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玄幻小说 > 雄霸风云录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符篆师
    奇法道长环顾四周发现无人后,缓缓走到李吉身旁,低声道:“此乃庄主布下的天罗地网阵法,一旦时机成熟,引君入瓮,一举歼灭。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万万想不到被你们几个后生横加破坏了,现在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李吉闻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弟子年轻莽撞,不知庄主另有布局。弟子知错了,还请师父责罚……”

    奇法道长一把将他扶起来,道:“也不尽然,你们误打误撞诛杀了千年吸血蝙蝠,从而探知病毒的传染源,及时拯救感染病毒弟子的性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所以,庄主师兄并未追究你们的责任,反而赞赏有加!”

    李吉情不自禁地悔恨得咬牙切齿,咒骂自己的鲁莽,抹了一把汗水,寻思道:“幸好庄主乃得道仙尊,世外高人,不会和小辈一般见识,不然此次闯下弥天大错,万死难辞其咎。”

    此时雨越下越大,忽然一道闪电从空中划过,似乎描绘着身不由己的宿命,让整个夜晚迅速土崩瓦解。四周景物在一瞬间泛白,旋即陷入漆黑,哭泣的暗影无路可逃,灵魂**僵硬,天色突变,为这个在风雨飘摇几千年的神农山庄蒙上一层诡异的色彩。

    此时,各殿院的弟子们已经分散在四处进行严防密控,施下杀阵,奇法道长则带着李吉在山中的一座茶亭暂避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奇法道长道:“吉儿,趁这场暴雨,我先传授你一些灵阵法的基本知识,你看好了,这个是缚灵阵。”

    说着,奇法道长在虚空画出一个带有八卦的图案,外面是一个圆形的符号,四方各有一个绳扣,整个图案结构峻古,意态突兀,仿佛是一副古香古色的壁画,颇有典雅的风范。

    画完之后,他将其凌空一转,双目为凝,注入念力,只见世界缓缓溃动,模糊的白色光点,重叠巨大的黑影,不断地撕破夜色,这个奇异的图案在虚空不断翻滚,刹那间遁入土中不见踪影。

    奇法道长长吁了一口气,布阵需要耗费较大的念力,与武者、灵者一样,每发出力量之后,都会耗去自身修为,武者耗去武力,灵者耗去灵力,阵法则会耗去念力。

    三者概念不同,既有相通,又有本质上的区别。

    武力,用武力拳头去对付,就是所谓“霸道之武”,武力是针对已暴露出来的力量、采取相应的制衡方式,以达到制止、消停暴力的结果。它属于物理攻击范畴,与灵力和念力精神攻击有着截然不同的概念。

    灵力和念力同属于精神力,就是意念,为冥冥天地万物生灵脑组织所释放的一种不可见的力量。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血液精神力,存在于大脑,称为灵力,即“意”。另一部分为气感精神力,存在于心脏旁,包括胸口上方,称为念力,即“念”。

    一般来说,绝大部分人,都不能闭上眼睛看见东西,即使是空间系异能者,也不能看见,只能感知到。所以,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去看前方的物体。

    不要想象用眼睛去看,而是想象大脑接受前方传来的信息,然后在大脑里产生形象,要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去看见的欲望。如果大脑内产生一种沸腾、肿胀,或有压力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的载体可以流动、压缩,那就是灵力。

    念力,则是一切异能的基础,每个人的异能都不同,可以集中精神观察某物,甚至引起某物发生改变。

    奇法道长的额上渗着一层细密的小汗珠,时而像长者,谆谆教导;时而像导师,循循善诱;时而如朋友,心心相印。

    李吉见他不顾自身念力的损耗,特意为自己刻画阵法,又如此小心翼翼地引领自己走进一个全新的殿堂,这是何等的恩情?

    李吉眼眶有些湿润,这一刻就算是为了神风院上刀山下火海,他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皱一下眉头。

    李吉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图案道:“什么是缚灵阵?”

    奇法道长解释道:“顾名思义,就是束缚有灵力的阵法,有灵者进入此阵必将启动阵法被束缚住,难以行动。”

    李吉见着地上并无异状,不禁有些怀疑道:“真有这么神奇?”

    奇法道长道:“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李吉依言走进了缚灵阵,刚一踏入便觉得双脚牢牢被吸住,脚下的八卦图案飞速的运转起来,瞬间泛起了一阵耀眼的光芒,四方的光线绳索忽然将他手脚捆住,丝毫不能动弹,比被人五花大绑还要结实。

    李吉惊讶道:“师父,这个阵法真强大,一声不响的就将我束缚住,如果用在行兵作战之中,那岂不是一记绝杀。”

    奇法道长微笑道:“这个缚灵阵只不过是初级的阵法,你学习阵法可要循序渐进,不可贪多嚼不烂。”

    奇法道长说完,将李吉的束缚解除,道:“为师刚才所画的图案你记得多少?”

