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异象陨落
    李吉望着暗影幽狼远去的身影,不解的问道:“四妹,确定就这样放它走吗?”

    萧灵儿缓缓地拭去嘴边的残血,点点头道:“是的,如果不放了它,我们两人联手也不是它的对手。它可是千年妖兽,有着强横的魔兽之力,如果与它硬拼,最终我们恐怕都要丧命于此。”

    李吉将赤霄剑背在身上,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衫,道:“还是四妹有先见之明,刚才我们联手一击,只能将它一时震住。如果它鱼死网破拼命挣扎到底的话,我们一定不是它的对手。”

    李吉望着萧灵儿,恰好有一抹阳光穿过树林照耀在她的脸上,心中不由一阵荡漾,想起在春满楼与她初次相识的情景,不禁脸色一红。

    萧灵儿见李吉直愣愣的盯着她,脸上也不禁一热,顿时飞起了两朵红云,霎那间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甚是娇媚,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新曼妙。

    她眉心低垂,略带羞涩,微风轻拂,掀起洁白的雪衣一角,轻轻从娇嫩的肌肤上滑落,青丝晃动,如一朵绝世美花,令人见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纵贯全身。

    刹那间,李吉的血液沸腾起来,以前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瞧过,细细一看她澄澈的一双眼睛,像是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瑕疵的沾染,清纯得像高山顶端的一捧圣雪,眼眸里那细细碎碎的亮光,如霏霏的春雨飘落,而眼底是花瓣一样温柔的颜色,美得让任何一个男人心里都会发慌。

    远处飘来的风吹乱了她额角的一缕头发,淡褐色的发丝温柔地划过眼际,垂在水仙般华美的脸上,光洁的皮肤散发出白玉一样的光泽。

    萧灵儿的清冷睿智,恣意洒脱,再加上绝美容颜,李吉心里早已折服不已:“刚才联手一击之后,两人的灵力已损耗大半,况且两人之前的中毒极深,大病初愈,也不宜大动干戈。”

    萧灵儿忽然道:“三哥,这等千年妖兽突然闯到神龙山脉,绝非偶然,我总感觉与魔族有着莫大的关系。最近他们蠢蠢欲动,似有大举进犯中原之意,我们一定要尽早将此事禀报师父,以防万一。”

    李吉闻言,额头顿时冒出冷汗,暗自责怪自己没顾及师门,竟呆在这里胡思乱想,于是点点头道:“四妹所言极是,我们马上启程,将此事禀告大师兄吧!”

    说完,二人便如流星赶月向锦绣谷口的亭台疾驰而去。

    约摸半个时辰,二人便赶到亭台,便径直来到大师兄嵇承平的房间,将鬼面婆婆的暗中示警以及暗影幽狼入侵神龙山一事悉数告知。

    嵇承平闻言,脸色大变道:“前几日庄主偕同各殿院执掌之首仰望星空,掐指一算,便道天有异象,果然有大事要发生。”

    李吉奇道:“什么异象,竟然惊动了庄主?”

    嵇承平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到窗台,望着远处,为二人道出前日发生的一件异象。

    原来,前日夜里忽然大风呼啸,大雨如注,昔日屹立在神龙山的神农山庄不曾有过这般风雨凄凄的景象。雷电竭力地将天幕撕破一道道裂缝,山中传来的一声声本该是悦耳的铃音如今也转作凄婉的旋律,在山谷中悲鸣不断,仿佛躲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妖兽只等时机一到,便如箭离弦之势奔涌而来。

    庄主玉龙真人与各殿院掌教之首以及关门大弟子一道,夜观星象,欲窥探天机,偶现一颗芒星陨落,推算到近日神农山庄将有一场浩劫,能避否皆难知晓。

    玉虚真人道:“近年来山下总有妖祟作乱,扰得百姓难以安寝。我们身为正道之士,必履职则,斩妖伏魔,肃清邪门歪道,以防万一,特别是在灵者大会期间,血魔宫等邪恶势力更是虎视眈眈。”

    玉龙真人道:“太虚殿执掌全庄上下安全,不曾有一刻的懈怠。如此大劫给我们的只有两字:生亦或亡。我也曾问过众弟子,如庄里遭遇大劫,走或是留,我皆不强求。如果选择留下,我也甚感欣慰,只望竭尽全力共渡此劫;若大劫难渡,也是天命!但记住只要你们愿意,永远都是神农山庄的入门弟子!”

