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灵者会武(六)
    李吉脸色铁青,咬了咬牙,狠狠道:“士可杀,不可辱!你杀了我可以,但请不要玷污我师姐,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雪狼双手叉腰,傲然道:“臭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死鸭子嘴硬,哈哈……”

    心妍有气无力地骂道:“混、混蛋,你要干什么,你要对我师弟做什么?”

    雪狼恶狠狠地盯着李吉,道:“臭小子,看在小美人儿的份上,我留你全尸!”

    然后又嬉皮笑脸,伸手轻轻挑起她的下颌,让她的眼睛落在他的脸上:“小娘子,趁现在月黑风高,四下无人,咱们以青峰作屏,天为幕,地作席,春宵一刻值千金,清泉流韵此销魂……”

    心妍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始终没能成功,不禁怒道:“下流无耻之徒,你什么意思……”

    雪狼忽然抬起脚,狠狠地踢了李吉几下,踢到他动弹不得,几欲昏厥,然后又蹲在心妍身旁,道:“这个意思。”

    话音刚落,雪狼将心妍的下巴高高提起,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双手更是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

    心妍皱起了眉毛,这个恶心的男人还觉得占便宜占的不够多吗?当他的舌头伸进来时,心妍用力的咬了一下,一抹腥甜流淌进了嘴里。

    雪狼吃痛的从她的嘴唇上移开,“还会咬人?我是下流,我是无耻,但是我足够坏,足够强!先把你的小情郎弄得服服帖帖,等下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下流……”

    “不要,不要……”心妍闻言又羞又怒,任凭怎么挣扎,娇躯却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雪狼将李吉的头颅狠狠地踩进草地里。

    李吉的头部不断撞击着草地,砸出了一个土坑,一阵刺痛袭来,他趴在草地上,双手死死抓住两旁的杂草,一股从来没有过念头在心里升起:“我难道真的要永远被踩在地上吗?我个人生死事小,师姐冰清玉洁,如果受到任何玷污,我也死不瞑目。”

    李吉陡然仰天嘶吼一声,愤怒的咆哮着,屈辱,无边的屈辱,弥漫全身上下。

    一股从体内涌来的磅礴之力浸透全身,冲体而出,李吉浑身瞬间如暴涨一般,长发倒竖,无风自起,蓦然喝道:“谁都不许侮辱师姐!”

    砰地一声,雪狼踩在李吉头上的脚被一股强大的灵气防御罩反弹而起,整个人被震飞到十余丈开外。

    李吉恨意滔天,混沌之力瞬间释放,驾凌于一切的气势弥漫于天地间。

    轰隆隆!天空电闪雷鸣,衣衫无风自动,李吉犹如从天堂跌入十八层地狱的魔兽,咆哮着,怒吼着,两眼喷着一团赤色的火焰,不断在燃烧自己,燃烧所有理性,将所有一切都化为愤怒,他要毁天灭地……

    雪狼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惊讶得语无伦次,道:“小、小子,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李吉置身于幽冥鬼火之中,如浴血凤凰,又似地狱冥兽,召唤黑暗无边的死亡,身躯仿佛无坚不摧,四周的温度瞬间升高,只听见他身上的骨骼一节节的爆响,躯体一点点的暴涨,在虚空掀起一阵狂风暴雨:“我……要……你……死……”

    话音刚落,只见直插在岩石之中的赤霄剑犹如有感应一般,铿锵的一声,破石而出,直射雪狼。

    雪狼知道退无可退,唯有抢先一步结成坚固的防御阵法,方有六成胜算,于是一股浩瀚无穷的灵力顺着手掌刺破虚空,在天际摩擦出一道道青色火花,形成一座雄浑的防御波。

    这是一道大灵师才能构建的防御波,足以抵挡千军万马的攻势。

    一道苍老亘古的声音响起,声音蔓延着传遍了整个空间的每一处角落。赤霄剑隐隐有龙吟之声,随着李吉的灵气催动,犹如神龙召唤,厉鬼催命,泛着深红色的光芒,神龙剑诀第二式“怒龙连斩”,嗖的一声刺破那道青色防御波,剑身贯穿雪狼的左肩。

    “啊!”雪狼嘶声裂肺的惨叫一声,身子向后倒飞,狂喷鲜血,在空中就像断线风筝般直飞出十余丈开外,才勉强稳住身形。

    这样的结果,却是谁都想不到的:李吉竟然能以这种手段,杀出了一线生机,扭转了死局。

    “你、你这是什么剑法?”

