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热点密码 -> 其他小说 -> 大国战隼

第589章?需要更加过硬的心理素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菲尼尔光学助降系统部署在降落跑道中线延长位置的左侧,是安装在左舷上的一个独立平台之上的,这样可以大幅减少母舰的摇摆对设备的影响。

    李战发现唐磊磊在降落过程中存在的明显问题是偏左了,李战操纵战机再一次绕过来的时候一边对唐磊磊说,“你的主要问题是左右位置没有把握好,是因为你过于关注菲尼尔了,你的焦点都放在菲尼尔上,被潜意识牵引着朝它飞错过了调整时间。”

    想了想,李战说,“等下结束训练了去看看汽车尾灯,练一下夜间灯光下的位置把握。”

    “汽车尾灯?”唐磊磊很诧异,“盯着汽车尾灯看有用吗?”

    李战笑道,“有一定作用,搞了这么多夜航你应该能很快找到窍门的,主要是要放轻松。”

    “明白了副总。”唐磊磊深深呼吸着调整心态。

    实际上陆基训练的难度远远比不上舰上,也绝对无法替代舰上训练,夜间着舰训练同样如此。陆基训练区不会动,客观上出现在飞行员视野中的地方更大,对飞行员的心理是起到稳定作用的。你潜意识地会认为就算出错了也不会摔跤,这样你会非常放心放松地进行操纵。海上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了,飞行员的心理压力会猛增。

    “注意看,我们进入下滑道范围了。”李战沿着降落航线下来,看到了左侧的绿色基准灯,提醒了唐磊磊一句。

    唐磊磊道,“确认,左侧基准绿灯亮。”

    “下滑角过小,向右向上微调。”李战一边示范一边讲解,“这个时候要非常注意,要用比对老婆还要温柔的动作来进行,但是呢速度不能慢。”

    唐磊磊的目光在菲尼尔光学助降系统的灯光和仪表台之间来回迅速地移动,不断确认指示灯光和仪表台上的飞行数据,同时耳麦里还不时的传来着舰指挥员的引导指令。飞行员需要同时处理这些信息,而且需要密切关注风力风向的变化。而此时唐磊磊还需要通过观察李战的操纵来和战自己的操纵相比较找出不足来。

    李战的意思他自然是明白的——在调整的时候要迅速而温柔的操纵。着舰区狭小意味着战机的相对位置狭小,飞行员要把自己放在更加准确的位置上,如此才能完成精准降落。

    飞鲨们自诩为刀尖上的舞者,他们要把原来在庞大机场上的一切活动都浓缩到小小的飞行甲板,以穿针一般的准确、齿轮咬合一般的紧密来完成动作,稍有不慎就会导致灾难的发生。

    “保持状态!很好!”

    着舰指挥员大声说,唐磊磊才意识到战机姿态已经调整到了完美,李战第二次触地复飞,这一次他让主起落架接地滑跑了几十米后才拉起来,是标准着舰复飞动作。唐磊磊明显的意识到自己的意识还没能很好的跟上节奏,所以出现了手忙脚乱的情况。

    李战把战机拉起来之后,道,“你先不要管触舰点准不准,把菲尼尔光学助降系统练熟悉了再扣细节。准备好再来一次了吗?”

    “准备好了!”唐磊磊深呼吸,道。

    “好,你来操纵。”李战说。

    “明白,我接手!”唐磊磊接过战机的操纵权。

    李战说,“你绕两圈,再熟悉一下手感。”

    “明白!”

    唐磊磊操纵着战机不徐不疾地绕了两圈,再一次进入了降落航线。

    菲尼尔光学助降系统到底能够为飞行员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呢?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概括起来:用光把最标准的着舰航路画出来,让战机跟着标准光路降落。

    可是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不但需要飞行员有高超的飞行技术和强大的心理素质,而且需要经验非常丰富对整个着舰过程非常了解的着舰引导人员。

    唐磊磊再一次失败了,不过和上一次相比,这一次的进步很明显,起码能够很好的处理下滑角和水平位置之间的关系了。但是李战依然明显的感觉到唐磊磊的紧张。

    利用最后一些油李战又飞了几次,他作为第一教员需要更多的实际经验。降落后李战让唐磊磊稍作休息准备参加后半夜的夜航训练,他则跑到塔台找莫仁安商量了起来。

    “部队长,我想改一下训练计划,把实机训练的量增加百分之五十,同时增加心理课程。”李战说。

    莫仁安意外了一下,道,“增加训练量问题不大,心理课程你是怎么考虑的?”

