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九十二章 秘制甜汤
    “这支舞跳的如何?”坐在大殿正中间龙椅上的年迈老者清了清嗓子,突然发出如洪钟般气势磅礴的雄浑嗓音。

    文武百官有一位白须长者出列躬身禀道:“祈福舞跳得出神入化,与七夕乞巧遥相呼应,自然是人间绝品,一枝独秀!”

    “爱卿言之有理,想我大齐地处江南,山清水秀,自古人杰地灵,山美水美人更美。此舞舞姿优美,更具江南韵味,令人大开眼界,清商署一干人等应重重有赏。”年迈老者龙颜大悦,对着跪在大殿之上的俞尼子道,“你是祈福舞的领舞,舞技精湛,让人叹为观止,也为今日的乞巧盛典博了一个好兆头。说吧,你要什么赏赐,朕均可依你。”

    俞尼子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淡抿唇瓣,微绽梨窝,双眸流盼妩媚,玉腮微微泛红,身材娇小,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那温柔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让人魂牵蒙绕。

    大殿一片哗然,不少大臣也是见过美女无数,像她这样的绝色,却是罕见!

    俞尼子从容不迫道:“谢陛下恩典,贱婢不敢要任何赏赐,只求时常能在皇宫侍候皇上,此生便已知足!”

    年迈老者迟疑了一会儿,惊奇的看着俞尼子:“你小小年纪,立下此功,却不邀功讨赏,真是少见!也罢,依你之言,你便安心留在皇宫里,好好打磨技艺,将来定能大放异彩,前途不可限量。”

    “谢陛下金口,婢女定当加倍努力,以报皇恩!”

    俞尼子磕头跪谢后,便与众舞女退下。

    年迈老者望了众臣一眼,叹道:“处世不必邀功,无过便是功;与人不求感德,无怨便是德。清商署小小一个舞女,便有此等境界,巾帼不让须眉啊!众位爱卿,你们觉得呢?”

    众臣心中皆一震,会意到陛下是在敲山震虎,借题发挥。

    “舞女尚且有此高尚情操,作为皇亲贵胄、封疆大吏、文武百官,更要以天下为公,不谋私利,树立典范。”

    于是众人皆跪于大殿,齐道:“臣等定当为国尽心尽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年迈老者双目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精光,随后他语气平淡道:“时辰也不早了,庆典开始吧!”

    闻言,司仪官开始主持“穿针楼”落成庆典以及祷告神灵等繁复程序,李吉也无暇看下去,一直在张望着俞尼子的去向,见她往台阶缓缓而下,心里大喜:“姐姐终于脱身了,我立马与她汇合,然后趁机混出宫去。”

    李吉加快脚步,犹如箭离弦一般向着台阶飞奔而去,一个不留神,与拾阶而上的一人撞在一起,翻滚在台阶下。

    李吉拂去身上尘土,发现并无大碍,心里甚急,也懒得去理睬被他撞在一旁之人,站起身来正欲跑向一楼拱形洞门之时,突然背后有一个声音犹如晴天霹雳响起。

    “小兔崽子,站住!”

    李吉回头一望,被他撞倒之人竟然是刚才在楼下驱赶他的那个金刀侍卫。

    “小子,你叫谁呢?”

    李吉被突然喝住,于是无名火起,他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老是碰到这个瘟神。

    金刀侍卫走近身旁,问道:“你是哪宫的?慌不择路,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我刚才就怀疑你了,看你贼头贼脑的,又觉得面生,不像是宫里太监。”

    李吉心里一咯噔,暗道不妙:“估计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被这小子发现了,从而怀疑自己。不管如何,此时绝对不能被发现,不然功亏一篑了。”

    李吉轻咳一声,双手叉腰,仿着清商署刘公公的口气,尖着嗓子道:“我乃御膳房小李子,是新进太监,你呢?我也觉得你面生的很。”

    金刀侍卫抱拳道:“我乃田安启,本属京畿卫队,新调入皇宫作宫廷侍卫。”

    李吉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这小子也是刚调入皇宫当差的,那还怕他作甚?

    于是板起脸道:“我乃奉命出宫采办,还不快让开,耽误了娘娘之事,定叫你脑袋不保……”

    话还未说完,此时走来几位太监,朝着李吉道:“你是御膳房的是吗?赶紧过来帮忙,里面都忙不过来了。”

    说着便拽起李吉往大殿里去,还没等反应过来,迎面来了一个肥胖太监,劈头盖脸骂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主子们都在大殿等着瓜果甜点呢,你们手脚利索一些,不然脑袋搬家了还不知怎么回事?”

    “是……”

    众太监吓得直哆嗦,在临时搭建的后厨忙碌起来。

    “哟,还在磨蹭呢?娘娘叫我来催甜点了,你们好了没?”

    忽然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身穿五彩宫娥衣裳的少女出现在眼前,李吉觉得这个女子的背影似曾相识,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而且嗓音也极其熟悉。

    于是抬头多看了一眼五彩宫娥少女,她也恰好看过来,瞪了他一眼道:“小太监,真不老实,看见漂亮姐姐就魂不守舍了。”

    李吉望着她怔怔出神,听到这般话,脸上一红,赶紧低头切西瓜。

    临时搭建的后厨此时各做各的,忙成一锅粥,只见五彩宫娥少女绕着走了几圈后,趁人不备,悄悄的侧过身去,往一盅甜汤里撒了一包白色粉末。

    电光石火之际,她的这一微小举动,虽然速度极快,但是仍然在李吉的视线内,他本就觉得该女子有些可疑,见其鬼鬼祟祟的,果然有问题。

    再次望向她的背影,脑海之中闪过一个念头:“五彩宫娥少女的声音和背影,不就是昨夜在杨柳树下哭哭啼啼的女子吗?对了,一定是她,难怪这么熟悉,当时四周漆黑,无法看清,原来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婢女。”

    “昨夜她与黑衣人所言,今天是要下毒害人,想不到她面如桃花,却心如蛇蝎,真是面目可憎!”

