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九十八章 群英荟萃
    萧子楣默默地凝视了《阴符经》一会儿,冰冷的眼神流露出一丝异彩,慢慢扩大,秀眸由寒转热,蓦地轻轻噗呲一笑。

    这一笑宛若百花齐放,简直有说不尽的艳丽迷人,和刚才的冰冷倨傲判若云泥。

    虽然那一笑仅仅是一闪而过,恰巧被李吉捕捉到,不由得看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娇艳迷人的少女,就是刚才那位冷若冰霜、神情倨傲的萧子楣。

    一个淡然的脸庞倏然间闪过了一丝隐约的笑意,接着她抬头看了一眼宫外景色,目光有些出神。

    李吉亦随着放眼宫外,皓月当空一泻千里,宫廷之外,建康街上,车水马龙,灯火辉煌,远山近水树木花草都笼罩上一层淡淡轻纱,朦胧缥缈,若有若无。

    幽静的夜晚,仿佛能听到花开的声音,丝丝缕缕暗香远袭,空气恰似一江秋水纤尘不染,轻轻吸上一口,心顷刻醉了……

    “七夕之夜,繁星点点。浩瀚天宇中定有无数花鹊如约飞出,用感动与爱怜搭成渡桥,让相隔彼岸,对饮寂寞相思的牛郎织女再度相逢。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让翘首仰望星空的人们,婆娑成千古流传的经典爱情。世间男女有情饮水饱,无爱催人老,可我孑然一身,独立于天地间,自顾不暇,生死未知,何有资格谈情说爱……”

    “瞧你一副神魂颠倒,魂牵梦萦的模样,你是不是瞧人家萧子楣人长得漂亮又有本事,心生邪念了?”

    武康公主见李吉望着萧子楣怔怔出神,不禁勃然大怒,用手狠狠拧了他胳膊一下。

    李吉疼得差点叫出声来,见武康公主怒气冲冲瞪着他,此时的她犹如一只发怒的狮子,想必是比试失利,正愁着没地方发泄。

    “如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管她什么公主,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李吉内心愤愤不平,强忍着痛楚没发作,转念又一想,“她原本信心满满,胜券在握,却节外生枝,与桂冠失之交臂,此时估计心里正难受着呢!算了,如今就不与她一般计较了,免得耽误了正事。”

    武康公主横了吴县公主一眼道:“如果不是那个疯婆子蓄意破坏,今晚头奖一定是我武康的,可惜争来争去,便宜了子楣这丫头。”

    江夏王妃莞尔一笑,道:“你这丫头就是天生骄纵,从不认输,《阴符经》对你也没什么用处。”

    武康公主脸色略带忧伤道:“王妃有所不知,母妃明日即要启程回苏州老家,她素来尊佛信教,修身养性,故今晚欲尽全力为母妃争得无上经书,略尽孝心,可惜棋差一招,被吴县公主生生破坏,便宜了山阴县主!”

    “你可知方才萧子楣身在空中只出一招,就将所有九孔针穿好,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什么?”武康公主闻言,犹如晴天霹雳,世上竟然有人只用一招就可将漫天飞舞的九孔针穿过?简直天方夜谭,不可置信!

    于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萧子楣,只见她也望了过来,顿时两眼对视。

    萧子楣淡淡一笑,点头致意,举止十分的优雅,如同那泉水一样,甘醇甜美。

    武康公主有一瞬间的恍惚,觉得这笑容却不像王妃那样,让人感觉到自然与温暖,反倒隐藏着一丝冰冷与危险的气息:“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萧子楣了!”

    只是,繁华似浮光掠影,虚名如雁过无痕,一切都不在武康公主心间,但一口气却是极难咽下,袖间的玉手早已紧紧握住,一双秋水般的双眸透出冷意,如冰河乍泄。

    此时,一弯朦胧的月亮正从蝉翼般透明的云里钻出来,闪着银色的清辉,洒在了窗台上,宛若镀了一层银。

    不远处传来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只见一个穿着紫色将袍,铜铃巨眼,脸上略带沧桑的将军快步走进了大殿,身后尾随着几个彩衣侍女。

    “臣京畿卫队参军萧衍,拜见陛下!”

    声音洪亮,铿锵有力,只言片语之中,自有一股豪气干云英雄气概,李吉抬头一看,正是那日亲率十三玄甲铁骑、马惊失蹄践踏庄稼的萧衍将军。

    萧赜面露笑容道:“爱卿平身!”

    “谢陛下!”

    “萧将军可知朕此时召你入宫所为何事?”

    “臣愚昧,不知陛下紧急诏令,所为何事,请陛下明示!”

    “呵呵,今晚大可不必如此拘礼!朕乃念爱卿镇守京畿重地,劳苦功高,战功赫赫,丝毫不逊当年家翁之风范。今夕特诏你进宫共度七夕佳节,月下品酒饮茶,花前吟诗作赋,皇宫雅集,宗亲盛会,文士斗魁,千载难逢。来人啊,赐座!”

    “臣谢陛下隆恩!”

