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八十章另类惩罚
    李吉望着铁骑一行渐渐远去,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天下大乱,风起云涌,各地英雄豪杰,啸聚山林,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笑傲江湖,洒脱不羁,但都不及“十三玄甲骑僧”万分之一。yhql他们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本已剥落三千烦恼丝,寒寺青灯伴古佛,可以终此残生,但是深谙世道黑暗,体察黎民百姓疾苦,不忍道义沦丧,教化缺失,人如蝼蚁,命如草芥,于是毅然还俗,扛起拯救大旗,虽手犯杀戒,却又菩萨心肠,普度众生,实乃可钦可佩,为万世所敬仰!”

    许时习望着前方,道:“走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争取早日赶到神农山庄,兴许能够赶上晚饭。”

    四人经此一闹,也无暇四处逗留,于是加快脚程,不到两个时辰便赶回神农山庄。

    俯瞰全景,山庄轮廓绿树环抱,花草簇拥,还有那栩栩如生的天道摩崖雕像,使人感到如坐云端,遨游于仙境,无限快活。

    来在庄门前,见到两尊硕大无比的汉白玉石狮,深深为之震撼,四人神色皆为一凛,微整衣裳,怀着无比尊崇之情,步入正门。

    正门之上有一漆金牌匾,匾上刻有遒美健秀的“神农山庄”四个大字。

    站在漆金牌匾之下,四人依依不舍,期许着灵者大会能够再会,然后一一挥手道别,便各回庄院。

    神农山庄有三殿七院,倚山而建,错综复杂,而神风院则坐落在最高峰云峰之间。

    李吉和心妍好不容易爬上云峰,已是汗流浃背,来到神风院,此时正是晚饭时分。

    奇法道长、莘柳领着五位弟子步入膳堂,听闻李吉与心妍平安归来,五位师兄高兴得如一阵风跑到院门口迎接二人。

    大师兄韦虎面露喜色道:“师弟,让我好好看看,有没有缺胳膊少腿的。”

    李吉见到众师兄,喜道:“大师兄,别来无恙啊!大家还好吗,师父、师娘还好吗?”

    韦虎道:“师弟放心,大家都很好,下午师父就接到巡查弟子通报,说你们平安归来,师娘高兴得亲自下厨,晚上有大餐吃了……”

    闻言,众人嘴巴都吧唧吧唧的响,似乎许久没吃一顿像样的晚饭。

    众人相见,不免亲热一番,在一顿哈哈大笑之后,二师兄羊侃奇道:“小师妹,你怎么去一趟血枫林,整个人都瘦黑一圈了?”

    “真的吗?”一听到自己晒黑了,吓得焦急万分,所谓一白遮百丑,哪个姑娘愿意变黑,于是急急忙忙跑到院子里的仙井一照,脸上肤色无异,原来是被二师兄戏弄,不禁气得想要发作。

    “爹娘!”忽然看到奇法道长和莘柳已来到门口,心妍一个飞扑,如燕子归巢,钻入莘柳怀中,啜泣不已。

    莘柳心疼道:“好了,到家了,傻孩子!老大不小了,还哭呐,让师兄们见了笑话。”

    奇法道长轻咳一声,沉着脸道:“都进来吃饭吧,不然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众人见师父脸色严肃,便不敢再造次,于是乖乖的随着师父、师娘进入膳堂,众师兄则拉着李吉的手,无不高兴异常,挤眉弄眼,欢喜入席。

    众人按长幼次序入座,奇法道长突然淡淡问道:“老七,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没有?”

    李吉心里一咯噔,之前早已想过师父会以各种口吻问这个问题,没想到竟会在如此轻松的情况下问话,于是停下手中筷子,恭恭敬敬地禀报道:“师父,弟子此次奉命去血枫林猎杀狼人,因弟子无能,未能完成任务,请师父降罪!”

    “就知道你没这个本事!”奇法道长冷冷一笑,便不再言语,只顾埋头吃饭。

    李吉正诧异,师父为何没发脾气,大师兄韦虎则暗暗踢了他一脚,暗示叫他只管埋头吃饭,保持沉默。

    李吉微微一怔,也不敢再问,只得低头猛吃,好几日都好好吃过饭,今天好不容易坐下来吃顿像样的晚餐,竟然吃了比平时多了两倍的量。

    “老七和心妍饭后到我房间来一趟。”奇法道长最早吃完饭,扔下一句话就在莘柳搀扶下进入厢房沏茶。

    李吉心里暗暗吃惊,暗忖道:“今天师父是怎么了?如此冷淡,不会是要到他的厢房再慢慢挨训吧?”

