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灵者会武(八)
    李吉挠了挠头,支支吾吾道:“这,这,难道师姐忘记了吗?”

    心妍摇了摇头,迷惘道:“我只记得你将那个淫-贼击败后,感觉自己犹如置身火炉中,不断地被炙烤着,随后又冰冷异常,后来就什么都记不清了!”

    李吉闻言稍微缓了一口气,脸色酡红,犹如喝醉了一般,寻思道:“刚才发生之事,如果让师姐知道了,她脸面子薄肯定难为情,如果被人知道了,更是毁她清誉,她什么都不知道最好。”

    李吉含糊不清,闪烁其词道:“刚、刚才你中毒发烧,然后晕倒落水了,所以你觉得又热又冰,昏昏沉沉,没有力气。”

    心妍忽然紧张了起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问道:“那个淫-贼呢?”

    李吉指着后山的万丈深渊道:“他估计摔了个粉身碎骨,再也不能作恶了。”

    心妍倏然松了一口气,然后紧紧咬着贝齿,恨恨道:“就这样死了,太便宜了他。”

    李吉咽了口唾沫,望着天空,道:“天色也不早了,今天算是万幸了,我们还是尽早回去吧!”

    此时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早晨。

    心妍点点头道:“是啊,折腾了一夜,也该回去休息了。”

    心妍还有些乏力,在李吉的搀扶下缓缓走回了神风院,沿途的风景有些美丽,身旁的野花盛开,鲜艳非常,清香扑鼻,给人温暖的意境。

    心妍触景生情道:“有的人直奔目的地,忽略了沿途的风景;有的人流连沿途的风景,忘记了目的地;有的人赶路途中,偶尔驻足,美丽的风景让他忘却疲劳,更好地奔向目的地。”

    李吉惊讶师姐此时不知为何有如此感慨,但是也仔细一想,也觉得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禁脱口道:“沿途的风景走得太快,没有了影子,偶尔驻足停息,抬眼间竟然惊讶地发现,沿途的风景真美,心灵也在瞬间开花。”

    心妍忽然问道:“在我昏迷的时候,我、我有没有出现什么异状……”

    李吉见她吞吞吐吐问这个问题,难道她记起了什么,想起方才意乱情迷的种种,不禁脸色一红,道:“师姐,你想说什么?”

    心妍低下头,有些恼恨又有些担忧道:“我、我是说有没有被人欺负,在梦中恍惚有个人在我身旁做那个……”

    李吉骇然道:“绝对没有,绝对没有,师弟一直守在你的身旁,绝对没什么异状……”

    话还未说完,李吉已经心虚的说不下去了,还好心妍立即堵住他的嘴,柳眉微扬,抬眼望着李吉,一时间有些茫然道:“真的吗?”

    李吉被她瞧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眼神游离,显得有些慌张,道:“千真万确……”

    心妍心中仿佛有些释然道:“还好,还好,还好只是一场噩梦,不然叫我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李吉听她这么一说,方才那一幕幕不堪入目的镜头历历在目,心中怦怦直跳,心中暗道:“幸好未酿成大错,不然自己万死难辞其咎。”

    不一会儿,二人穿过竹林园,来到了神风院那扇朱红色的大门。

    心妍奇道:“往常这个时候大门都是锁着,今天这么早门却虚掩着?”

    遂推门而入,来到庭院,四处冷冷清清。

    李吉道:“院内好像都没有人,想必师父带着师兄们早早去修炼功法去了。”

    心妍点点头道:“是啊,我们第一战损失大半,爹肯定心急如焚,想着最后几场如何取胜。”

    李吉道:“师姐,你衣服湿透,我还是先扶你去换衣服,你也稍作休息一下。”

    心妍点点头,李吉便轻扶着她缓缓而行,来到她的闺房,推门而入,便闻到一股幽幽的香味从房间飘出,虽是简单了些,却也不乏雅致。

    天刚蒙蒙亮,光线还不是很充足,此刻室内一盏灯火小如豆,罗帐低垂着。

    心妍将窗户打开,望着窗外的云峰之景,幽幽道:“宇宙之大,天下同此云峰,不知今日世间,也有像我们二人这样相依相伴的吗?”

    李吉道:“攀登高峰者到处都有,如品论云霞,或求之于深幽闺房,慧心默证者固然也不少。若是同心同德共同观赏,所品论者恐怕不在云霞呢!”

    李吉站在心妍身旁,忽然觉得她鬓角有茉莉花香扑鼻,又道:“想古人以茉莉花形色比做珍珠,所以可插在头发上妆锦压鬓,岂不知此花必须沾染油头粉面之气,其香味更可爱,连所供的佛手果香味也要退避三舍了!”