    “今晚训练的是想到的。我发现过硬的心理素质非常重要,这个过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过硬。唐磊磊我很了解,心理素质很过硬的一个人,但是刚才训练的时候居然出现了手忙脚乱的情况,我能感觉到他非常紧张。”

    李战说,“我认为克服夜间的心理障碍和实机训练一样重要。”

    “嗯,唐磊磊今晚的表现的确不太正常。”莫仁安回想刚才唐磊磊的表现,微微点头说,“你需要我怎么配合?”

    李战说,“找个厉害的心理专家来,最好是有飞行经验的。基地航医室那几位都不太行。”

    莫仁安干脆答应下来,“没问题,这个事我来协调。还要别的吗?”

    这时李战犹豫了。

    莫仁安摆手说,“说,别婆婆妈妈的。”

    “是!”李战说,“部队长,我还想要几个人。空军101旅的牛耀扬、裴磊和韩红军。”

    莫仁安皱眉了,“都是什么人?”

    李战说,“牛耀扬是士官机械师,裴磊是勤务士官,韩红就是飞行员,都是我以前的兵,我现在比较需要这些人手。”

    “本部没有合适的吗?”莫仁安问。

    跨军种调人不好办,而且李战要的肯定都是尖子,空军那边肯定是不会轻易放人的,这个事是真不好办。李战当然是知道难度的,不过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才提出的请求。倒不是以上三人技术上有多少不可替代的地方,主要是因为熟悉,指挥起来更加符合李战本人的意志。

    李战说,“有倒是有,但都不是我心里最合适的人选。韩红军我打算作为着舰指挥员来重点培养,牛耀扬呢我让他带我的机务组,至于裴磊,主要是我对这个兵有个承诺。”

    考虑了一阵子,莫仁安说,“我尽力。101旅是你的老部队,你最好先和方成河旅长沟通一下,方旅长支持,这个事才好办。”

    “我已经沟通过了,101旅没问题。”李战说。

    莫仁安一愣,顿时笑了,“你小子早就准备好了。得,我向上级请示。”

    “谢谢部队长!”

    李战其实还想把朱炜调过来,但是方成河死活不愿意了。方成河的原话是这样的:“当初放你去海航我已经很后悔了,现在能把韩红军给你是念在你对101旅做出了很大贡献,你还想要朱炜你想干什么!”。

    于是李战只能作罢了。

    在多国空中力量军事交流活动中,朱炜“击落”了日本空自的对手,成为了空军里唯一有次对外战绩的飞行员,尽管是模拟的。空军无论如何是不会放人的。

    从塔台下来,李战跑到飞行简报室里吃了点间餐,和结束第一轮夜航训练的战友们讨论了一下战术,稍作休息后,于凌晨1时30分再一次大规模出动进行后半夜的训练。整个夜里沃土海军飞训基地就白昼一般运转着,出航训练的战机和不时返航着陆的战机交替演奏海军飞行员专属的夜曲。

    新郎新娘的家人们在部队的第一个晚上是在激动和亢奋中度过的,当他们知道部队现在的夜航训练越来越多一般一搞就是一整夜的时候,越发的心疼儿子了。原来战斗机也不是那么好开的,原来当了部队干部后也不轻松的。

    凌晨5时,持续了十一个小时的夜航训练落下帷幕,歼-15舰载战斗机亮着前起落架灯一架接一架的降落,战鹰陆续归巢。

    李战驾驶533号歼-15最后一个降落,他加入降落航线后把襟翼调整到了降落位置。此时塔台上,机要通讯参谋跑过来递给莫仁安一张电文,“部队长,上级紧急命令。”

    莫仁安迅速一看,眉头跳了几下,马上呼叫李战,“五三三,着陆后到简报室集合。”

    “明白!”

