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八十五章风云诀
    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出现在血魔宫圣使“鬼影”身旁,衣服前面都绣着一朵金色的骷髅花,所有的黑衣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很是神秘。

    鬼影捡起地上那柄禅杖,阴笑道:“方才老秃驴说宝物在禅杖之内……”

    话未说完,突然停住,举着禅杖端详半响,并无发现欲寻之物,不禁怒道:“糟糕,上了老秃驴的当,东西肯定还在他身上。”

    鬼影的熊熊怒火在眸底不断翻滚,奋力地举起手中禅杖,狠狠砸去,瞬间将面前的破旧佛像击成粉末,身后的黑衣人被吓得一阵哆嗦,都低垂着头像是在等待死亡的降临,没人敢吱声。

    “站着干嘛?还不快去追,如果任务没完成的话,大家都得死……”

    这一声犹如暮鼓晨钟一般在古寺里面回荡,所有黑衣人闻言,身体都不由颤抖了一下,犹如疯狗一般朝着李吉与老和尚消失的方向飞奔而去。

    李吉背着老和尚仓皇之际,不择路径,一路狂奔。

    夜色渐浓,星月低垂,寂静的山林此刻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脚下一滑,两人皆摔倒在地。

    借助微弱的月光,李吉发现此刻正身处一片完全陌生的丛林里,地上洒满了枯黄落叶,稍微踩动一下就会响起“嚓嚓”的清脆声音。

    此时山风骤起,呼啸不止,吹来了一朵孤云,将月光遮挡。

    无尽的黑意,再次袭来,耳畔呼啸的风声,发出了一阵异响,像是野兽发出的咆哮。

    李吉小心谨慎的紧盯着前方那片随风摇曳的山林。

    “小施主,夜黑风高,山道难行,我们还是先找个隐蔽的地方躲避起来吧!”

    老和尚靠在一块大石头旁,闭着双眼,气息微弱,但是语气平静,显得从容不迫,颇有一代大师风范。

    身处危险的山林之中,李吉表现出了比普通人要大得多的勇气与冷静,他清澈的眼眸朝密林深处看去,远处一片阴影落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他指着那片阴影不禁疑惑地问道:“那是什么?”

    老和尚微微睁开眼睛,皱着眉头道:“好像是一个小山洞!”

    “不如我们躲入小山洞,总比在黑暗之中横冲直撞来的强。”

    老和尚点点头道:“小施主言之有理。”

    于是李吉扶着老和尚,沿着一条小道向那密林深处蹒跚而去,小道的尽头是一个小山洞,入口很隐蔽,被野草蔓藤肆意攀附着,若非走近,根本不知道这里竟然别有洞天。

    洞口很小只容一个人钻入,两人小心翼翼藏身于秘洞之中,李吉则趴在洞口居高临下观察着山林的一切。

    山林里太过于安静,原本有呼啸风声以及不知名的鸣叫声都彷佛已销声匿迹,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涌动,气氛变得紧张而又压抑起来。

    乌云将月亮彻底遮住,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渗透着一片死寂,显得那么颓然无力。

    只有在空荡荡的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鸟的呜咽声,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似乎也是临死前的求救。

    忽然,有一丝火光从黑暗中穿射而来,映在了一只鸟的瞳孔中,而后火光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一点一点的揪人心怀。

    李吉低声道:“大师,他们追过来了!”

    老和尚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命中浩劫,实乃天意,我自知有此一劫,终究是躲不过去。生死有命,一切命中注定……”

    “大师,只要我们不作声,他们恐怕也难以找得到我们!”

    李吉嘴上虽说着平静,内心早有起伏,想起在万佛古寺之中凶险万分,想不到那个阴阳怪气的白衣人竟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血魔宫圣使之一“鬼影”。

    若非老和尚将其击伤,并趁黑衣人不备,出其不意撒了一把炭灰方才脱离险境,此时恐怕早已葬身于残亘断瓦之中。

    老和尚静静的望着李吉,合掌行礼道:“小施主,您真是菩萨心肠,冒着生命危险救老衲出来,在此多谢了。”

    李吉急忙还礼道:“大师不必多礼,方才要不是您为晚辈解毒,我早已毒发身亡了。再说您乃得道高僧,身受重伤,依然不畏邪魔,浩然正气,着实令人钦佩。邪魔外道为害江湖,我辈修真之士伸张正义,除妖灭魔,责无旁贷。”

    老和尚眉头一展,道:“阿弥陀佛,施主小小年纪,便如此侠义心肠,实为难得,真乃江湖之福。但你功夫稀松平常,似乎刚入修真之道,不知师出何门?”

