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二十章 虔诚祈愿
    玉龙真人道:“神龙心诀系出自天书《风云诀》,乃天人合一之法,法中之秘,神授之功,非人为所创编,实乃圣祖在荒古时期千锤百炼之物,功法中汇集无上智慧。本法有夺天地之玄机,护体伏魔之妙法,修神通灵之妙门,周而不散,行而不断,气自内生,炼神还虚,炼虚入道。

    练成此诀后,心动而力发,遵循天地,自然而施,不觉其出而自出,如潮之涨,似雷之发,便如一叶芦苇置身波涛汹涌之间,随波逐流,抛高伏低,何尝用力?若要用力,又哪有力道可用?又从何处用起?”

    李吉连连点头,觉得这道理果然博大精深,和独孤老人所说的剑道颇有相通之处。

    玉龙真人道:“神龙心诀乃世间最为强大心法之一,威力无穷,是以五百年来非其人不传,非有缘不传,纵然是本门出类拔萃的弟子,若无机缘,也不获传授。便如玉泉师弟,他潜心修道,武功高强,乃本庄了不起的大灵师,却也未获得神龙心诀修炼之法。”

    李吉道:“是,弟子自知无此机缘,不敢妄自强求。”

    玉龙真人摇头道:“不然,你是有缘人。”

    李吉闻言,惊喜交加,心中怦怦乱跳,没想到荒古时期神农大帝遗留下来的绝世内功心法,连玉泉真人这样的大灵师也未蒙传授,自己却属有缘。

    玉龙真人道:“天地之成,道之所生;有情生命,缘起无常。俗话说,天雨大不润无根草,道法宽只度有缘人。你躲避仇杀投身我庄,成为神农氏弟子,此是一缘;你来到我殿里求医,此又是一缘;你不习心诀便要丧命,玉泉师弟习之虽然有益处,不习亦无所害,这中间的分别又是一缘。”

    玉泉真人道:“李吉福缘深厚,贫道亦代为欣慰。”

    玉龙真人道:“师弟,你天性执着,一切事物过于拘泥,只知一,不知二,始终无法参透三生万物,阴阳合和。不是师兄不肯传授你神龙心诀,实是怕你研习这门荒古宇宙至强心法之后,沉迷其中,于自然大道不免荒废。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唯有知自然之道,审时度势,不强作、不妄为,顺势而为之,自然而有为。道法自然,其实道无处不在,存乎万物之间,既简单易懂,又玄之又玄。人生百态,世间万物,莫过于此。领悟这四个字,定能成就非凡。”

    玉泉真人神色惶然,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道:“师兄教诲的是,师弟自知此生痴迷于武学,道行尚浅,机缘未至,始终无法登堂入室,不能窥视宇宙之奥秘。”

    玉龙真人道:“情顺万物而无情,终日有为而心常无为,置身天地之中,自当顺其自然,摈弃私欲、顺天应时、以无为的心态去参悟大道。

    我亦只能遵循天玄祖师的遗训,凡是研修此诀,当凭自身悟性,外力不可干涉。能否参悟心诀真谛,就看自己的机缘了。”

    李吉一怔,想起那日在神龙山脉后山的小山洞里,慧本禅师也说过这么一番话:“一切皆有命数,缘分天定,因待缘生,缘待因生,因缘和合,则生结果。看来世间神出之物,玄妙非凡,皆有灵性,并非自己强求就能够求到的。”

    李吉站了起来,向着庄主玉龙真人与师叔玉泉真人跪拜下去,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道:“弟子不才,恐有负庄主期许,两位前辈心怀仁义,弟子感激不尽。”

    玉龙真人道:“贫道能做到的也就这些,我便允你修习神龙心诀一日,明日此时,自当收回。千万记住贫道一句话,大道无为而无所不为。”

    李吉心里又道:“此时我已无路可走,大丈夫不能自立于天地之间,遇到危难之时总是腼颜向他人托庇求生,算什么英雄好汉?我今日必须拼尽全力研读神龙心诀,如果实在无法领悟其中奥秘,那明日便是我的忌日,亦是了无遗憾。”

    于是向着庄主玉龙真人磕头不已,道:“多谢庄主成全,李吉定当奋力而为。”

    说完,玉龙真人朝着空中比划了一下,一道光芒闪耀在李吉的眼眸之中,很快,光芒散去,一卷古朴的卷轴悬浮于虚空之中,时时刻刻透着吞噬力量的气息。

    “好霸道的吞噬力量!”李吉看着眼前的卷轴,心中暗道一声。

    “此卷蕴藏神龙心诀,言简意赅,微言大义!其已通灵,虔诚祈求方能感应显形,时间稍纵即逝,你一定要把握好机缘。此地颇为清净,留给你以便心无旁骛参悟,殿内另设有结界,殿外又有弟子重兵把守,不必担心有人前来打扰,你便安心参悟研修。”

    说完,玉龙真人、玉泉真人便掩门而出。

    李吉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内心的汹涌澎湃,面对宇宙最为强大的内功心法之一神龙心诀,不知有多少江湖豪杰暗中觊觎,如今就这么摆在自己面前,仿佛在做梦一般。

    李吉见那卷轴金光闪耀,一时之间不敢触碰,心中忐忑不安,不知打开之后又会如何?

