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零九章 劳师动众
    李吉步出府衙,碰巧见到黄二狗,道:“你还记得我吗?”

    黄二狗闻言微微一愣,赶紧走到跟前,舔着脸笑道:“许久不见,原来是李兄弟啊!”

    李吉见他滑不溜秋,装腔作势,与当初那吊儿郎当的模样无异,不禁有些气恼,道:“你何时沦落到连昧着良心的钱都要赚?”

    黄二狗皱着眉头,道:“兄弟,实在……对不住,我这不也是听你的建议,改行了嘛!”

    李吉正色道:“当初我便与你说要走正道,莫走歪路,也希望你以后能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想不到的是,你如今变本加厉,自甘堕落,为衙门当爪牙,作鹰犬,手上沾满了肮脏与龌龊!”

    黄二狗低声笑道:“兄弟,我早就说过,你我遭遇截然不同,只不过活法不一样而已,人各有志,岂能强求!”

    李吉见说不过他,只得失望的摇了摇头道:“若你固执己见,越走越偏,他日再次相遇,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黄二狗闻言,眼神闪过一丝慌张之色,此时,“冷面书生”蒋平走了过来,招手怒斥道:“二狗崽,还在磨蹭什么,有事找你!”

    黄二狗立马点头哈腰道:“是,蒋总捕头。”

    他瞬间一溜烟不见了,李吉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隐隐感觉到:“与黄二狗虽然年纪相仿,但是在许多想法上却截然不同,以前总以为他为生活所迫,成为市井流氓、小偷混混,或许有希望能够走回正道。想不到他本性难改,最终还是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如果没有人拉他一把的话,恐怕将越陷越深。”

    “小兄弟,在想什么呢?”俞宝庆见李吉站着怔怔出神,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没什么……”李吉立即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收了回来,嘴上应着,然后快步跟上王县令、萧衍等人。

    阳羡府衙门口备有多辆马车,黑压压的锦衣人里三层外三层将整座府衙包围住,那些围观的平民百姓早已不见踪影,估计是被这些阵势吓跑了。

    李吉暗暗心惊,抬头望去,只见萧将军的十三玄甲骑僧赫然在其中,后面还有上百名刀剑出鞘的锦衣人,神情肃然,如临大敌。

    此时,见众人步行而出,脸色略微缓和下来,便刀剑入鞘,纷纷让出道来,看来在此已经等候多时。

    俞宝庆见到门口整装待发的人马,吓得不轻,面无血色,六神无主,但毕竟久历江湖,经验老辣,也非省油的灯,马上将惊慌失措的心情平缓下来,暗道:“萧将军果然非同凡响,气势磅礴,此番来府衙竟然摆这么大的阵势,毫不逊色皇亲贵胄出行。”

    萧衍向着王县令抱拳道:“王兄,多有打搅,就此别过。”

    王县令见小小府衙被重重铁骑包围,不禁冷汗直冒,暗道:“想不到这两名人犯竟然令萧衍如此劳师动众,看来其中必有原因。虽然不知缘由,但是幸好没将他们斩立决,否则今天这个县令也算是当到头了。”

    于是接着萧衍的话,结结巴巴道:“萧……将军,请慢、慢走!”

    说完,在师爷等人的搀扶下,踉跄避入府衙,关紧大门,方才长舒了一口气。

    萧衍跨上骏马,向着李吉、俞宝庆、希儿抱拳道:“萧某的营地离此地并不远,三位如不嫌弃的话,今晚便由萧某做东,到军营中小聚如何,也为各位压压惊。”

    俞宝庆闻言一愣,连连摆手道:“哪里敢劳烦将军,今日若非将军施以援手,俞某早已人头落地。在此谢过将军的救命之恩,永生难忘,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说完,俞宝庆领着希儿跪在萧衍面前,李吉见状,也急忙跟着跪下,道:“今日多亏萧将军搭救,李吉没齿难忘,以后若有需要我的地方,任凭差遣,必然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萧衍下马扶起三人,温颜道:“三位无须客气,萧某何德何能,能受此大礼!昨夜接到智空的百里加急快信,告知两位身陷大牢,恐有性命之虞。是以连夜从皇宫策马奔袭,幸好及时赶至。俗话说,路见不平,拔剑相助,匡扶正义铲除邪恶本是我辈应做之事,更何况我与李小英雄虽仅有数面之缘,交情不深,但是彼此意气相投一见如故。小英雄有难,萧某自当义不容辞。

    又因萧某乃皇上钦点京畿禁卫军参军,本有职责襄助天下兵马守疆卫土,更兼督促巡察京都各级官员弄权舞弊之责。阳羡县令昏聩无能,不问青红皂白,胡乱判案,险误大事,萧某未能及时予以惩治,有失察之嫌,为之汗颜,愧对皇恩盛宠,愧对天下黎民百姓。

    回营之后,萧某自当修书一封,将来龙去脉禀明陛下裁决。”