    李战阻拦降落,准确地勾住了第二道阻拦索,战机被稳稳的拽停下来。按照地勤引导人员的引导把飞机停好后,兰德酷路泽通勤车就到了,李战跳上去还在关门的时候车子就急促启动跑了起来。

    八成是有突发情况了,否则不会这么着急。

    赶到飞行简报室,莫仁安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老陈头也来了,两人对着展在战术桌上的地图眉头紧锁。

    “过来看看。”莫仁安把抬手敬礼的李战招过来,手指点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说,“有艘长城艇故障在这里抛锚等待救援,救援船已经在赶过去的途中,不过那艘艇有很重要的数据信息需要在今日十二时整之前送回来。”

    莫仁安停顿了一下,等李战消化了,继续说,“上级决定派出战机接收那艘艇的重要数据信息,我们的距离最近,这个任务交到了我们头上。”

    看了命令电文又看了目标艇故障所在的海域,李战基本明白了,不多问,也不能多问,道,“部队长,你下命令吧。”

    “还有一些时间,研究一下飞行计划。”莫仁安说。

    老陈头看了看时间,说,“吊舱一个小时后到达本场,从厂家紧急空运过来的通讯吊舱。先拿出飞行计划,上级等着要。”

    李战盯着地图思索起来。

    长城艇发生故障的海域位于轻轻海峡的公海上,与沃土海军飞训基地的直线距离达到了一千六百公里,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歼-15的作战半径,而且还不能直飞,必须要绕过他国空域,如此一来还要增加两百公路的单程航程。往返距离达三千六百公里,理论上歼-15满油能飞完全程,但是扣除了执行任务所需要的油料和规定燃油余量后,歼-15必须要经过一次空中加油才能完成任务。

    李战执行此类任务的经验最丰富,而且具备空中加油能力,所以这个任务落他头上了。

    其实东北的空军部队距离更近一些,但是,海司希望自己来解决。

    用铅笔信手在地图上画出大概的航线,是一条由两个转折点连接而成的直线,大致呈躺倒的两端拉长的??标志。

    不多时,他的有了计划腹稿,他说,“这是最短的飞行路线,两次转向,需要经过空军两个导航站,在第二次转向所在的空域进行第一次空中加油,加油机在这里待命,我继续前往长城艇所在海域接收数据信息,加油机需要随时和我汇合进行第二次空中加油。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原路返回在第二转向点和加油机汇合补充燃油然后继续原路返航。部队长,陈总,接收数据信息需要多长时间?”

    老陈头说,“需要耗时三十分钟,至少三十分钟。”

    想了想,李战说,“一切顺利的话,四个小时之内可以完成任务,嗯,这是我的计划。”

    最简单的计划,也是当前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方案了。

    李战说,“我需要一架加油机至少在空中待命五个小时,其他的我自己能处理。”

    “你担心会严重超时?”老陈头问。

    李战笑着说,“这么远的地方,又是轻轻海峡,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必须要做好滞空更长时间的准备,在天上待十几个小时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加油机必须要最大航程最大加油量起飞,当然,如果有第二架加油机随时支援最好。”

    “恐怕没有第二架。”

    莫仁安抱着胳膊沉思着,不时的微微点头,“就这样吧,形成任务方案上报,请示上级协调安排。恐怕需要空军加油机的协助。我们唯一一架加油机在两千公里外的闽东南。”

    “明白!”

    李战飞行装具都来不及脱,马上开始制定任务方案。其中飞行计划要放在第一位,放在平时,这样的长程飞行需要许多部门的支持,涉及到的各种各种的方案上百个,没有一个高效的指挥机制根本不敢想象。

    当然,紧急时刻很多程序都可以跳过,由上级指挥机关批准采取战时机制进行运作。

    直接在飞行简报室形成任务方案直接上报,李战则没有休息的时间,吃了简餐后他上了个厕所拉个泡屎之后冲个凉然后穿上了成年纸尿裤,然后重新装备上飞行装具来到停机坪进行飞行前准备。

    PS:PS比较长放在作家的话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