    李吉想了一下道:“全记住了!”

    奇法道长一愣,不信道:“臭小子,你可不要蒙师父,我画一遍,你果真能记得住?”

    李吉点点头道:“师父,弟子确实愚笨,在剑法、灵力、武技等方面都不行,但是在绘画上还是有一点小天赋。”

    李吉想起童年时常常挨私塾老师训诫、处罚,就是因为上课时不认真听讲,而是喜欢开小差绘画,想到此处,他的嘴角慢慢浮现出一丝微笑。

    奇法道长不信,单手一挥,地上的符篆图案立即消失,道:“你再画一个一模一样的给为师瞧瞧。”

    李吉领命,蹲在地上,将师父刚才画的图案一笔一划篆刻而出,不仅速度快的出奇,而且丝毫不差。

    奇法道长见状,难以置信,不禁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李吉抬头问道:“师父,怎么了?”

    奇法道长发现自己有些失态,恍然回过神来,道:“诚然,你对绘画有一定的天赋。”

    李吉道:“我自小便喜欢绘画,只要见过的画,不知怎的,一幅幅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走马灯似的,几乎过目不忘,没过多时就牢牢印刻在大脑中。”

    奇法道长内心一震,暗叹道:“这小子先天灵力不足,想在灵者这一职业提升已是极难,万万料不到他还颇具画师天赋,如果稍加培养,增强念力,完全可以成为一名初级符篆师,总比一名初级灵者来得强。”

    奇法道长脸色肃穆道:“吉儿,千万记住,以你现在的念力,无法一个人启动灵阵,但是你有几分画师的潜质,线条的勾勒,意境的把控,都已经有了一定基础。现在开始我画什么图案,你便要一一牢记在心里,你日后的造化就看你自己的了,知道吗?”

    李吉一愣,道:“是,师父,弟子谨记。”

    奇法道长道:“你如果在念力不足的情况强硬去启动阵法,即使阵法被启动,你也会因念力不足无法掌控阵法,最终反被阵法吞噬。”

    李吉道:“弟子明白,万不得已之下绝不会擅自启动阵法。”

    奇法道长满意的点了点头,望了望茶亭外的暴雨已经停了下来,便带着李吉在神农山脉各处布下防御阵法、攻击阵法以及隐遁阵法等等,并进行详细的讲解,可以说是倾囊相授了。

    李吉则在一旁默默的记下阵法名称、用途以及注意事项,甚至连师父的一言一行,便如获至宝的把它珍藏,进行整理储存进脑海,就像一块海绵,疯狂的吸收着知识,补充着自己的底蕴。

    碰到比较难的阵法,他便及时询问,奇法道长则马上耐心的解答,一些中下等的阵法没多久便都装在了李吉的脑海中。

    奇法道长越教越惊讶,因为他发现站在面前的这名徒弟简直是阵法的天才。不管什么阵法,只要自己讲一遍,徒儿就会了。而且,徒儿还不是简单的学会,对阵法应用和攻防属性的理解,有些地方,就连自己都没想通。

    奇法道长暗暗称奇道:“五百年来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弟子一夜间就能记住这么多阵法,而且参悟能力如此之强。老天总算待我不薄,一手夺走了吉儿的先天灵力,另一手却送了惊世的符篆天赋,他固然无法成为一名出色的灵者,也许能做一名合格的符篆师!”

    奇法道长双目闪耀着光芒,忽然抓住李吉的肩膀,因为太兴-奋,双手犹如鹰爪紧紧的嵌入,大声叫道:“吉儿,你以后会成为一名符篆师的。”

    李吉有些愕然,不知道师父为何突然这样,但从他的眼中读到了期望、喜悦。

    世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修仙者,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主要有武者、灵者、炼器师、炼药师、符篆师等等职业,当中最普遍的是武者和灵者两种。

    武者与灵者的阶别如下:武修有武士、武师、武将、武君、武王、武宗、武尊、武皇、武帝。

    灵修则是初灵、灵士、灵师、灵皇、灵神、灵仙、灵尊、灵圣、灵帝。

    而符篆师是一个比较边缘化的职业,在神州大陆上并不多见,这种无上的法术强者,是开派祖师在极北之地,夜观天上无尽离合神光,突生感悟而创出,执笔绘天地,以法镇苍穹,阵法一成,自是霞光万道,辉煌万丈,飘缈莫测,从此衍生出一个专属职业——符篆师。

    就连当年天玄祖师也是一名出色的符篆师,在神龙山脉布下的神龙剑阵,仍然是当世最为霸道的绝杀灵阵。

    一个符篆师,哪怕只有初级,也绝对是恐怖的存在。

    成为一名符篆师最重要的基础——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