    想到此处,心中不禁惴惴不安,不知道又要接受什么惩罚了?于是冷汗直冒,饭都快吃不下了。

    大师兄韦虎道:“师弟,你有所不知,师父最近为灵者大会操劳坏了,所以脾气怪异反常,也可理解。”

    李吉惊道:“灵者大会怎么了?”

    韦虎缓缓道:“灵者大会名额下来了,我们神风院所有弟子均要参加。”

    李吉大喜道:“这个不是好事吗?”

    韦虎苦笑道:“好事是好事,但是就凭我们现在的实力,即使全部都上了,在台上不给师父丢脸就不错了。”

    李吉侧头一想,大师兄言之有理,按神风院目前的实力,确实都不如其他殿院。

    “所以今天可能是最后一顿大餐了,大家吃饱喝足一些,挨训受罚的时候也有些底气。还有,面对灵者大会,接下来师父肯定是要出大招了。”韦虎凭着多年资历,眯着眼睛,颇有经验地道。

    李吉听见大师兄如此说,也觉得有几分道理,本来已经吃饱了,闻言之后,又低头猛吃,不一会儿把桌上的残羹剩饭吃得一干二净。

    饭后,李吉深深的打了个饱嗝,捂着圆滚滚的肚子,撑得快直不起腰来。

    漱了口水后,与心妍战战兢兢的来到师父、师娘的厢房。

    奇法道长和莘柳坐在厢房内正沏着茶,见到两人,异常客气地招呼着两人坐下闲聊。

    “老七,你来神农山庄多久了?”

    听闻此言,李吉暗道不妙,这句话是最不想听到的,因为此句大多时候意味要被赶出师门,于是擦拭着额头汗水,忐忑不安道:“禀明师父,弟子到此也有一个多月了。”

    “一个多月了,时间过的真快啊!”奇法道长喃喃自语道,然后指着桌面上的一盘鸡腿道,“我院修仙炼道,向来以素食为主,难见荤菜,今日你师娘特地下厨准备一盘红烧鸡腿,一是犒劳你们在血枫林能够全身而退,二是为鼓励你们在灵者大会,奋勇向前。今天你和心妍多吃一些,去血枫林的情况,你边吃边禀报即可!”

    李吉一听,差点没哭出来,师父要他和心妍两人将脸盆大的一盆鸡腿吃光,早知道刚才吃饭的时候就不要吃那么撑了。

    心妍反倒高高兴兴的道了声谢,就捧起大鸡腿吃了起来。

    李吉也不敢违抗师命,拿起鸡腿尝一口,虽然味道美极了,但是他现在是一块也咽不下。

    可是师命难违,于是一边就着鸡腿,一边把在血枫林所发生的事情向师父、师娘讲了一遍,心妍则时不时在旁边夸大了一些恐怖、诡异、机关暗器之类的话语,结果把师父师娘讲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紧张异常。

    莘柳还时不时搂着心妍,直呼心疼,朝着奇法道长直瞪眼,如果不是李吉在一旁的话,两人此时估计早已拌起嘴了。

    李吉花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把血枫林一行讲完,而手上的鸡腿一口都没敢咬下去。

    奇法道长听完之后,神色大变,道:“此行辛苦了,虽然没能完成任务,但是也为天下正道挽回些声誉,我将以正式文书形式禀报庄主师兄。如今,你和心妍就把这盆鸡腿吃光了,也好好滋补一下。但是从明天起,你们俩个也不得偷懒了,也要与师兄们一起练习剑法,至少争取在灵者大会上输人不输阵啊!”

    “是,师父!”

    李吉不敢违抗师命,看着整盆鸡腿,差点把刚才的晚饭全吐出来,血枫林任务没完成,还高兴着师父并未给予惩罚,想不到师父反而给了赏赐,而这种赏赐比惩罚还可怕。

    许久之后,李吉腆着肚子不断打着饱嗝,一路扶着窗檐从师父厢房走出来,待走到外面院子之时,瞧见四下没人,拉住走在前面的心妍,问道:“师姐,那么大盆的鸡腿,你怎么吃得下?”

    心妍眉开眼笑道:“我们神风院有个练功秘法,可以将所进食物通过特定功法程序存储起来,以备陷入困境的时候发挥重要作用,所以无论吃多少,都不会觉得撑。”

    李吉只觉一阵眩晕,道:“天下居然还有这种功法,难怪你猛吃也没事,我都快撑死了……”

    “哈哈,能吃是福嘛!”心妍咯咯大笑,说完一阵烟溜走了。

    李吉则捂着肚子,慢慢走回自己的厢房,想吐又吐不出,异常难受,折腾了许久,好不容易入睡,一个晚上都在做梦,梦里满世界都是鸡腿,吓出一身冷汗,醒来后狂吐不已,一夜之间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异常难受,于是在心里暗暗发誓,从此之后再也不吃鸡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