    萧衍磕头谢恩后趁机环顾四周,发现座席上均为皇亲贵胄、当朝元老,身世极其显赫,不禁深吸了一口气,丝毫不敢大意,在太监的指引下入席,正襟危坐。

    望着萧衍,李吉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竟然在此处碰见萧将军,禅宗门慧本禅师的重托,齐国的安危,终于看到曙光了!”

    于是,摸了摸怀中的信封,余温犹在,拳头在袖间紧紧攥着,手心已经出汗,因为过度紧张与激动,而导致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身体微微颤抖。

    在一旁的玲珑有些奇异地看着李吉,只见他一扫多日来的萎靡不振,突然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

    “接下来要举行‘斗魁星’比试,众位宗亲,在这之前,朕今日要为大家引荐一位文武双全的绝世奇才——萧衍。他的父亲乃高帝的族弟、镇北将军萧顺之,亦是我们萧氏皇室宗亲一支,只因他长期在外镇守边境,皇室宗亲之事甚少参与,是以大家也都比较陌生。”

    皇室宗亲起初见萧衍一介武夫,本不待见,后听说他的父亲乃鼎鼎大名的已故镇北将军萧顺之,心里不免震动了一下,方才略微有些敬意,但冰冷的眼眸中仍然闪过一丝嘲讽与不屑的神色。

    齐国地处江南,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秉承魏晋遗风,守内虚外,强干弱枝,尚文抑武,甚至以文制武,文官更是轻看武将一等,这在朝野上下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萧衍也来了!”

    只见座席之间站起一名年纪在三十出头的中年人,宽衣博带,玉树临风,斯文尔雅,向着众位宗亲行礼:“子良拜见各位宗亲!”

    众人目光集中在这位中年人身上,赫然发现是陛下次子、竟陵王萧子良,于是纷纷回礼,非常客气。

    李吉望着品貌不凡的萧子良,虽然身材颇小,但是生得俊秀,风度翩翩,谈吐隽逸,颇为震撼,

    “二弟,何时回宫了也不先到东宫瞧瞧!”

    此时大殿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大家望去,只见一个面容憔悴的黑衣中年人在婢女的搀扶下,从廊外蹒跚而入,身着一袭金丝滚边的黑色缎袍,服身绣着蛟龙模样的纹饰,一头墨发被素色羊脂玉簪束起。

    大殿灯火辉煌,将他俊朗的面庞衬托得格外耀眼,眉宇间散发出高贵而优雅气息。

    李吉一看来人虽然面色苍白略显病态,但是气势磅礴,一看就是身份崇高之人。

    只见大殿之内宗亲各支纷纷有人站起,对着来人行礼:“太子近来可安好!”

    李吉闻言心里一震:他就是当朝文惠太子萧长懋?

    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只见萧长懋低低咳嗽了几声,向着众宗亲频频点头致意。

    走到大殿之前,颤抖着双手撇开身旁婢女,缓缓跪伏于地道:“儿臣拜见父皇!”

    “长懋身体欠佳,为何不在东宫多多歇息,怎跑到此处?”

    “七夕佳节,宗亲团聚,盛会难得,儿臣虽身染疴疾,岂敢置身事外,避匿东宫,是以执意前来祝贺,望父皇恩准!”

    萧赜面露不悦之色,道:“太子当以国为重,珍爱身体,不宜过分操劳。”

    萧长懋急得连连咳嗽几声道:“父皇,请允许儿臣待片刻即可,况且我与子良许久未见,甚是想念!”

    萧赜犹豫了片刻,面向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皇后裴惠昭,只见她冷漠刚毅的面容动了动,道:“既然长懋有如此孝心,兄弟情深,便允诺片刻吧!”

    “多谢父皇、母妃成全。”

    萧长懋大喜,谢恩之后就坐到萧子良身旁,两兄弟许久未见,顿时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萧赜轻咳了一声,示意两人勿在殿前失礼,然后道:“朕听说子良在封地竟陵开西邸,广纳文士,诗会雅集,佳作频出,更有‘竟陵八友’,名噪大江南北。”

    萧子良自席间站起,回道:“自魏晋之后,群雄割据,南北未能一统,天下大乱,道之不存,黎明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幸得苍天垂怜,祖先庇荫,高帝始起兵立齐,创下万年基业,父皇励精图治,再创辉煌。儿臣只不过是秉承高帝、父皇谕训,大力弘扬魏晋文士学风,宣经讲读,传授教义,以继正统,是以山林隐士,市井士子,啸聚左右,文采璀璨。其间更有一代风流才子,有萧衍、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并游焉,号曰‘竟陵八友’。”

    萧赜听完之后,龙颜大悦,举起案前酒樽,道:“子良此番作为,深得朕心,应当重重嘉奖。来,父皇敬你一杯!”

    萧子良猛地跪在座席旁边,惶恐道:“父皇过奖了,儿臣为大齐国效力乃天经地义,能为父皇分忧更是儿臣的荣幸,岂敢妄想其他,更遑论嘉奖!”

    萧赜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向萧子良,虽已年过古稀,但他的步伐依然矫健。

    走到萧子良跟前,轻轻扶起他,面露笑容道:“哈哈!孺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