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密码 > 都市小说 > 院长求你做个人吧 > 第七章 只要证明您超级有钱就行了
    “到底怎么回事?”经理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这钱是谁打过来的?”

    “经......经理,刚才有个神经......有个客人打电话说来,说要包下我们三位王牌律师一个月,我以为这个人脑子有问题,就把电话给挂了,我真的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啊。”

    “确定是那个客人吗?”其实这种事情换做经理恐怕都不会认为是一个正常人,在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和接一个案子的价格是不一样的,他们这边的咨询费绝对是业界最高的,正常人怎么可能用咨询费的价格包下三个王牌律师一个月?

    “叮铃铃!”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话务员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经理,是刚才那个江南市的号码,我要不要接?”

    “废话,当然要接,人家钱都打过来了,还有不接的道理吗?”经理快步走了过去,“我亲自来接!”

    “您好,这里是南山律师事务所。”

    “喂,你们刚才为什么要挂我的电话?你们律师事务所就是这样的服务态度?还骂人?”电话那一段传来张朦胧充满了怨气的声音。

    “先生,真的是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们一位话务员接听的电话,她不怎么懂事,我已经教训过她了,”经理狠狠瞪了那话务员一眼,他们差点就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客户,“我是南山律师事务所的客户经理,有什么事情您直接和我说就行了。”

    “哦,对了,刚才的律师咨询费我已经打过去了,你们看看有没有少?”张朦胧问道。

    得到了张朦胧的确认,经理顿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律师费就算是呀付,也是先付一笔定价,案子结了之后再付尾款,哪有什么都还没有做,直接把钱打过来的?这个客人可真的是不把钱当一回事啊。

    “先生,这笔钱我们已经收到了,但是你如果要直接给案子的话,收费模式不是按照这一套的,您给多了。”

    “没事,多得就算是他们来回的路费和食宿费了,多长的时间可以帮我安排好?我这个案子很急!”

    “我今天就安排三位律师出发,明天就能到您那儿,您给我一个地址就行了。”

    “行,”张朦胧看了一眼自己现在住的地方,好像和自己这一位亿万富翁不怎么符合啊,要是一会儿自己这三位律师来了,把他这个雇主彻查了一番,他还真的不好解释。

    毕竟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钻石是他祖上传下来的,这种概念在法律面前还是存在相当多的漏洞的。

    “这样吧,你先让他们去一家酒店,我到时候直接去找他们就行了。”张朦胧说道,他现在得要准备筹划换一套房子了。

    “好的先生。”

    “等等,我先问问我这案子到底要怎么处理,有多少的胜算,帮我喊一位律师吧,现在就开始计费也行。”

    “好好,张伟律师正好就在,他是我们这边的王牌律师,案件大概的情况您先和他交流就行了。”

    很快,张朦胧就在电话里和那一位叫做张伟的律师大概沟通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张先生,实话实说,现在对方手上的证据对您很不利!”

    “怎么说?”

    “首先,那一份协议书上确实是您的亲笔签字,虽然现在技术发达,特别是你们这种互联网公司,想要弄到一个人的签名是非常容易的,但是这种签名还是存在一定的法律效应的。”

    “至于那一笔钱,您虽然没有动用,但是一直都在您的账户里,您无法解释清楚它的来路,若是正常情况下,这案子的胜诉率不到50%。”

    “靠,你们不是南山必胜客吗?这么多看起来打不赢的官司你们都打赢了,这点小事还处理不了?”张朦胧说道,“这样吧,要是能胜诉,我另外每个人给你们一百万的劳务费,要是能给我把那个徐青峰搞倒了,我每人再给500万!”

    “张先生,您这是用钱在砸我们啊!”张律师一脸苦笑。

    这钱他们真的很想赚,虽然律师咨询费和服务费很高,但是要知道,事务所是要抽取很大一部分的提成的,到了他们手里的并不算太多,那一千多万的咨询费,估计到他们手上,几十万都够呛。

    可这一笔钱完全是给他们的啊,根本不用经过公司的手,他承认,他心动了!

    张律师一咬牙:“张先生,那我们就只能来一些狠的了!”

    “什么叫做狠的?”

    “这案件无法从正面突破,那我们就从侧面来!”

    “什么意思?”

    “只要证明您超级有钱,那么这官司就自然不攻自破了。”

    “这和我有钱有什么关系?”

    “先生,您想,您若是手下资产亿万,这样的人会为了区区10万块钱铤而走险作出这样的事吗?”

    “这样也行?”张朦胧惊讶道。

    但是转念一样,好像确实有道理,一个穷人,几万块钱或许就能让他抛弃道德法律底线,但是资产亿万的人,会在意这么一点点钱?

    “这只是一些辅证而已,但是觉对能为您争取大量的有利条件。”

    “我知道了!”张朦胧说道,“那我在江南市等您几位的到来。”

    “好的张先生,我们即刻启程。”

    ......

    “要证明我有钱?”张朦胧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现在的我是真的有钱!”

    张朦胧打开手机,只见自己的新增好友里有一个好友申请,是一个写着荷花的头像,备注是“卢文秋”。

    “嗯?卢姥爷?”张朦胧赶紧通过了好友申请,难道才一个晚上,他就已经帮自己找好买家了?

    其实那些顶级珠宝商都是有一个很大的群的,而陆文秋作为一位著名的鉴定师,也在这个群里,他昨天晚上就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说是要出手几块钻石,还放了一个新群的二维码。

    这个新群里的人数一个小时内开始暴增,要知道,那些珠宝商走南闯北的,在全国都有庞大的一个信息网,而且那些头部的珠宝商,公司都是有一大笔资金预留出来的,有能力购买这些钻石的人,还真不少!

    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个群从二三十号人直接爆增道了三百多号人,每一个都是各个区域珠宝企业的巨头,而到了今天早上,群里的人已经超过500个了。

    很快,陆文秋就给张朦胧打来了语音电话。

    “卢姥爷,您办事效率这么高的吗,我给了您三天时间,您一个晚上就帮我找好买家了?”

    “哈哈哈,你可真小看了这些钻石的吸引力,我昨天把你那一枚粉钻放到了群里,有些老板差点没把我骂死,怪我为什么不先告诉他们,现在已经有五六百号人对你的那一批钻石感兴趣了。”

    “哦,那我现在过来?”

    “不着急,你先把你那一批钻石发一个照片我看看,我可以鉴定一下大概的价格,免得一些没有购买力的人啦浪费时间。”

    “也好。”张朦胧直接把从塔里克身上扣下来的几十枚钻石拿了出来,然后拍了一张照片给卢文秋发了过去。

    张朦胧:我手掌现在的钻石都在这儿了,钻石.jpg

    片刻之后,陆文秋发来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包。

    “你小子祖上她娘的是开钻石矿的吗?”