    萧衍句句皆发自肺腑之言,一席话令人闻之动容。

    李吉被萧衍的博大胸怀与英雄气概所折服,热血为之沸腾,道:“萧将军以人为本,心怀天下,一身正气,铮铮铁骨,有谦谦君子风度,乃盖世英雄,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想必将军连夜赶来,不曾歇息,还请多多保重身体。”

    萧衍仰天一笑道:“我等常年征战沙场,爬山涉水,餐风露饮,习以为常,即使三天三夜不合眼也无妨。反倒是两位,身陷大牢,定是一夜无眠,煎熬至极,此去军营尚有些路程,大家可在马车上稍作歇息。”

    闻言,俞宝庆心里暗道:“真是出门遇贵人,万事皆顺利,不仅避免了牢狱之灾,杀身之祸,还能随将军去军营美美地享受一顿丰盛的大餐,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于是脸上笑开了花,拉着希儿准备登上马车之时,突然一名锦衣人拦住了他:“此辆马车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请移步到后面马车!”

    萧衍脸色突变,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忙引着俞宝庆、希儿到后面马车,道:“萧某的马车在后面,请诸位随我来!”

    俞宝庆闻言,受宠若惊,一生之中从未坐过如此豪华的车辆,更何况是坐将军的马车,简直是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

    俞宝庆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清脆响亮,众人皆不明白他此番举动意欲何为,他却独自笑道:“老夫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

    李吉正要趋步上前,被人叫住,定睛一看,说话之人正是那名锦衣人,笑道:“原来是宫廷侍卫田安启,今日如此打扮,一表人才,颇有气度,险些没认出来。”

    话说着,扫了周边密密麻麻的锦衣人,心里暗暗纳闷道:“这些锦衣人个个神色严肃,剑拔弩张,大为警惕,目光敏锐的观察四周,绝对是皇宫一等一的高手。武康公主微服出宫,宫廷侍卫的职责重大,如有闪失,谁都担不了责任。”

    田安启对着李吉冷冷道:“我们又见面了。”

    李吉苦笑道:“你还真是瘟神,皇宫能碰到你,宫外也能遇见你,走到哪碰到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的影子。”

    田安启嘴角浮现一抹微笑,道:“李兄弟,我们这叫缘分。主子交代了,请移步到马车内叙叙旧。”

    李吉一听恍然大悟,此车原来是武康公主所乘,难怪不容俞老大靠近,于是头皮一阵发麻,心里不禁叫苦不迭:“前日悄悄出宫,凭着她的性子,定然恼羞成怒,再次落在她手里,不知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李吉于是皱着眉头掀开车帘,只见武康公主端坐于车内,神情严肃,但她仍然是一身书童打扮,俊俏可爱,又有些滑稽。

    李吉忍俊不禁道:“公主,你今日这身打扮也太出人意料了……”

    武康公主嗔怒道:“见到本公主,竟然不下跪,还出言不逊,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该当何罪?”

    李吉听闻此言,不慌不忙道:“公主,大齐乃礼仪之邦,如是朝堂之上,公主正装礼仪天下,按礼制我应当跪拜,规规矩矩行礼。但是今日公主以书童身份出现在此处,定是掩人耳目,如我三叩九拜,大声喧哗,不免行踪败露,岂不坏了大事。况且在马车之上,空间狭小,行礼有诸多不便!公主乃大齐皇帝掌上明珠,心胸宽广,自然不会计较草民的失礼。”

    李吉巧舌如簧,武康公主无话可说,脸上却多了几份怒意,道:“臭小子,你不告而别,太不讲道义了吧!”

    “那夜临时有要事,急急忙忙出宫,公主又侍奉陛下左右,所以没能与公主道别,但是我有留了字条给您……”

    武康公主不等他说完,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屑道:“临时有急事?听说一入阳羡便看中如花似玉的姑娘,跑去打擂招亲。年纪小小,色心倒不小啊!活该被关在大牢里,早知不来救你了。”

    李吉闻言,一脸尴尬,道:“公主,此事一言难尽啊!在下是阴差阳错的去打擂,鬼使神差的进了神庙,还险些被烧死,后来又莫名其妙的被关在牢房里,吃了官司……”

    武康公主打断他道:“要不是本公主和萧将军及时设法救你,你早已人头落地了。”

    李吉闻言,心中不由一阵感动,暗道:“公主乃金枝玉叶,自是尊贵无比,连夜赶来相救,实属难能可贵!”

    于是连忙起身,真诚地道:“多谢公主救命之恩!”

    武康公主连连摆摆手,道:“嗯,不用谢我,我救你是因为你还欠我一个诺言,我怎么可能会让你死。”

    李吉拱手道:“不知公主此次出宫,是否有其他事?”

    武康公主脸上闪过一丝惶恐不安的情绪,眼睛微微泛红,道:“你还问,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李吉没听明白武康公主话中之意,见她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当下也不便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