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零二章 逃离皇宫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清商署,李吉抱拳道“智空大和尚,您就在外面稍候,我去去便来。”

    “小英雄,皇宫守卫森严,千万小心,我在外面守着,如有异常,你随时叫唤一声!”

    “有劳了!”

    清商署平时人迹罕至,俞尼子的雅室此时更是幽僻孤寂,李吉蹑手蹑脚摸到庭院,轻敲窗门,小声道“姐姐,你睡了吗?”

    “谁?”

    雅室忽然灯光亮起,里面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

    李吉地上道“是我,李吉!”

    “三弟?”

    说着,俞尼子悄悄将房门虚掩一条小缝隙,李吉侧身而入,道“姐姐,随我一起逃出宫去吧?”

    俞尼子微微一愣“此时宫门已闭,如何出的去?”

    只见他的嘴角含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透着点神秘的味道“嘿嘿,自有高人暗中协助,今夜便可出城去!”

    俞尼子闪过一丝怀疑的神色,道“此人可靠吗?”

    李吉想到智空大和尚武艺高强,定能带着他们轻松跃过宫墙,避开禁卫军,于是肯定地回答道“可靠!”

    俞尼子没有说话,雅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半响后,她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不过心里却没有了刚才的轻松惬意,而是仿佛多了一块石头,压得她呼吸有些紊乱。

    她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恢复了平静,道“那我就放心了,你此去要多加小心!姐姐就不随你出宫了,还是留在宫里吧!”

    此言一出,仿佛晴天霹雳,李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道“什么?姐姐为何要留在宫里?”

    俞尼子眼神透露着一丝幽怨的气息,皓齿轻启,缓缓道“三弟有所不知,我如果贸然从宫里逃出,爹爹定会被王敬则那狗贼杀害。所以我无路可逃,唯有留在宫里!

    我自幼被辗转贩卖,性命卑贱的还不如一抷黄土,后来流落在烟花巷,沦为风尘女子,艰难坎坷,命运多舛,好似一叶浮萍,漂泊无依,犹如别人手中的玩偶,一生难得为自己做一次主。

    后来学会了附庸风雅、攀权附贵,无非是为了结束自己浮华而空虚的风尘岁月,过上平静的生活。自古红颜多薄命,烟花风尘女子最是命薄,世界之大,已无我立足之地,还不如就在此度过余生,反倒清净一些,皇宫也许是我的最好归宿。”

    李吉听俞尼子所言有些自暴自弃,于是温颜安慰道“可是一入宫门深似海,姐姐在此无亲无故,孑然一身,万难自立,这又何苦呢?外面天大地大,何患无落身之地。”

    “三弟,姐姐已决意留下,莫再出言相劝了。倒是你年轻有为,忠厚仁义,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不该蜗居在这样的小地方,应该多去外面闯荡,增长一些见识,乘长风破万里浪,干一番伟大事业。"

    李吉见俞尼子留意坚决,难以说动,于是神色失落道“姐姐既然不愿出宫,我也无话可说,就此告辞。”

    “等等……”

    李吉以为她心意回转,不禁大喜道“姐姐是否想通了,愿意一道与我出宫?”

    “非也,日间我求你之事,务必去知会一声我父亲,以免遭到王敬则那狗贼的陷害,劳烦三弟了!”

    “姐姐叮嘱之事,我决不敢忘,姐姐之父便若我父,照顾父亲大人乃天经地义,我定会想办法带他与你重逢。”

    “姐姐在此多谢了!”俞尼子说着跪了下去,哽咽道,“自此一别,恐难再会,即便再见亦是物是人非了,望三弟多多保重,记得宫里还有一个苦命的姐姐!”

    “姐姐,这是作甚?”李吉一见俞尼子跪在地上,神色大变,赶紧伸手扶起了她,“三弟如今身无长物,又无权无势,只能任人宰割,生命像蝼蚁般卑贱,微不足道,死后也只是一堆无名无姓的白骨。承蒙姐姐吉言,他日若能学艺有成,功成名就,必定卷土重来,正大光明迎接姐姐出宫!”

    “三弟有此心思,姐姐就心满意足了,那我便在皇宫翘首以待,希冀有朝一日你能带我出宫!”

    “姐姐之言,李吉永生不忘!”

    说完,两人眼神中时不时闪烁着一丝不舍无奈之情,于是就此道别。

    李吉失落地走出清商署门口,只见智空大和尚突然出现在身后,问道“你没带人出来?”

    “一言难尽,她暂时不便出宫,有朝一日,我再来接她!”

    智空挠了挠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见他脸上忧伤落寞,也不便多问,于是道“时辰不早了,那我们走吧!”

    李吉望着远处奇高无比的宫墙,道“怎么出去?是用轻功飞上宫墙还是隐身术之类的?”

