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灵者会武(十)
    李吉和韦虎静静呆在大殿一侧,见三殿七院彼此争执不下,气氛紧张,更是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话。

    庄主玉龙真人道:“老夫觉得你们也不必争执,目前暂且不要追究谁的责任,当务之急是找到发病的根源。”

    奇法道长道:“师兄说的极是,我们在这争论半天也于事无补,应当深入了解,果断采取措施,及时遏制怪病蔓延。”

    太虚殿玉虚真人道:“此病来势凶猛,神秘莫测,我们要及时成立一个应急小组,才能有效的解决问题。”

    李吉就着殿内微弱的烛光打量着玉虚真人,入目只觉得此人样貌很是凶恶,虽然看来应有五六十岁年纪,但是时间并没有淡去他身上戾气,两道浓眉斜插入鬓,眉形刚硬,眼窝深陷,眼神之中隐隐透出一股阴狠之气,可能是因为未及打理,脸颊之上络腮的花白须茬更给整张脸添了冷硬枭骜之感。

    玉虚真人一开口,七院之争便戛然而止,大殿陷入一片沉寂,殿外的钟声余响在山脉回荡,与自然之声融合在一起。

    韦虎拉扯了李吉的袖子,低低咳嗽一声,悄声道:“师、师弟,要不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各位师尊们汇报一下?”

    韦虎望着三殿七院执掌师尊均端坐于大殿之中,个个神色肃穆,不威自怒,四周林立着各殿院的精英弟子,神色紧张,他显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双脚仿佛灌铅一样沉重。

    李吉自然也是如此,双腿沉重得迈不开步,哪里还敢吭声。

    庄主玉龙真人是何等人物,神龙各项绝技已臻于化境,宛然到达登峰造极地步,大殿内一切细微的动静皆在视线之内,问道:“你们两个窃窃私语,是有要事要禀报吗?”

    李吉忽然被韦虎推搡而出,众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见是一位名不见传的弟子,便不以为意。

    反倒是奇法道长,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李吉望着众人漠然的眼光,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启禀各位师尊,弟子昨夜在后山再次遇到唐门弟子,险遭毒手,此时正值灵者会武,乃是非常时期,弟子觉得蹊跷,便速来禀报。”

    想不到李吉简短的一番话,犹如在油锅里撒了一把盐,瞬间沸腾了起来,众人皆为之动容。

    庄主玉龙真人道:“你确定是唐门弟子?”

    李吉斩钉截铁道:“他化成灰弟子也认得,正是因为他,我还险些命丧暴雨梨花针之下。”

    玉龙真人道:“如果灵士殿的怪病是唐门下的毒手,也是极有可能的,它乃是天下暗器、毒药最为厉害的家族,如果对我派弟子下毒的话,绝对是防不胜防的。”

    奇法道长道:“师兄说的是,唐门与血魔宫最近关系密切,我早已怀疑他们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如果是这样的话,便异常棘手了,魔族从未停止过对大陆的贪婪之心,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战事便也从来没停止过,如果唐门纳入魔族的势力范围内,天下恐怕将遭遇一场灾难。”

    言罢,众人皆点头称是,所谓正邪不两立,神农山庄向来为正派领袖,血魔宫为魔族之首,两派千百年来厮杀不断,恩怨难分难解,如果魔族的势力得到不断的扩张,那绝对是不可忽视的一种力量。

    玉龙真人眉头一皱道:“老夫最担心血魔宫掺合其中,魔族灭我之心从未停止,想我神农山庄在九州大陆上扎根数千年,名震天下,切莫因一时大意,毁在我等手上。”

    三殿七院众位师尊皆道:“师兄放心,我等与山庄誓同生死,斩妖除魔。”

    玉龙真人发令道:“玉虚师弟,你带队加强神农山脉各处结界,以防魔族入侵。奇法和紫电两位师弟,你们擅长奇门遁和医道之术,带队速速去彻查病因,解救被感染的弟子。其他殿院师弟,提高警惕,加强戒备,并且有条不紊地组织灵者会武等相关事宜,切莫自乱阵脚,让天下人耻笑神农山庄无能。”

    众位师尊皆道:“遵命!”

    于是众人各领命而去。

    玉龙真人唯独留下了三殿首和神风院的奇法道长,语重心长道:“三界无主,众生百相,皆欲夺三界之主位。以仙魔为首,正邪两派纷争不断,整个世间混乱不堪。血魔宫联合妖族鬼道入侵九州之地,天下各派虽法力无边,但终因各自为战,寡不敌众而使大陆逐渐沦陷。但正邪两方亦强亦弱,拉锯战尚无法分出胜败,唯有期待惊鸿奇才渡劫成仙,跨越苦海,破碎虚空,一荡天地浊气。”

    玉虚真人道:“当今天下,各派仙境各自为战,已经被魔族逐个击破,如今修灵大派也仅剩神农山庄,可惜我派今年人才凋零,惊鸿奇才更是难得。如今之计,唯有拼尽全力,与魔族决一死战。”

    其他几位师尊同道:“誓与魔族决一死战。”

    玉龙真人道:“师弟们有此决心,我也放心,你们各自安排去吧!”