    各殿院的执掌之首以及关门大弟子皆回道:“浩气存,长生门,灵者无敌;神龙剑,惊世间,飞剑问道。今日我等上千名弟子早已将生死与神农山庄系在一起,与之共存亡。”

    嵇承平将前夜之事和盘托出,李吉和萧灵儿也道:“大师兄,我们誓与神农山庄共存亡。”

    嵇承平道:“师弟、师妹,昨夜辛苦你们了,我马上向师尊禀报,此事尚未得到确切的消息,此时千万不可声张,以免打草惊蛇。”

    李、萧二人道:“谨遵大师兄训示。”

    嵇承平又道:“你们也不必过于担心,神农山庄有无上结界庇护,更有神龙剑阵防御,纵是大罗神仙、万年魔兽,也难轻易破阵,况且师尊早有防备,已布好天罗地网,不论是谁要来捣乱,都是有来无回!”

    李吉和萧灵儿闻言,才略略松了一口气,于是便向大师兄请安走出房间。

    亭台之外,一丝光线掠过二人的脸庞,如夏日骄阳般耀眼……

    精致的五官明媚绝伦,眼睛明亮如清澈的黑泉,直挺的鼻梁和轻抿的嘴唇意外地构成一副迷人的表情,远远望之,令人有些怀疑是天上的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男才女貌。

    走在亭台的走廊上,有些弟子一脸羡慕又嫉妒,暗暗吞咽着一口唾沫,斜着眼直直望着二人。

    二人也不搭理他们,径直向前走着。

    萧灵儿在李吉耳畔轻轻道:“三哥,好多人在看着我们。”

    李吉嘴角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四妹,管他们呢,你无论走在哪里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萧灵儿脸颊泛起一阵红晕,努着嘴道:“三哥越来越贫嘴了。”

    此时,周八宝正好迎面走过来,嬉皮笑脸指着二人,道:“你们两个老实交代,昨夜为何一夜未归?”

    李吉耸了耸肩道:“我们送了鬼面婆婆上山,然后……”

    话还未说完,萧灵儿立马接下话茬道:“其实也没什么,上山时被其他事情耽误了,所以无法赶回来。”

    周八宝瞧着李吉,又瞧着萧灵儿,半信半疑道:“我不信,你们肯定有事瞒着我……”

    李吉红着脸,道:“没,没……”

    周八宝眯着眼睛,别着脸细细观察他们两个有些异样的神情,忽然道:“还说没事,我老远就感觉到不对,看看你们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们。”

    萧灵儿道:“周师弟,实在是一言难尽,我们也难以启齿……”

    周八宝忽然笑了起来道:“我懂,我懂,你们不说就算了,呵呵……”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暧昧的表情,朝着二人直笑。

    李吉被周八宝瞧得浑身不自在,忙道:“胖子,你可别想歪了,她可是我的义妹。”

    周八宝举起手,食指对着李吉指指点点,道:“还说没事,一夜间就成了义妹?”

    李吉越解释越说不清楚,他也只有耸了耸肩膀,摊开了手也半开玩笑道:“你说是什么便是什么。”

    萧灵儿也跟着笑道:“他确实是我的三哥……”

    周八宝见两人这般,虽然也觉得有些迷糊,道:“好吧,你们说的都对。”

    李吉将话题岔开道:“我们肚子空空,不如先去膳堂用餐。”

    周八宝拍着手道:“也好,我也没用过早膳,我们一道吧!”

    于是三人便一起在膳堂用餐,周八宝忽然放下粥碗,两手覆上耳朵,滚烫的感觉让他心里很不安:“我的耳朵好烫呀,该不是有人在说我?”

    “一大清早的,我看除了你师父,没人想你了!!”看着周八宝将碗里的粥喝的干干净净,李吉一高兴忍不住拿他打趣,不料周八宝闻言脸色立即变得严肃,神色慌张向后看了几眼,并未见到师尊,才略略放心道:“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起我师尊。”

    李吉暗暗吐了舌头,哈哈笑道:“胖子,也有你害怕的时候……”

    三人在锦绣谷亭台值守,接待了形形**的武林人士,夜间李吉与萧灵儿便相约到密林之中修炼体内幽冥鬼火之力。

    李吉道:“四妹天资聪颖,修为比我高许多,还请多多赐教。”

    萧灵儿道:“以后我们经常互相切磋一下,一起进步。”

    李吉喜道:“多谢四妹成全。”

    萧灵儿道:“我们修灵乃法属道家,讲究道法自然,衍化造境。阴阳相和,宇宙之内,一切形色不定,故言万物无名。而幽冥鬼火乃是上古十大神火之一,可以为修灵衍化无穷力量,我们必须日日淬炼,将其融入功法之中。”

    李吉道:“我常听及师父提及天地万物,太极之初,混而一体,恍恍惚惚,混沌未分,杳冥不见,不见惚恍,无象无状。如要做一名杰出的灵者,必须先修炼心境,方能感知天地。”

    萧灵儿点点道:“三哥所言极是,我们便只需修炼神龙内功心诀便可将幽冥鬼火缓缓修炼到化境,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于是,二人在密林中修炼,白日接待,夜间修炼,不知不觉三日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