    李吉赧然一笑,抱拳道:“我乃神农山庄神风院新入门弟子,奉师命下山……历练,因山中迷雾重重,暂避古寺,机缘巧合得遇大师相救,实乃晚辈之福分。”

    老和尚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名震天下的道家修灵派弟子,我乃禅宗门慧本。”

    李吉闻言,顿时大震,常听及师兄们闲谈中聊起天下门派,“南有禅宗,北有独孤,东有神农,西有血魔”。四大宗派尤其推崇禅宗,乃达摩老祖于嵩山西麓五乳峰绝顶面壁九年所创,佛法功法都得到大乘,开创少林寺,被誉为禅宗始祖。

    “禅宗之始宗风大振,功夫圣地武风超群”,少林寺乃禅武双修之圣地,以功夫而闻名天下,故有“天下武功出少林,少**功出达摩”之说,又因是禅宗祖庭,故又以禅法而名扬教内。

    达摩祖师通天彻地,一苇渡江,对绝世武功研习透彻,登峰造极,传世绝学《易筋经》与少林七十二绝技,更是成为武林英雄拼死争夺的对象。

    禅宗素来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以佛门日益兴盛,鼎立中原。

    李吉闻言,肃然起敬,站起身子,施礼道:“原来是慧本禅师,失礼失礼!不知大师何故受血魔宫追杀?”

    慧本禅师道:“古语有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会有如今之果,一切皆缘风云诀而起。”

    李吉疑道:“何为风云诀?”

    慧本禅师缓缓说道:“风云诀乃上古圣书,传说共分为五卷,用龙魂字符撰刻而成,蕴藏天地无穷奥秘,得其书者足可飞升仙界,称霸天下,睥睨世间万物。老衲本在山中清修,一日天降异象,风云突变,天崩地裂,南方一角红光乍现,循迹查去,偶得风云诀残卷。

    想不到天下各派均闻风而动,明争暗抢,沿途拦截,最终皆败在我手下。万万料不到血魔宫阴险狡诈,设伏于此,我亦身受重伤,风云诀险些丢失,幸而蒙小施主舍身相救。哈哈,一切皆有命数,缘分天定,因待缘生,缘待因生,因缘和合,则生结果。”

    李吉恍然大悟道:“原来血魔宫如此大动干戈,竟是要抢风云诀,真是岂有此理!”

    老和尚道:“老衲经脉尽断,大限已到,命不久矣。但是风云诀事关天下安危,正道兴盛,岂能落入邪魔外道手中。如今与小施主结缘,欲将此重任托付与你,请你务必妥当处置,保守秘密,任谁也不可告诉。拜托了!”

    说完,慧能大师欲要跪下,李吉大吃一惊,连忙扶起他。

    “大师所托,兹事体大,晚辈定当竭尽所能保护好风云诀残卷,绝不落入贼人之手!”

    慧本大师听闻此言,方才舒了一口气,又言:“老衲还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只要晚辈能够做到便决不推辞!”

    慧本大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在躲避江湖门派或各路强者纷纷抢夺风云诀之际,老衲曾遁入北魏境内,无意中得知其欲挥师攻伐齐国。佛门子弟,慈悲为怀,未免战火四起,生灵涂炭,请将此信转交给驻扎此地的齐国萧衍将军。”

    “此乃关系黎明百姓安危之事,请大师放心,晚辈定当将此信带到。”

    “齐魏纷争历来已久,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你若能做到,便可解此祸,建不世之勋,方内安宁,靡有兵革,且是社稷之灵,天下之福,这将是一件功德无量之事啊!”

    说着,老和尚向着李吉施了一礼,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交给李吉。

    正当李吉将书信藏好之际,慧本大师突然将双掌按在他背后,只觉得一股奇异的热流顺着背心涌入体内,开始沿经络游走。

    “大师,你这是?”

    “小施主,毋需忧虑,老衲现将风云诀残卷传给你……”

    慧本禅师微微闭目,渐渐调匀呼吸,令自身元气与天地相融。

    片刻之后,他陡然睁开双眸,双掌向上,分向左右环抱半圆,顿觉方圆百里内元气从动,缓缓聚来。

    指尖一道金光射出,犹如金蛇出洞,一串串奇异的龙魂字符遁入李吉体内。

    李吉感知到周围浓郁的元气如巨浪般朝着洞内涌去,无形中一股威压传来,隐有胸闷之感,大汗淋漓,脸色酡红,犹如醉酒。

    慧本禅师指尖不断射出道道龙魂字符,径直钻入李吉魂魄之中,不断温润着它。

    过了一会儿,但见那魂魄处金光大盛,倏然间,射出万道金芒,一闪即逝。

    慧本禅师身体晃了晃,脸色呈现痛苦之色,紧闭的嘴唇溢出大量的血迹,陡然坐在地上,身上金光消退,露出一张布满皱纹的瘦削脸庞,显得更加的苍老。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片喧嚣,惊起林中无数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