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八十四章鬼影血魅
    暗夜里闪过一道光影,借着这道光,李吉看到一个带着青鬼面具的白衣人出现在屋角,双目狭长而狰狞,身穿白色斗篷,犹如鬼魅一般。

    那抹白色身影一晃,突然欺身急进,眨眼间已经来到面前,身形之快,宛如瞬移一般。

    “老秃驴,交出你手中之物,我等饶你不死。”

    青鬼面具白衣人阴森森的说着,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十几道身影,均为目露凶光的蒙面黑衣人。

    老和尚双腿盘坐,两眼微闭,唇齿轻启,默诵佛家经文,手中持着的念珠,在指间灵活滚动。

    面前橘色的火焰上下跳动,火舌吞吐间,青烟飘渺,他那清癯的影子斜映在地上,与周围的寂静融为一体。

    此时,屋外一声响雷在夜空轰然炸开,风起云涌,满天乌云翻滚不止。

    一道闪电裂空而过,破败的寺庙猛然一亮,席地而坐的老和尚已失去踪影,不知何时站在那群黑衣人身后。

    老和尚宽大的灰色僧袍无风自鼓,沉声喝道:“不知血魔宫哪位高人驾临?有失远迎,还请莫怪!”

    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枯瘦的身子猛然拔地而起,把手一挥,一柄禅杖凭空而现,轰的一声倒插在地上,将青石砖地面震出一道道龟纹,见这势头,少说也得有数千斤之力。

    只见老和尚手指一弹,禅杖腾空而起,在空中盘旋不已,瞬间化为万道杖影,犹如万马奔腾,向着那群黑衣人横劈而去。

    “咦?”青鬼面具白衣人徒然传出一声惊呼,紧接着砰砰几声闷响,便有几个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相继倒下。

    眼见白衣人率着十几个黑衣人凶神恶煞般出现,来者不善,李吉握紧手中的赤霄剑,悄悄躲在墙角,默默注视着屋内发生的一切。

    老和尚凭空消失,尔后又突然出现在黑衣人身后,李吉连眨眼都来不及,就见到几个黑衣人一声不响的倒在地上,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不禁心里暗暗喝彩道:“好快的身手!”

    不一会儿,李吉忽然觉得头晕目眩,视线开始有些模糊,以为是白日练剑时真气逆转、走火入魔的后遗症,一开始还不以为意,谁知渐渐昏沉,腹中剧痛难挡,嗯哼一声倒在地上,胸口麻痹,手指动弹不得。

    老和尚见状,脸色微变,只见瘫倒在地上的少年眼睛呈红色,额头青筋暴起,脸色煞白无血,皮肤下面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丝丝绿气在其间蔓延爬升。

    老和尚没有理会青鬼面具白衣人以及那群蒙面黑衣人,闪身扑向李吉,轻轻扶起他,眼中的慈悲之色瞬间化为怒目金刚。

    “阿弥陀佛!”老和尚喝出一声佛号,一边抚住他的头顶,暗自运功,一边凝视着青鬼面具白衣人,平静的语气中压抑着熊熊的怒火:“阁下如此卑劣,竟然施放天下至毒‘血魅’,连一个无辜少年也不放过!”

    青鬼面具白衣人传来一个阴森的声音:“臭和尚,死到临头了,自顾尚且不暇,还要多管闲事,假仁假义,受死吧!”

    只听见一声凄厉的鬼啸,一颗由无数黑气形成的巨大骷髅头从青鬼面具白衣人身上窜出来。

    骷髅头闪烁着两颗猩红眼眸,黑气竟由无数冤魂缠绕而成,那两颗猩红眼眸犹如黑暗中等待猎物的凶兽,散发着贪婪,疯狂,嗜血……

    骷髅头不知何时咧开,满是锋锐獠牙,诡异的红色光芒一闪,犹如瀑布一般倾泻而出,吞噬磨灭,鬼哭之声越发凄厉,其间还隐隐有咀嚼吞咽之声。

    在这双猩红眼眸的邪恶注视之下,令人浑身颤抖,只觉得神魂都要消散,死亡的气息,将整屋所有一切紧紧笼罩。

    骷髅头眼中的红芒越来越盛,忽的发出一声吼叫,带着森森的鬼气和无尽的阴风,朝老和尚迅猛扑来。

    老和尚手捏杖诀,劲力运转,指间金光闪烁,游走虚空。

    片刻之间在面前形成一道金色伏魔法杖,正气煌煌,佛威森严,与那骷髅头砰然相撞。

    “嘣”的一声巨响传来,两者相撞,一道气浪犹如波浪般朝四周漫开,就连身在远处的李吉也感受到那股气浪的层层压力。

    气浪消散,四周归于平静,只见老和尚连退三步,面色瞬间苍白,只感胸中气血翻涌,一口污血险些喷出。

    青鬼面具白衣人也连退三步,方稳住身形,不禁微微一怔道:“老秃驴,果然名不虚传,功力深厚!可惜今天要葬送于此,难道死到临头了你也要保住那个东西吗?”

