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热点密码 -> 都市言情 -> 农女为商:驯夫有方好种田

第1554章 博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554章 博斗

    “既然王妃娘娘这么说了,那我就应战了。”

    于是所有人移步校练场。

    杨夫子终于赐座,就坐在苏宛平的下属座,以前苏宛平在杨夫子面前是从来不摆架子,这还是第一次。

    杨夫子想开口劝劝,可是却是不好开这个口,朝主座上看来了两眼,又不得不忍下。

    校练场中,两个孩子上了擂台,各站一方,邬三木一脸的冷静,看着虽是少年郎,可是却像个大人似的,人虽然瘦弱了一些,可是却是长得高,像根竹杆子似的立在那儿,阮奕没有他这么高。

    于是两孩子互看着对方,都没有拿兵器,赤手空拳,看来是要肉博了。

    时菡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去敲战鼓,三声鼓响,力气竟然这么足,不免让在场的权贵子弟们都朝那边侧目。

    随着战鼓声落,两人开始对上,邬三木开头并没有出手,反而背着一只手,让了阮奕三招,阮奕使出杀手锏竟然没有沾到邬三木的身子。

    阮奕面上大惊,于是又改变了方针,开始攻击邬三木的下盘,可是三招已过,邬三木已经出手了。

    眼看着阮奕旋风腿扫至,邬三木却是凭空翻跃,跳出几步外,阮奕大喜,看来他下盘不稳。

    没成想邬三木不待他出招,又是一个空翻,转眼到了他的面前,伸手一拳,直击阮奕的胸口。

    阮奕中了一拳连连倒退,转眼退到了擂台的边沿,好在稳住了身子,不然就输了。

    但阮奕却是暗自吃惊,瞧着这么瘦弱,手劲却是大的出奇。

    接下来两人又对上数招,众人明显的看着阮奕有些招架不住。

    苏宛平平静的坐在上头,杨夫子终于起了身,“娘娘,他们不过是孩子,孩子之间不可以武力解决,多要以理服人,咱们国家向来重文,便是与西夏国作战与启国交锋,都是占着理数的,想来娘娘也是清楚,教孩子一味只用武力,只会将孩子教得更加的暴躁,何况他们个个身份显贵,一但教导不足,将来也必是祸害。”

    苏宛平听着这话皱眉,她看向杨夫子,“所以夫子给我的孩子下令,若再逃学就不得去族学,即使他是左相的亲外甥。”

    杨夫子毕竟是一方大儒,自己的教导方式向来得人认可,他不会屈于任何权势之下,所以即使是逍遥王的孩子,若是品行不端,借势欺人,他都不会姑息。

    “此话的确是老夫所说,只是娘娘这些日子不在京城,许是不知这事情的经过,且待老夫细细道来。”

    杨夫子正要说,苏宛平却是抬手制止,“夫子,且等这一场比试看完再说,我家大子还在博斗中,我担心他受伤。”

    杨夫子听到这话,气出一口老血,见她看得认真,杨夫子不得不落座,心头想着,看来逍遥王妃果然如传言中的,如此霸道,难怪这些孩子也如此的不懂事,也是如此的霸道。

    借势压人的看多了,杨夫子自认为将这逍遥王府的四个孩子看了个清楚,班里最调皮的,也是最喜欢捣乱的,徒有聪明的天赋,却不好好学习,反而处处惹事。

    而此时的擂台上,邬三木一个反踢将阮奕踢出好远,阮奕受了伤,嘴边被摔得破了皮,流了血,反而越是愤怒起来。

    阮奕也是性子强势不服软的,忍着痛又翻身而起,接着又缠斗在一起。

    不过这一次在阮奕扣住邬三木的手臂时,原本空空的拳头,阮奕却忽然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匕首亮出时,只觉得精光一闪,围看的贵子贵女都惊呼出声,杨夫子却是猛的站了起来。

    苏宛平下意识的憋住了呼吸。

    邬三木的身子却是就势一矮,就地一滚险之又险的避开。

    阮奕这个时候再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用匕首攻击起来。

    邬三木一时间难以制服他,于是两人又打在了一起,邬三木袖口几处被划破了口子,他淡漠的看了一眼,也不管这些皮外伤,而是顺手脱下外衣,见阮奕匕首攻来之时,迅速的用大衣缠住他的匕首,接着往左边强行一扭,连带的将阮奕的右手也给缠绕了在一起。

    阮奕手中没有了匕首,心头慌乱,然而邬三木不会再给他机会,却是一脚将他踢落下台。

    杨夫子终于松了口气,见战斗已经结束,连忙走过去,说好的是赤手空拳相斗,他竟然忽然拿出匕首来,品行就不好,还好已经结束了。

    苏宛平也是松了口气,她相信邬三木的功夫,尤其在先前让对方三招的大师风范,她就知道这孩子带着几个弟弟一起不上学,绝对是有原因的,一定是中间有什么误会。

    比擂的两人有大夫上前包扎好,接着全部去了学堂前。

    杨夫子看着两人,两人精神还算好,受的都是皮外伤,但是这一次却是让杨夫子看到了阮奕的真正面目,先前时岚和时荣受欺负,时菡一时冲动帮着弟弟实行报复,眼下看来,此案有待考量。

    苏宛平看向杨夫子,就先前他的问题,她给了回复,“夫子说的对,凤国重文,但武也不能埋没,一味的重文或是一味的重武都不是治国之道,文武兼备才是良策。”

    “向来有纷争,绝不是说几句话讲几句理就能解决的,最后不都是靠武力解决,所以真正安邦的是武将,治国的才是文臣,文臣武将缺谁也不可。”

    “这一次我的孩子不懂理数,在学堂里斗殴,此事自不可姑息,即使他们是逍遥王的孩子,也不能以势压人,但是也不能因为他们是逍遥王的孩子就反而被人误解他们会比别人嚣张会欺负人。”

    “这几个孩子一直跟在我身边,言传身教,我还是了解他们的脾气的,绝不会做无理的事,一定是中间有什么误会,此事也不难查,多几个目击者问问,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苏宛平的一番话使杨夫子羞愧难当,想他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却不及一个妇人有远见。

    “王妃说的对,老夫许是冤枉了孩子们,我这就问问是什么原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