    心妍说:“佛手果乃香中君子,香不香只在人有意无意之间;茉莉花只是香中小人,因此必须借人之势才能挥发,其香味也象搂肩搭背的献媚之笑呢!”

    李吉奇道:“那么,你为什么远君子而近小人呢?”

    心妍说:“我是笑君子,而爱小人呀!”

    李吉暗暗寻思道:“师姐话中有话,难道她暗示什么?”

    当下便有些恍惚,低头不语。

    心妍也未去理他,从柜子翻出些旧衣服,挑了几件趁手的,拿在手中望着李吉,脸色一红道:“你……”

    李吉见她欲言又止,神情害羞,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尴尬的笑着道:“师姐好好休息,我先告辞了。”

    心妍抱着衣服,送着李吉道门口,道:“有劳师弟了。”

    李吉将房门轻轻关上,走了几步,回头望着纸糊的窗户,灯影摇曳,身影婆娑,令人望而生醉。

    他摇了摇头,挥去这些奇怪的思绪,然后走向庭院,远远望见有两个人影在晃动,走近一看原来是武康公主和希儿。

    李吉来到武康公主身旁,向她施了一礼,悄悄道:“公主,这么早就起来了?”

    武康公主微怒道:“你还好意思说,我这不拜你所赐吗?”

    她说着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希儿,李吉立即明白武康公主的意思,前几日自己拜托希儿要形影不离地跟着她,她因此气恼不已。

    李吉浅浅一笑道:“公主言重了!对了,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武康公主奇道:“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的!”

    李吉道:“那个十恶不赦的雪狼竟然潜伏在后山。”

    武康公主闻言,神情紧张道:“他最终还是找来了?”

    李吉点点头,道:“但是他已经摔到万丈深渊了,相信不会再危害江湖了。”

    武康公主柳眉一挑,道:“如果他没死,我要将他大卸八块方能解恨!”

    希儿也难得发了一回脾气道:“畜生不如的东西,我恨不得喝他的血,扒了他的皮!”

    李吉不禁愣了一愣,想不到面前的两位绝色女子竟然恨一个人会恨的那么深,做男人宁愿陪着女人笑,也不要被女人记恨,不然会死得很惨。

    李吉道:“他确实无恶不作,人人得而诛之,也许是畏罪自裁吧,葬身于万丈深渊是他最好的归宿。”

    武康公主道:“对了,雪狼既然潜伏进了神农山庄,那说明血魔宫的势力也许已经渗透进来了。”

    李吉拍了一下脑袋道:“幸亏公主提醒,我这便去禀告师父去。”

    武康公主道:“你不用去找了,你师父他们一大早已经下山去了。”

    李吉道:“下山了?那我就下山去找他们。”

    武康公主道:“你下山可以,但是你也要带上我们。”

    李吉道:“不行,我怎么能带着你们涉险呢?”

    武康公主道:“此路恐怕凶险万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涉险的,你也要带上我们,是吧希儿?”

    希儿也道:“此去确实凶险,带上我们多个帮手也是好的。”

    李吉闻言,犹豫不决,最后实在经不住两人的苦苦哀求,便道:“好吧,那我答应你们,但是你们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武康公主、希儿齐道:“那是当然的。”

    李吉道:“我去叫师姐一起下山吧。”

    武康公主沉着脸道:“叫她作甚?”

    她一直对心妍心怀芥蒂,当然不乐意与她结伴同行。

    李吉道:“师姐毕竟对山庄各处较为熟悉,办起事来比较方便,所以同行有益无害,还请公主多多见谅!”

    于是三人来到了心妍的房间,李吉在门外轻叩几下,道:“师姐,睡着了么?”

    敲了许久,屋内并没有人回应,李吉寻思道:“折腾了一个晚上,想必师姐累了睡下了。”

    武康公主不耐烦道:“管她呐,直接叫醒了不就解决问题了。”

    说着,便用力推门而入,奇怪的是房门并没反锁。

    李吉暗暗道:“师姐怎么如此大意,睡觉连门都没反锁。”

    武康公主率先走了进去,只见屋内那盏油灯仍然亮着,但是并没有心妍的身影,不禁惊讶道:“她去了哪里?”

    李吉眉头一皱,道:“师姐刚才明明还在屋内呢?”

    武康公主转过头来,盯着李吉许久,神色有些古怪,道:“你怎么知道她刚才还在?”

    李吉闻言,一下子不知道如何作答,只得呐呐道:“我、我刚才经过时看见里面灯还亮着的。”

    武康公主一脸不相信,道:“看你吞吞吐吐、鬼鬼祟祟的,肯定是干了什么亏心事?”

    李吉急道:“没,没,真的没。”

    武康公主道:“是真的没?”

    李吉指天发誓道:“是真的。”

    武康公主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吉好久,最后终于道:“好吧,那我且相信你一次,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我定不轻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