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灵者会武(九)
    在心妍的闺房内,又仔细的四处瞧了一下,只见一张妆台,一把古琴,一个书架上随意放着一些书册。

    房中陈设很是简单,没有一般闺房的脂粉之气,却给人一种如庭院花园一般的清雅闲适之感。

    三人在房中转了几转,房间淡雅的就仿似无人居住,倒像她疏离浅淡的性子,只是如今房中无人灯火犹明有些诡异,令人安慰的是也未曾发现血迹之类的蛛丝马迹。

    李吉坐在凳子上,沉思一会儿,道:“师姐会不会下山找师父他们去了?”

    武康公主嘴角一扯,带有一丝的嘲弄道:“你是不是没有美丽大方的师姐陪伴,心里空落落的。”

    李吉脸色微微一变,倒吸了一口气,道:“没有的事,公主多虑了。”

    希儿站在一旁掩嘴轻笑着,李吉平常都是风度翩翩、潇洒不羁的样子,但是像现在这样窘迫的样子只有在武康公主面前才有的。

    三人商议一番后,便决定结伴同行,向山下的比武场进发。

    路上偶然遇到三五成群的弟子,脸色皆蒙着白布,眼中透露着慌张之色,行色匆匆。

    李吉见状,有些莫名其妙,大家如此装束打扮,浑身透露着一丝诡异气息,好像如临大敌,不知所为何事,于是拉住一名弟子问道:“这位师兄,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名弟子停下脚步,道:“你们是从山上下来的吧?”

    李吉道:“正是,我乃神风院入门弟子李吉。”

    这名弟子道:“嗯,难怪,你那边最是僻静,消息常有滞后,我是灵士殿的刘凯。”

    李吉施了一礼道:“刘师兄,安好!”

    刘凯忽然神秘道:“我实话告诉你,昨天发生了一件离奇之事。”

    李吉闻言,顿时有种不祥的预兆涌上心头,道:“发生了什么事?”

    刘凯道:“昨天灵士殿一名弟子忽然发烧、咳嗽,并伴有腹泻症状,以为是吃坏了东西,也就没往心里面去,直到昨夜该名弟子发癫发狂,暴毙而亡,才引起大家的重视!”

    李吉问道:“难道他中毒了?”

    刘凯道:“这谁也说不准,最可怕的是今早诸多弟子出现了类似的症状。”

    李吉又问道:“难道此病还会传染?”

    刘凯道:“此事后来惊动了庄主,一经查探,发现他们患的是一种怪病,这种怪病不知从何而来,并且传染性极强,针石无效。”

    李吉脸色大变道:“这么厉害?”

    刘凯道:“是的,此病来势汹汹,令人防不胜防,所以现在全庄上下人人自危,与这些患者有近距离接触的弟子全部进行隔离。”

    刘凯拿出几块方巾交给李吉:“把这个蒙在嘴上,也许会好一些。我还有事要忙,你们好自为之。”

    李吉接过方巾,感激道:“多谢师兄。”

    二人互施了一礼便各自离去。

    武康公主轻吐了一口气,道:“我就觉得奇怪了,一大早偌大的神风院一个人也没有,想必都去灵士院了。”

    李吉道:“此事颇为蹊跷,我也想去灵士院探个究竟!”

    希儿面露怯色道:“刚才那位师兄不是说了这种怪病传染性极强,你还敢去灵士殿?”

    李吉停下脚步,回过头道:“对了,你们最好留在神风院,至少那里地处神龙山脉最高峰云峰之中,与山下各殿院距离较远,环境僻静,应该安全一些。”

    武康公主却道:“我才不怕呢?我也要去灵士殿,谁怕谁是小狗!”

    说着,拿着眼睛瞪着希儿,希儿被她瞧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低下头去。

    李吉出言阻止道:“希儿,你扶公主回神风院,俞老头也还在山上呢!你们都回去吧,大家互相有个照应。”

    希儿盈盈施了一礼,眼眶有些泛红道:“可是李公子独自一人岂不是太危险了……”

    李吉耸耸肩道:“没事,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希儿眉头紧锁,双眼紧闭,似乎承受着那丝不舍的痛苦。良久,经过一番挣扎,终于她眼皮擅抖着微微睁开了一丝缝隙,忽闪几下眼泪悄悄滑落下来,点点头道:“李公子多多保重,那、那我们回去了。”

    说完,便要挽着武康公主返回神风院。

    武康公主蓦然甩开她的双手,怒喝道:“本公主不用你扶,我才不回神风院呢!”

    李吉苦苦相劝道:“公主还是跟着希儿回去吧!”

    武康公主道:“你可别想再丢下我,我这次死也不回去了。”

    话音刚落,希儿瞬间出现在武康公主背后并直接将其击晕过去。

    面对希儿突如其来的袭击,李吉目瞪口呆道:“希、希儿,你、你竟然将公主打晕?”