    李吉最是看不起小人在背后捅人刀子,不禁义愤填膺,正欲出手擒拿时,突然伸出去的双手被一只肥大的手握住:“小子,你还在偷懒,赶紧切西瓜。”

    原来是御膳房掌事太监,李吉正欲解释,回头瞬间那五彩宫娥少女早已不见,暗忖道:“即使跟掌事太监说了,谁又会相信呢?越说越麻烦,还是不说为妙,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吧!”

    切完西瓜,李吉洗了手,正准备从后门开溜,又被那该死的掌事太监叫住:“小子,你也一起去送甜汤,这些都是娘娘们喜爱之物,可得谨小慎微一些,不可洒落半分。”

    李吉无可奈何,只得与小太监们端着甜汤走向大殿,只见大殿内人头涌动,黑压压的一片。

    紧随着小太监们低头穿过众大臣,径直来到贵妃、淑仪、皇子、公主座处。

    蓦然抬头一望,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前排座位上赫然坐着锦衣少女:“这疯丫头怎么也出现在这里?”

    李吉虽身为齐国普通子民,哪里知道皇宫之事,一时之间愣在当场。

    其实,坐在大殿之中的皇帝姓萧名赜,他是一个英明刚断的君主,对外崇尚节俭,努力实施富国政策,与北魏通好,边境比较安定,清明统治使江南百姓丰衣足食,夜不闭户,社会也暂时安定。

    和大多数皇帝一样,他妻妾成群,膝下儿女无数,但不同的是,他疼爱女儿胜过儿子,可能是物以稀为贵,也可能是作为父亲的天性。

    他在花甲之年,又添一女,即为最小的武康公主,老来再添一女,欢喜程度不言而喻,视若掌上明珠,生母张淑妃也因“母凭女贵”被封为淑妃。

    锦衣少女即为武康公主,身受万千宠爱于一身,自然也遭到许多人的嫉恨。

    萧赜端坐在高高的龙椅上,透过王冠垂下细密的珠帘,看着底下跪着黑压压的一片臣子,听着他们响彻整个大殿的洪亮恭祝声,这种万人之上的感觉更让他雄心万丈。

    “众位爱卿,今日乃是七夕乞巧,又是‘穿针楼’落成庆典,除了传统的祈福许愿、皇子公主成年礼等安排外,本次新增设了穿针乞巧以及斗魁星两项比赛,百年盛典,以飨天下。”

    众臣俯首恭称道:“陛下圣明!”

    “朕最近从民间搜集一方秘制甜汤,今日乃七夕佳节,天下共庆之,当与民同乐,众位爱卿可边品尝甜汤,边观赏乞巧斗技。”

    “谢陛下赏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里的人群一阵骚动,随后众人跪拜在地,呼声震耳欲聋,在这大殿内回响半天方才消去。

    李吉掏了掏耳朵,回声犹自嗡嗡作响,感叹当皇帝也不容易,日日受人朝拜,怎就忍受得了?

    “哈哈!众爱卿平身!今儿就当是自家宴席,大家随性即可,切莫拘束!”

    众人谢了恩后起身,在身旁掌事太监的暗示下,李吉等人向前跨进几步,靠近后宫区桌角旁单膝跪下,将手中托盘举起,便有侍婢将甜汤接走。

    “原来后宫等级制度规定极严,御膳房自有一套相应体系,从上而下,分为不同的等级,享受不同的待遇,主要有各种类型的碗、杯、盘、碟、盅等,在颜色、纹饰和数量上都有严格的等级。

    后宫与大臣所使用的盅盏更是不同,均有专门指定的盅盏食用,极其讲究,容不得半分僭越。

    刚才那个五彩宫娥少女在后厨偷偷下毒,明显是冲着面前这位淑妃和疯丫头来的。

    虽然疯丫头做事古怪,蛮不讲理,但是也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大丈夫顶天立地,见死不救,也于心不忍!”

    李吉内心嘀咕了一会儿,把头微微抬起,朝着锦衣少女打了个眼色。

    锦衣少女正与周边皇亲贵胄交谈甚欢,并没有注意到李吉怪异的神情。

    李吉见状心中着急,暗骂道:“这疯丫头,平日倒是机警,生死关头却这么不长心眼,再不看过来,不要怪我见死不救了哦!”

    于是在手指上暗运潜力,屈弹指向锦衣少女,可惜弹了几次,一道微弱的劲气在临近之际,竟然化为乌有,消失于无形之中。

    李吉皱着眉头,凝望着手指,弹得快断了还是没丝毫动静,不禁懊恼自己功力修为太浅。

    忽然,锦衣少女身旁的侍女笑吟吟出现在面前,低声道:“小太监,你怎么了,手抽筋了吗?”

    “没……”李吉脸上一红,羞得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种囧事也能被发现了。

    锦衣少女转过头来,突然看到李吉,脸上一愣,随即呈现出复杂的表情,李吉见她瞧过来,立即使了个眼色,暗示她不要喝甜汤。

    锦衣少女脸色一惊,将手中的甜汤放下,轻推旁边淑妃的手道:“母妃,甜汤有古怪,切莫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