    雪狼五官线条有些冷硬,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异变少年,目光一瞬不瞬,犹如看见恶魔一般。

    他左肩被赤霄剑贯穿而过,骨断筋折,只剩下求生的意志在苦苦支撑,他刚刚跨入大灵师行列,前途无量,但是很不巧遇到了因幽冥鬼火而异变的李吉,一个本该被他藐视、践踏的低等级初灵者,忽然一夜之间变得比他还强大,被他以一种强横无比的剑法直接碾压,连两个回合都撑不过去。

    李吉挥着赤霄剑直指雪狼道:“我有见过卑鄙无耻的小人,没见过像你这般的。”

    雪狼身上的衣衫多处破碎,浑身如散架般挫痛,抑制不住地颤抖,他缓缓地伸手,用力拭去嘴角的血迹,眼中流露着淡淡的红色:“你不就是用死来威胁我吗?那你就杀吧!你现在心中充满着愤怒、血腥、屈辱,换成是我也会杀了对方,因为这个时代异常残酷,在这个世界里生存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李吉怒火冲天道:“今日我除掉你,是为民除害,并非是弱肉强食,看剑!龙噬八方!”

    他挥起剑,在天空上方不断旋转着,越转越快,瞬间刮起一阵阵旋风,包裹着周边,草地上的枯枝败叶都卷到周身,顿时飞沙走石、草木摧毁。

    李吉身处漩涡中心,四周发散着一股锋利的剑芒,这股剑芒以李吉为中心点飞速向四周扩散而去。

    雪狼已经领教了这种神鬼莫测的剑法,知道威力无与伦比,就凭现在一己之力万万抵挡不住那致命的攻击。

    雪狼被剑芒逼得连连后退,直退到悬崖边缘,已退无可退,他向下望了一眼,咬了咬牙,忽然纵身一跃,竟然跳下万丈深渊。

    李吉呆了一呆,没想到雪狼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他的人生:“雪狼,雪狼,你这一死,总算对得起狼的称号,凶残嗜血、孤傲刚烈、卑鄙猥亵,这便是你的一生。”

    说完,他泛红的眼睛渐渐恢复正常,体内那股原始恐怖的力量也逐渐消失。

    “师姐,你没事吧?”

    李吉疾步走到心妍身旁,揽住她的细腰,触及柔软的身子,内心不禁一颤,师姐的身体好烫!

    心妍脸色潮红,意识开始有些迷糊,道:“我、我没事,还好你将那淫贼击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你伤的重吗?真是委屈你了……”

    李吉眼中噙着泪水,哽咽道:“为了师姐,一切都值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师弟,我现在浑身发烫,酥软无力,体内似乎有一股强大的烈火燃烧着,我快要控制不住它了。”心妍无力的哑着嗓子喊着,炙热的温度令她全身发烫,嘴唇干裂,难受极了。

    李吉见心妍身子酥软的如棉花一样,提不起半分力气,脸颊潮红,额上不断的渗出细密的汗珠,体内滚烫的像是要把她烧着了一般,被一股空虚难耐席卷,痛苦的令她叫出了声,道:“师姐,你这是中毒了,只是不知何种剧毒?”

    “吉、吉儿,我好热,好热……”心妍唇边缠绕着他的名字,流连悱恻到性感的声音让人不禁一颤,李吉记得她从来没有这么亲昵地叫过他的名字,心神不由得为之一荡。

    心妍瘫在地上,神志不清的咕哝着,好像有一把烈火正近距离烧着她,热得她受不了。

    李吉弯下身,试图想摇醒她,却听见她的呻-吟声,下意识的欺身靠近她。

    “你在说什么?”他温柔的拍拍她的脸颊。

    “热、好热......脱衣......服......”她努力的吐出几个字,极度不舒服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热得不断地拉扯着红色衣裳,大半个后背顿时裸-露了出来,起伏的肌肉,雪白的皮肤,优雅的曲线,连着柳-腰与圆润的臀-部,让人遐想无限。

    “风大,别、别脱……”李吉急忙伸手将她的衣裳穿回去,却不经意间触碰到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心妍的身子不禁一颤,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后背对于女人来说极为敏感,能够让女人动情愉悦的敏感点,非常之多。

    李吉感受着手指尖的柔滑,也不禁心中动荡不已,手指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师姐又怎么了?”

    李吉百思不得其解,不一会儿,心妍又开始说着呓语,又将那套红色衣裳脱掉,好像跟它有仇似的。

    李吉暗自思忖道:“师姐中的毒非常奇异,我吞噬的幽冥鬼火可以解百毒,不如试一试。”

    于是,李吉扶起心妍,一手勾住她的腰际,将其拥入怀中,感受着柔软的身体,不知为什么整个人从上到下都透着舒爽。

    李吉摇了摇头,挥去那些不纯洁的邪恶念想,深吸了一口气,一手将体内幽冥鬼火的热量运行至掌心,沿着心妍的后背直入奇经八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