    蓦然,一道肆意讥讽的狂笑声响彻天空:“哈哈,想我也不失为名门正派,岂会为了活命,向尔等邪魔之辈投降?就凭你也配要我手中之物?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刚说完,老和尚喷出一口污血,颜色呈棕绿色,他脸色一敛,急忙封住几处穴位,道:“难怪刚才火堆燃得极其怪异,原来是你在里面作了手脚,施放邪毒‘血魅’,真是卑鄙无耻!”

    老和尚虽已中毒,但是他凭借强大的功力,及时疗毒,一口毒血喷出,竟已好了大半。

    青鬼面具白衣人见老和尚盘坐在地,嘴边尚有血迹,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老秃驴,你也有今天?快把东西交出来,‘鬼影’可饶你不死!”

    老和尚仍旧保持着坐姿没有动弹,道:“东西确实在我的禅杖里,你要拿便拿去,我又没拦你……”

    自称为“鬼影”的白衣人,看着放在一旁的大禅杖,阴笑了起来,忽然手中突现一剑,直刺老和尚咽喉。

    老和尚似乎早已料到,右手五指抓住了鬼影的剑,左手拍地,一下子跃了起来:“血魔宫圣使‘鬼影’,好你个卑鄙小人啊!”

    鬼影猛然一颤,迅速翻转手腕,剑身也跟着翻转。

    老和尚虽已解毒,但功力损失大半,此刻人在半空之中无法使力,饶是如此,右手还是硬生生地接住鬼影之剑。

    但是强大的剑气涌来,直接透体而入,在老和尚身上留下半尺长的伤口,鲜血顿时喷射而出。

    鬼影毫不留情,疾步而行,剑身向前,竟刺中老和尚的右肩,将他向后推去。

    老和尚只好顺势倒退,鬼影手握剑柄将他直逼到墙上。

    老和尚身受重伤,猛然往前一步,让长剑贯穿右肩,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五指化掌,凝聚出最后一口灵气,出其不意地击中鬼影腹部。

    “啊!”鬼影惨叫一声,被巨大恐怖的掌风掀起有一丈多高,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到地上。

    老和尚震断剑身,然后将那把插进右肩的剑拔出,只听滋的一声,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溅的满脸都是。

    “可恶!”鬼影大怒,倒在地上的身子猛的一跃而起,凌空劈来一拳。

    这一拳的威力比刚刚承受老和尚那一掌的力量有过之而无不及,拳风呼呼作响,周围的空间仿佛都被这拳风震碎一样,产生的震动波如涟漪般,向四面八方荡漾而去。

    巨大的拳风引动天地元气,惊搅数里风云,劈天盖地而来,地面上顿时飞沙走石,长风呼啸,宛如暴雨般密密麻麻暴泻而下。

    老和尚悲怆笑道:“我以为传说中的鬼影有多厉害呢,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

    “去死吧。”鬼影怒吼道,拳力徒然提升一倍,逼人三分,杀气凛然。

    老和尚默念一声“阿弥陀佛”,双掌迎空击向那股巨大的拳风,庞大的能量波动令空气为之破碎,无数巨大的裂痕出现在半空之中,疯狂的吞噬着四周。

    一阵山摇地动之后,尘土飞扬,两道身影,几乎在瞬间同时分开。

    鬼影被轰的倒退了十步,气血翻滚,每踏出一步都将坚固的地面踩出一个大坑。

    反观老和尚仅仅后退八步,但灰袍僧衣上却明显多了两个拳印,其身上有着殷红的鲜血流出。

    显然,鬼影竭尽全力一击,明显落入了下风,但是老和尚先前耗去一半功力为李吉疗毒,后又与鬼影连续搏杀,再强大的高手,也是强弩之末,况且己身仍有余毒未清,又遭此重击,对他的伤害巨大。

    “一起上,大家快一起上啊,他已经不行了!”鬼影怒吼道,身后那些黑衣人见老和尚功力如此高深莫测,顿时慌了,刚一靠近就连忙退避三舍!

    “大家一起上!”见老和尚手中的大禅杖滑落一旁,灰袍僧衣已是血迹斑斑,似乎无力反抗,黑衣人里有一人大喊道,纷纷回过神来,疯狂的冲向老和尚!

    “哈哈哈,既然如此,就一起上路吧,黄泉路好作伴!”老和尚突然仰天癫狂的笑了起来。

    老和尚与鬼影拼尽毕生功力,此时已是全身经脉尽断,五脏六腑移位,功力尽失,无力还击,眼见一片雪亮剑尖向自己咽喉刺来,不禁哀叹一声,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时,空中一个瘦小的身影,匆匆的掠过,一手抱住他的身体,另一手朝空中一挥,将手中的白色粉末洒向那群黑衣人。

    黑衣人不明白色粉末为何物,吓得连忙后退。

    待到那白色粉末散去,却再也没有了老和尚和少年的踪影,鬼影一抹地上白色粉末,恨恨的咒骂道:“小兔崽子撒的是炭灰粉末,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全让这个来路不明的野小子给搅黄了,不杀他不足以解恨!快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