    于是索性坐在蒲团之上,呆呆地看着卷轴,想道:“神农山庄于己有着莫大之恩,更有传艺之德,师父师娘对自己犹如父母一般,此番更是劳烦了庄主玉龙真人、师叔玉泉真人逼针疗毒,传授神龙心诀。灵者大会召开在即,自己未能为师门略尽绵薄之力,反倒成了累赘。

    有太多的未竞之事,等待自己去完成,可恨自己天生废材,任性妄为,就连自保都难,何以谈其他……”

    李吉又不禁连连摇头,苦笑了一声,自己身中奇毒,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活不过一日,何以在此胡思乱想?

    想着,想着,又伤心又惭愧,恨不得当场毒发身亡。

    李吉看向那卷轴,随手一招,忽然有一股吞天之力包裹着这卷轴飞到了手中,李吉皱了皱眉头,暗道:“果然是通灵之物,竟然知晓我的心意!”

    于是整理了一下心绪,翻开卷轴,瞬间,一道光芒从卷轴之中闪耀而出,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道虚影,一副画面渐渐的清晰出来,乃是一卷无字之书。

    正自纳闷,忽然想起此物早已通灵,岂是凡眼可见,唯有虔诚祈请,珍视修习,法不孤起,仗境方生,道不虚行,遇缘即应。

    于是向着卷轴连连磕头跪拜,虔诚祈请道:“弟子李吉,在此向神农大帝祈求显灵,助我练成心诀,驱毒疗伤,完成未了心愿……”

    连磕了十几个响头,仍然不见动静,李吉心想:“难道我不够诚心?还是与神龙心诀无缘?”

    于是磕头不已,不知道过了多久,始终不见有任何动静,李吉记起庄主所言,神龙心诀乃通灵之物,求者要心存虔诚,不可有丝毫亵渎之意。

    于是不敢再胡思乱想,心无杂念,恭恭敬敬的磕头祈求。

    大殿之中倒也安静,没人打扰,除了午时殿外白衣弟子进来送饭外,未见任何人。

    不知不觉已到了日暮时分。

    李吉从上午开始磕头求愿,中间不曾断过,应有数千个响头,已然记不清了,只觉得磕得昏天暗地,对身外之事浑然不知。

    此时,殿门传来一声轻响,李吉以为是白衣弟子又来送饭,道:“有劳师兄了,烦请将饭食放在门前即可。”

    来人没回应,李吉仍旧在磕头祈求,并未察觉身后有异。

    “已是日暮时分,为你点盏灯。”

    背后传来一个极为苍老的声音,仿佛可以洞穿整个大殿一般,李吉闻言,转身望去,原来是一名白袍老者。

    他咳嗽了几声,伛偻着腰,满头银发在风中飘荡,手中拿着火折子,正欲爬上高台点灯。

    李吉见状一惊,急忙扶着白袍老者坐在蒲团之上,道:“老人家,殿台高筑,难以攀登,还是让晚辈来吧!”

    白袍老者低咳一声道:“你身有重伤,高台亦难上。”

    李吉道:“晚辈虽然身有抱恙,总还算年轻,身子骨硬,老人家年老力衰,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岂不要遗憾终生?”

    白袍老者低低笑道:“小小年纪却懂得尊师重道,敬老尊贤,甚好,甚好!你诚心祈请,百般念叨,是为求得神龙心诀,驱毒疗伤?”

    李吉道:“正是!”

    白袍老者静静坐在蒲团上喘息着气,沉默不语,可能是因为刚才多说了几句话,咳嗽的更为厉害。

    李吉此时虽然身受重伤,但是被玉泉真人的灵气封住各处经脉,暂时逼住了毒性,时辰未到,亦能正常行动,与常人无异。

    李吉拿着火折子爬上大殿高台,台上端坐着**神圣的圣祖神农大帝雕像,慈眉善目,炯炯有神,额上有对牛角,肩披树叶,身着龙袍,赤脚圆目,左手插腰,右手上举,伸出两指,通心明灯在其左右。

    李吉望着雕像,暗叹圣祖开天辟地、功盖山河的英雄气魄尽显,像前祭灯长明,花果常供,烟绕香柱,炎黄子孙崇敬之情溢然。

    环视四周,只见大殿四周大笔彩绘圣祖作耒耜,耕稼穑,尝百草等恢弘功迹,木雕工艺皆秦汉风格,精雕细琢而成,殿台烟常绕,柱上盘龙舞,俨然王宫气魄,显得雄伟古朴、**肃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