    希儿偏头看了他一眼,从容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会听你的吗?”

    李吉闻言,觉得希儿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跟武康公主讲道理是没用的,此去灵士殿将会面对许多危险,生死未卜。

    李吉赞道:“希儿遇事冷静,行事果断,在下佩服!”

    希儿幽幽道:“李公子的吩咐,希儿会想尽办法完成,即使肝脑涂地,此生无怨无悔。”

    李吉见希儿言辞恳切,顿时哑口无言。

    “噗呲”希儿掩嘴轻笑几声,饶有深意看着李吉道:“希儿只是说说而已,李公子也不必放在心上。”

    “哈哈……”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出了声,于是就此互道珍重,依依惜别。

    李吉孤身一人来到了灵士殿,只见四周气氛**肃穆,门口站满了蒙着白布的弟子。

    李吉被守在门口的弟子拦住,并被告知:“未经允许不准靠近禁区,请速回!”

    李吉正在愁眉苦脸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他远远便喊道:“师弟……”

    李吉定睛一看,来人高大威猛,虽然蒙着白布,只露出两只大眼睛,但依稀可以看出是大师兄韦虎,不由得大喜道:“大师兄,原来你在这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韦虎将李吉拉到一旁,悄声道:“说来话长,你怎么也下山来了?”

    李吉道:“我见你们都不在了,后来一问才知道灵士殿出了事,所以就下山来看看。”

    韦虎神色严肃道:“师父没叫你和师姐,想必是担心尔等经验尚浅,无法应付此次灾难,此时在神风院最安全,快回去吧!”

    李吉听韦虎提起心妍,忽然问道:“对了,大师兄,你有没有看到师姐?”

    韦虎眉头一皱道:“没有,她不是在神风院里吗?”

    李吉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妙,道:“没有啊,我以为她下山找你们了。”

    韦虎来回踱了几步,一脸茫然道:“不会出了什么事了吧?”

    李吉顿时心急如焚,于是将后山遭遇雪狼袭击悉数告知,韦虎听得直冒冷汗。

    韦虎道:“此事关联甚大,我这就进去禀告师父,请他老人家做主。”

    李吉道:“大师兄,我也跟你一起去。”

    韦虎道:“这里的情况远比想象中的严重,我担心……”

    李吉道:“师兄不必担心我,神农山庄有难,身为门下弟子,人人有责,岂可袖手旁观?”

    韦虎道:“好吧,那就一起随我去见见师父、师叔他们吧!”

    李吉大喜,跟着韦虎进入灵士殿,穿过几条木雕廊坊,只见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满园美景幽深沉醉,如置身于仙境之中,

    一路上遇到许多白衣弟子,面蒙方巾,行色匆匆,相互之间遇见也仅仅是行注目礼,便默默离去,气氛异常诡异。

    大约走了一盏茶功夫,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上遮琉璃瓦,下作青石条,飞檐斗拱,构筑精巧,宏伟壮观。

    李吉前几日来过一次,知道这是庄主玉龙真人的大殿。

    韦虎在殿外通报道:“弟子韦虎有要事禀报。”

    守护在门外的白衣弟子进去通报后,旋即转身出来,示意二人进殿。

    在大殿内只见三殿七院士的执掌师尊都盘坐在蒲团上,只听见庄主玉龙真人徐徐道来:“如今这个怪病来得甚是蹊跷,玉泉师弟,这次是从灵士殿开始爆发的,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泉真人恭敬道:“是,师兄。昨日第一轮比武之时,有一名弟子突然腹泻,没能参加比武,到了夜间开始严重起来,出现了发烧、咳嗽、呕吐等症状,最后发狂致死,期间一日不到。没想到,今早几名弟子陆续出现了相同的症状,一发不可收拾。我见事态严重,立马将这些弟子隔离,并通报给师兄以及各殿院。”

    “玉泉师兄,第一例出现异常症状之时就应该及时通报各殿院了。你拖延到现在,隐瞒不报,导致了多么可怕的后果,除了灵士殿诸多弟子感染怪病外,就连其他殿院的弟子陆续都被传染了,情况异常严重。”

    说话的是一名长须老者,个子瘦高,是金龙院的执掌师尊金龙道长,他素来不服玉泉真人,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武痴而已,难以能够执掌神农山庄三大殿之一的灵士殿。

    玉泉真人道:“金龙师弟,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

    “玉泉师兄,这责任你恐怕是跑不掉了。”

    坐在第四位的颓头道长是火凤院的火凤道长,他将手中拂尘一扫,对玉泉真人也颇有微词。

    倒是坐在某座的奇法道长表态道:“我觉得也不能完全怪玉泉师兄,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这个怪病的根源找出来,然后找到解决之法。”

    天雷院勇武道长、紫电院鬼医道长也纷纷支持奇法道长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