    话音刚落,玉龙真人便幻化出一道金光,倏然不见踪影。

    奇法道长召集神风院门下弟子道:“韦虎,吉儿,你们随我一道与紫电院去彻查病源。”

    李吉见道师父,心中有些慌张,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奇法道长早已察觉到异状,道:“吉儿,你有什么事吗?”

    李吉心中一横,索性禀报道:“师、师父,师姐她不见了。”

    奇法道长闻言,心中一震,随即强自镇定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吉于是将昨夜之事悉数告知,奇法道长闻言,道:“此时神农山庄上下人心惶惶,局势不稳,为师职责所在,难以兼顾其他。韦虎,你带着老二、老三、老五去找心妍,老四和吉儿随我去彻查疫情吧!”

    韦虎领命,带着几人快步走出大殿。

    此时,只见紫电道长带着十余名精干弟子与奇法道长等人汇合,浩浩荡荡向灵士殿隔离区前进。

    李吉见众人皆蒙着方巾,神色严肃,气度森然,当下也不敢怠慢,提起精神随着大队人马出发。

    紫电道长边走边道:“大家都记住了,等下到了禁区的时候,千万不要乱碰,因为此病的传染性极强,可能依附在任何东西之上,你们如有发现任何异常,必须立即汇报。”

    众弟子道:“是。”

    不一会儿,进入了所谓的禁区,与其说是禁区还不如说是临时隔离起来的几十个小房间,每个房间外面均标有号码,这个号码是根据患者发病先后顺序编制的,以便医护人员随时观察病情。

    刚踏入禁区,便听到一片嘈杂的咳嗽声,那连串的咳嗽,让大家心中没来由的一紧。

    众人一步步地往前走,越走越感到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息袭来。

    李吉头皮有些发麻,一不留神踢到门槛,踉跄一下险些摔倒,吓得叫了一声,喊声里充满了紧张,众人下意识停下脚步,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随后见是李吉不小心绊到门槛,虚惊了一场,大家不禁轰然一笑,气氛反而没那么紧张了。

    忽然有一个蒙着白布的胖子拍了拍李吉的肩膀道:“兄弟,不要担心,没什么好怕的。”

    李吉发现这个声音极其熟悉,回头一看,不禁脱口道:“胖子,是你啊!”

    原来说话的人正是周八宝,他此刻正笑吟吟的站在李吉的身后。

    周八宝笑道:“哈哈,想不到我们又在一起了,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啊!”

    李吉道:“是啊!”

    周八宝道:“对了,你知道吗?第一例的患者就是准备与你比武的灵士殿弟子,结果因为患病无法参加比试,因此你不用打就晋级了。”

    李吉大吃一惊道:“什么?不会这么巧吧?”

    周八宝道:“是真的,我查过这名弟子的所有档案。他姓王,名冠,灵士一级,在灵士殿排名第十八名,是用剑的高手。”

    李吉暗暗咋舌道:“王冠竟然是灵士一级境界,如果他参加比试的话,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周八宝又道:“他昨夜暴毙而亡后,我们就及时将他做了处理,焚烧尸身,以防感染更多人。”

    李吉道:“什么,焚烧了?找到传染源了吗?”

    周八宝道:“我们昨夜就已经仔细盘查过了,毫无头绪……”

    李吉道:“传染源没找到的话,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

    周八宝道:“我们今天两院联合行动,看看能否找到蛛丝马迹。”

    只见紫电院的弟子们各自拿出仪器仪表,挨着每间病房进行检测、搜查。

    李吉和周八宝首先来到编号为贰的病房。

    只见室内极其简陋,只有一床一桌,空间狭小,床上躺着一名面蒙方巾、眼神迷离,咳嗽不断的患者。

    周八宝探了探他的脉搏,摇头道:“他现在浑身高烧,恐怕难以撑过今晚,为今之计先让他的体温先降下来再说。”

    说着,周八宝将一瓶颜色古怪的药剂灌入该名患者的嘴中。

    李吉问道:“这个编号为贰的患者难道是第二例发病者?”

    周八宝道:“吉哥所言极是,他是第二个被发现的,与第一例王冠是是同胞兄弟,名叫王捷。”

    李吉道:“哦,既然是同胞兄弟,那近距离接触肯定比较多。”

    周八宝道:“是的,所以他是第二例发病者,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条线索。”

    李吉问王捷道:“你与王冠是兄弟?”

    想不到李吉一提王冠,王捷立即嚎啕大哭,道:“没错,想、想不到他就这样走了。”

    李吉再问:“你知道他发病是什么时候吗?”

    王捷连连咳嗽了几声道:“我记得他昨天还挺正常的,甚至有些开心,还说到与他比武的是一个菜鸟,第一轮比试肯定会晋级的。他说完就拿起随身的铁剑去比武场,结果到比武场途中就突然腹泻了,而且很严重,后来他便弃权比试回到屋内,由我照顾着,想不到……”

    李吉安慰道:“那他在发病之前有没有接触到有异状的人或者什么不明动物之类的?”

    王捷道:“这倒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