    “小英雄,你也太抬举我了,我的功力还没这么高呢!你看那!”

    只见前面停着一辆马车,散发着浓浓的臭味,原来是专门负责宫廷倒夜香的马车。

    李吉见状,微微一愣道“大和尚,这什么意思?”

    智空挠了挠头,呵呵一笑道“今晚我们就靠这辆车混出宫外。”

    “什么,倒夜香马车?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躲在里面然后逃出去?”

    智空拍着手赞道“小英雄果然聪明,一点即通!”

    李吉脚步踉跄,险些晕倒,这粪桶实在太臭了,还未靠近就已经受不了,更何况还得长时间浸泡在里面?不禁皱着眉头道“大和尚,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智空傻笑一声道“我来之前,在皇宫周围转了一圈,只见高墙四周,都有禁卫军把守。四个宫门,更是侍卫林立,戒备森严。我谨记萧将军的话,不敢莽撞,等到天黑,伺机行动。后来就发现这辆倒夜香车,不仅隐蔽,而且安,绝对能送我们出宫。小英雄,这个……已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不知可否?”

    李吉望着宫廷远处似乎有禁卫军无数刀光剑影在晃动,不禁头皮发麻,摇了摇头哭笑不得,暗忖道“哎,这大和尚也不傻,竟然想到如此奇葩的主意!办法确实是好办法,只是这一钻进去,恐怕臭个三天三夜都洗不净。还好姐姐没跟我一起出宫,不然以她这般清丽雅致的绝世美人,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宁死都不会出宫的!”

    于是,两人趁四下无人时偷偷钻入粪桶之中,盖好桶盖,不一会儿,就有一名负责运送倒夜香的下人走了过来,驾着马车,扬鞭运出宫外。

    中间虽然也有碰到几次检查,因为是宫廷倒夜香专车,平时早就混得脸熟,又加上马车奇臭无比,任谁都不愿靠近,纷纷捂着鼻子放行。

    至鸡鸣之时,已到城外,一路平安。

    马车行至一个偏僻的地方,两人就趁机跳了下来,李吉脸色早已惨白,皱着眉头,捏着鼻子道“大和尚,赶紧找个地方冲洗一番吧?”

    “那是当然!”

    说着拉着李吉的手在山里绕来绕去,不一会儿,只见山脚之下,赫然出现一条清澈无比的溪水,缓缓流过,水下布满了七彩斑斓的鹅卵石,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一派和谐生动的景象。

    两人见状大喜,一头栽入溪水之中。

    冲洗了许久,智空在溪里抓了两条大鱼爬到岸上生了一堆柴火晾衣服、烤鱼,动作干脆利索。

    李吉向着智空嘲笑道“我说大和尚,你不是出家人嘛?怎么也杀生,吃荤腥之物?”

    “阿弥陀佛!小英雄有所不知,我早年皈依佛门,本应远离凡尘,万法皆空,但受尘事所扰,不堪民间疾苦,便愤然还俗,下山参军,拯救天下万民,吃酒肉,开杀戒,参政事,一切皆是因缘造化!”

    李吉钦佩智空的大仁大义,但对他逃出皇宫的馊主意,却不敢苟同,见他正在烤鱼,一语双关道“大和尚,你这功夫也真不咋地!”

    智空挠了挠头,吃吃笑道“小英雄所言甚是,我本出家之人,烤鱼功夫确实不怎么样。但是味道还凑合,香嫩可口,来尝一口……”

    说着,他便一边大口吃了起来,一边招呼李吉一起食用。

    “你别再说了,我……”李吉见他边说边吃,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胃里忽然一阵倒腾,急忙跑到一旁狂吐不已。

    感觉吐出来的味道都是粪桶里的臭味,结果一个早上只见智空大口大口的吃着,李吉是一口鱼肉都没吃。

    这情景如果让旁人看到,一定认为是庙里私逃下山的和尚和小叫花子,行为不端,犯禁偷吃荤腥之物。

    不一会儿,智空便把两条烤鱼吃了,吃完还吸吮着手指头,美滋滋道“对了,小英雄,今后你有何打算?”

    李吉眺望了一眼远处的青山,缓缓道“离开多日,本应回师门复命,以免师父等人担心,但是我受人之托,得先去一趟阳羡城办个事!”

    智空站了起来穿上烘干的衣裳,道“将军有命,叫我一路保护您,您说去哪里我便跟去哪里?”

    李吉面露诧异之色道“你跟着我?”

    智空双掌合十道“正是!”

    李吉见他如此恭敬,连忙还礼,转念一想“大和尚武艺超群,力大如牛,一身横练功夫,更是足可睥睨天下,一起同行确实也不错,何况他还会烤一手好鱼!”

    于是向着智空抱拳道“那咱们就向阳羡城进发吧!”

    xiongbafengy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