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机不可泄露
    李吉将两盏通心明灯点上,走下殿台,道:“老人家,你在庄里多久了?”

    白袍老者眯着眼睛道:“很久了,人老了,也记不清了。”

    李吉极为客气地道:“晚辈神风院李吉,乃刚入门辈分最低的新弟子,对各殿院也不熟,没认识几个人,不知道老人家尊姓大名?”

    白袍老者道:“人老了就不中用啰!也记不清自己叫什么名字,你叫我老人家便可。你既是入门弟子,那天赋应该是不错了!”

    李吉脸色一红道:“老人家误会了,晚辈并非经过遴选入门,乃是托吾妹之福,才得以留在庄内。晚辈天生废材,秉性愚钝,无灵根无灵性,并非修仙之材。”

    白袍老者道:“天生我才必有用,即使是一块废铁,只要经得起痛苦的磨练,也能成为有用的钢材。至于资质太差这个说法,却是不然。修道,并非修为,更非资质。道高者,乘游于天地万物,耳听天地八方,眼观宇宙之法,抬手摘星,眨眼百年!故此,这资质高,并非是修为高,这修为高,并非是道高。而道者,天地万物,草木金石,凡夫俗子皆可领悟,有无资质又有何干?”

    李吉听他说的有些玄乎,亮闪闪的眼睛里满是疑惑,道:“老人家所言,高深莫测,晚辈难以理解。”

    白袍老者又道:“世人重天赋轻后天,皆背道而驰,违背万物发展固有规律。老夫认为,天赋并不代表一切,后天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任何资质之人,若能因材施教,因势利导,则道法自然,顺昌逆亡,天下众生皆可参悟道法,成仙飞升。

    可惜的是,愚昧的往往是那些自视聪明的修行者,寻仙好尊,争功求境,逆天而行,与天而争,却恰恰违逆了自然的生化法则。

    如果各式各样的人都能证道成仙,那成仙有什么可贵。若能顺乎诸气,守于道法自然,则能达到不生不死,师法自然,方得自妙,何况修行者本人呢!”

    李吉顿时豁然明白,道:“老人家所言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晚辈受益颇多。修行的确不能走旁门左道,否则只会自己害自己。”

    白袍老者道:“方才见你跪于殿前喃喃自语,神色颇为苦恼,不妨细细道来,看老夫能否为你排解心中烦闷?”

    李吉见白袍老者银髯飘洒,神采奕奕,看年龄不知几何,举手投足之间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心中肃然起敬道:“实不相瞒,晚辈学艺未精,昨夜遭歹人暗算,身中唐门暴雨梨花针,其毒已深入五脏六腑,纵是大罗金仙,亦难续命。本着最后一丝求生希望,求庄主大发慈悲,赐予灵界至高心法神龙心诀,助晚辈驱毒疗伤,修复经脉。

    兴许是晚辈诚心不够,天资愚昧,神龙心诀至今未能现形。今夜一过,晚辈将毒发身亡。人固有一死,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心中诸多执念放不下,难免有些遗憾。”

    白袍老者道:“你这年轻人,说的话未免有些悲观。看在你为我点灯的份上,你走到我身旁,让我瞧瞧吧!”

    李吉百思不得其解,不知白袍老者要瞧什么,不禁有些纳闷,挠了挠头,垂手走到他面前。

    白袍老者忽然伸出一只手,扣住李吉的手腕,出手之快,当真是快如闪电。

    李吉猝不及防,吓得目瞪口呆道:“老人家……”

    白袍老者扣住他的手腕的时候,已经快速地探出了他的脉搏,发现他竟然几乎没有灵力,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继而闭目凝听,沉默了片刻,眯缝的眼眸中精光更盛,脸上布满着惊异、疑惑以及不敢相信。

    不一会儿,他忽然深深一笑,闪烁着那双深邃的眼睛,脸色稍微缓和下来,然后将李吉的手松开,道:“呵呵,不错,不错,你这小子确实与常人不同……”

    李吉闻言惊道:“老人家,晚辈之毒是否已无药可救了?”

    白袍老者道:“非也,非也。世人都说你天生废材,我却说你大智若愚。你的体质确实与人不同,但却是天赋异禀,非常人能及。”

    李吉闻言,满脸疑惑之色,问道:“老人家何以有此一说?”

    白袍老者道:“你按一下脐下三寸之处是否隐隐作痛?”

    李吉依言按压了一下,果然有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不禁呀的一声,眼泪哗哗掉下来,道:“此处确实疼痛难当……”

    白袍老者道:“因为你拥有千年不遇的混沌天体!”

    李吉骇然道:“何为混沌天体?”

