐的洪流、箭雨、火焰等恐怖之象,不禁咂了咂嘴道:“蚩尤生前贵为三界霸主,刀劈万妖脚踏仙界,令众生望而生畏,最终也不过一?g黄土,冢前五尊陶俑作伴,千古青锋觅战功,万载白骨攒孤冢。”

    黎若曦虽然伤势极重,但被神荼封住奇经八脉之后,微微好转,听见李吉自言自语之后,嘴角轻轻勾了勾,脸上绽放出一丝复杂的表情,嗓音干涩道:“你方才自言自语什么来着?”

    李吉微微一愣,以为黎若曦怪他亵渎先祖,于是嚅嚅而道:“没,只是乱发感慨而已!古青锋觅战功,万载白骨攒孤冢……”

    “不是,前面一句。”

    “蚩尤生前贵为三界霸主,刀劈万妖脚踏仙界,令众生望而生畏……”

    “不是,还有一句……”

    “最终也不过一?g黄土,冢前五尊陶俑作伴……”

    黎若曦反复念着这句话,然后微微抬起臻首,惊叫道:“是了,五尊陶俑武士代表着天地水火金木土,即天地万物,先祖乃天地三界霸主,十方万灵尊崇,如果把陶俑全部指向棺椁之位,不就对应了手掌乾坤脚踏山河,翻云覆雨君临天下之意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心妍猛拍额头,恍然大悟,急忙拔腿跑到陶俑身前扭转朝向。

    众人合力将剩余四尊陶俑全部指向棺椁,此时五尊陶俑俱面朝棺椁,犹如五曜环阳,众星捧月,只见巨大棺椁缓缓移开,浮现出一个黑漆漆的四方洞口,周围的空气缓缓流动起来,逐渐形成了一股庞大的气流,那气流移向了黑洞。

    “难道这个黑洞就是生门?”周八宝眉头一皱,黑洞诡异无常,怎么感觉像个死门。

    “废话少说,快点跳进去,否则就要毙命于此了。”性子急躁的郁垒大骂一声,抬起右脚将周八宝踹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