    白袍老者道:“混沌天体乃天地间最为强大的体质,在修仙天体排名中名列第一。混沌天体未被唤醒前万物浑沦,寂然无物,一旦唤醒,混沌初开,乾坤始奠,上可吸收日月精华,下可汲取万物灵气,包容一体,蕴含天地之神力,非凡人可比拟。”

    李吉似懂非懂道:“混沌天体既然如此神奇,那为何晚辈的灵力一直无法突破?”

    白袍老者道:“你现在的灵力级别非常之低,是因为混沌天体不断吸吮着你的本体灵气,所以你的灵力很难提升。”

    李吉吃惊道:“什么?我的灵力尽数被混沌天体吸收了?”

    白袍老者道:“因为混沌天体需要储备一定的灵气才能够唤醒,你日常修炼所得的灵气大部分要供养天体运转所需。但毋需担心,你所走的路与凡人不同,注定要走得更艰难一些。”

    李吉道:“多谢指点迷津,破解日夜困扰晚辈的谜团,世人皆道我是天生废材,万万想不到问题出在此处,不知老人家可有破解之法?”

    白袍老者道:“破解之法极其简单,便是寻找到合适你体质修炼的功法即可。”

    李吉跪在地上,向着白袍老者连连磕头道:“晚辈不才,还请老人家赐教。”

    白袍老者道;“神龙心诀乃天下最强心法,可快速提升灵力,弥补诸多不足,你如修炼此法的话,自然能够天人合一,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李吉皱着眉头道:“晚辈在此正是祈求神龙心诀之法,可惜与其无缘,日暮时分,仍未见踪影。”

    白袍老者闻言哈哈大笑道:“你来寻神龙心诀是为了驱毒疗伤,它又怎会为了你区区凡人之躯而轻易现身呢?”

    李吉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老人家说的极是,神龙心诀乃通灵之物,所求甚高,所达必远,晚辈不能创思图远,无缘亦属正常。”

    白袍老者笑道:“哈哈,小子有趣的紧,我胡说八道,你也当真。言归正传,你如参透神龙心诀,得修炼之道,师法自然,尔后用在造福百姓,拯救天下,岂不妙哉?”

    李吉抱拳道:“老人家教诲的是,晚辈目光短浅,胸无大志,实在惭愧万分。唐门暴雨梨花针天下无双,无人能解,唯有练成神龙心诀,方有一线生机。”

    白袍老者轻轻摇头道:“你身上之毒,其实都是小事一桩,暴雨梨花针乃凡夫俗子之物,怎可与修灵圣物相提并论。神龙心诀乃神出之物,练成之后自是百毒不侵,与万物融成一体,能力激增速度奇快,无穷无尽,脚踏大地,肩扛山岳,头顶苍穹,若能顺乎诸气,守于道法自然,则能达到不生不死。其奥义神通,博大精深,如浩瀚苍穹,无边无际,岂是一夜之间能够练成?”

    李吉急道:“依老人家所言,那弟子定是无法参透此诀理了?”

    白袍老者道:“小子,莫急,一日不成,日后慢慢修炼亦可。当务之急,便是修炼克制体内之毒的心诀即可,天下万物相生相克,无下则无上,无低则无高,无苦则无甜,必须得细品其中滋味。”

    李吉见白袍老者信手拈来,皆是经文要诀,天地玄机,无所不晓无所不通,不禁暗暗称奇,道:“难道老人家通晓神龙心诀?”

    白袍老者道:“老夫见你有救世之心,又与你投缘,可为你破开虚无,传授你口诀,务必牢记于心。”

    李吉闻言大喜道:“晚辈洗耳恭听!”

    白袍老者在大殿之内,来回渡步,缓缓念道:“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白袍老者字字珠玑,铿锵有力,口诀大约有三百余字,仅念了一遍,字符犹如刻在李吉脑中一般,不一会儿便已烂熟于胸。

    白袍老者道:“你现在都记住了经文要诀,一夜之间参透诀理是不可能之事。自此之后必须日日揣摩心诀神通,感悟其中奥妙,勤加修炼,不可荒废。至于如何化解身上之毒,你便从诀理之中寻觅吧!今夜你我之言,只有你知我知,天机不可泄露。老夫言尽于此,就此告别。”

    说完,白袍老者突然散发无尽光芒,瞬间虚空遁形,凭空消失,那神龙心诀卷轴此时已然合在一起。

    李吉大惊失色,暗道:“原来老人家便是从那卷轴中出来,难道是神龙心诀精魄幻化而成?”

    想到此处,李吉恭恭敬敬地向着卷轴磕了几个响头,道:“多谢老人家成全,晚辈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